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1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1章

    失身的新婚少婦

    白潔,今年二十四歲,畢業于一所地方師范學院,在中國北方一所小鎮中學教語文,這是一個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學校,高中有宿舍,也有一部份學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學校的升學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亂。

    白潔這幾天正為了評職稱的事鬧心,白潔畢業才只有兩年,雖說學歷夠了,可資歷太淺,但如果學校的先進生產者能選她,那就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長的推薦了。

    剛結婚兩個月的白潔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并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高義從窗口看見白潔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高義是個色鬼,以前在鎮政府作教育助理時就因為和一個要當老師的少婦鬼混,在女人家里兩人弄上了。那女人把裙子撩起來,趴在床上,高義在后邊插進去,雙手把著女人的腰,正“咕唧……咕唧……”地干得過癮時,男人回來了,一敲門,高義一緊張,一邊往出拔一邊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陰道里、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精液。

    兩人慌亂地弄好衣服開開門,男人見半天才開門已覺不妥,進屋一瞧,兩人神色慌張,女人的臉紅撲撲的,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轉身,他看見床上扔著一條女人的內褲,沉著臉叫女人和他進了屋里。

    一進屋,當時就急了,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伸手在女人濕乎乎的陰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聞“我操你媽!”男人捅到了鎮里,高義只好被調到了中學當校長。

    今天見到白潔,一個陰謀在他心里產生了,一個圈套向白潔身上套來。

    白潔這幾天正為職稱的事情發愁,晚上回到家,白潔吃飯的時候把單位的事和丈夫說了,可她丈夫根本沒當回事。

    白潔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個中學教數學的老師,人瘦瘦的,戴著一副高度近視鏡,看上去文質彬彬,倒也有些知識分子的風度,可也有知識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白潔能評上這個職稱,不屑一顧的說了幾句話,讓白潔很不舒服,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

    過了一會兒,王深手從她背后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白潔身上,一邊揉搓著白潔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白潔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白潔不滿地哼了一聲,王申已經把手伸到白潔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白潔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身的陰莖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白潔的雙腿,壓到了白潔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白潔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白潔心里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王申的陰莖放到自己的陰門,王申向下一壓,陰莖插了進去,“嗯……”白潔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王申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白潔身上起伏著。漸漸地白潔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白潔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王申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白潔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白潔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翻過去,心里好像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王申顯然無法滿足白潔的性欲,只是現在白潔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白潔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伏筆。

    第2天,一上班白潔就發現許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來今年的先進生產者評了她,而且,還評她為今年鎮里的勞模,準備提名為市里的勞模。白潔心頭一陣狂喜,來到了校長高義的辦公室。

    白潔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白潔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高義眼睛盯著白潔薄薄的衣服下,隨著白潔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白潔又叫了一聲。

    “啊,白潔,你來了。”高義讓白潔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為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于白潔坐在沙發上,高已從白潔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白潔里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高義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么幾年,別人會不會……”白潔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義的眼睛幾乎快鉆到白潔衣服里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里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里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白潔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里。”高義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白潔。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白潔,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王申對白潔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白潔能評上什么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周日結婚,他告訴白潔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白潔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白潔的乳房豐滿堅挺、纖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高義開門一看見白潔,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白潔把總結遞給高義,高義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白潔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白潔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白潔沒注意到高義臉上有一絲怪異,白潔又喝了幾口高義又端來的咖啡,和高義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白潔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高義過去叫了幾聲“白潔,白老師!”一看白潔沒聲,大膽地用手在白潔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白潔還是沒什么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高義在剛才給白潔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白潔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高義把窗簾拉上之后,來到白潔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白潔身上,揭開白潔的馬夾,把白潔的肩帶往兩邊一拉,白潔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高義迫不及待地把白潔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高義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于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高義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高義含住白潔的乳頭一陣吮吸,一只手已伸到白潔裙子下,在白潔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白潔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白潔輕輕地扭動著,高義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陰莖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高義把白潔的裙子撩起來,白潔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高義把白潔的內褲拉下來,雙手撫摸著白潔一雙柔美的長腿,白潔烏黑柔軟的陰毛順伏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粉嫩的陰唇緊緊地合在一起。高義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了白潔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高義把白潔一條大腿架到肩上,一邊撫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的陰莖頂到了白潔柔軟的陰唇上,“美人,我來了!”一挺,“滋……”一聲插進去大半截,睡夢中的白潔雙腿的肉一緊。

    “真緊啊!”高義只感覺陰莖被白潔的陰道緊緊地裹住,感覺卻又是軟乎乎的,高義來回動了幾下,才把陰莖連根插入。白潔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抖了一下。

    白潔腳上還穿著白色的高跟鞋,左腳翹起擱在高義的肩頭,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內褲掛在右腳踝上,在胸前晃動,真絲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對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顫動著。

    隨著高義陰莖向外一拔,粉紅的陰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陰莖在白潔的陰部抽送著,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睡夢中的白潔渾身輕輕顫抖,輕聲地呻吟著。

    高義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幾下,拔出陰莖,迅速插到白潔微微張開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白潔的嘴角流出來。

    高義戀戀不舍地從白潔嘴里拔出已經軟了的陰莖,喘著粗氣坐了一會兒,從里屋拿出一個立拍立現的照相機,把白潔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拍了十幾張。

    高義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白潔身邊,把她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白潔只穿著白色的絲襪,仰躺在床上,一對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著也那么挺實,高義光著身子躺在白潔身邊,雙手不停地撫摸著白潔全身,很快陰莖又硬了。

    高義把手伸到白潔陰部摸了一把,還濕乎乎的,就翻身壓倒白潔身上,雙手托在白潔腿彎,讓白潔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高義堅硬的陰莖頂在白潔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白潔此時已經快醒了,感覺已經很明顯了,在一插進去的時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高義也知道白潔快醒來了,也不忙著干,把白潔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在懷里,一邊肩頭扛著白潔一只小腳,粗大的陰莖只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白潔覺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場夢,瘋狂激烈的做愛、酣暢淋漓的呻吟吶喊,是白潔在慢慢醒過來的時候,好像沉浸在如浪潮一樣的快感中,感覺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白潔輕輕的呻吟著,

    扭動著柔軟的腰。

    猛然,白潔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條粗大的東西插著,一下掙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兩條雪白的大腿之間高義淫笑著的臉,自己渾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絲襪,下身還插著這個無恥男人的骯臟東西。

    “啊……”白潔尖叫一聲,一下從高義身下滾了起來,抓起床單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她覺得嘴里黏乎乎的,滿口還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像也黏著什么,用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東西,白潔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邊干嘔了半天。

    高義過去拍了拍白潔的背“別吐了,這東西不臟。”

    白潔渾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強奸。你……不是人!”淚花在白潔眼睛里轉動著。

    “告我?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讓我肏了,你怎么說是強奸?”高義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白潔渾身直抖,一只手指著高義,一只手抓著床單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虧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這個。”高義拿出兩張照片讓白潔看。

    白潔只覺頭一下亂了,那是她,微閉著眼睛,嘴里含著一條粗大的陰莖,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白潔去搶照片,高義一把摟住了她“剛才你沒動靜,我干得也不過癮,這下好好玩玩。”一邊把白潔壓到了身下,嘴在白潔臉上一通親吻。

    “你滾……放開我!”白潔用手推高義,可連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無力。

    高義的手已經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粉紅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潔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沖白潔全身,白潔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栗,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不要啊……別這樣……嗯……”白潔手無力地晃動著。

    高義一邊吮吸著乳頭,一只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高義手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白潔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松開,又夾緊。

    玩弄一會兒,高義的陰莖已堅硬如鐵了,他抓起白潔一只裹著絲襪、嬌小可愛的腳,一邊把玩著,一邊陰莖毫不客氣地插進了白潔的陰道。

    “啊……哎呀……”雖說這根東西在她身體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潔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長很多。白潔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白潔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高義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滋滋”的淫水聲音。高義的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潔陰道最深處,每一插,白潔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高義一連氣干了四、五十下,白潔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擱在高義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高義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喲……嗯……嗯……”

    高義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再一下插進去,高義的陰囊打在白潔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白潔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沖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潔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高義只感覺到白潔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白潔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涌動,粉紅的小乳頭如同冰山上的雪蓮一樣搖弋、舞動。高潮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白潔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長的陰莖用力、用力、用力干著自己。

    高義又快速干了幾下,把白潔腿放下,陰莖拔了出來,白潔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竟說出這樣的話“別……別拔出來。”

    “騷屄,過不過癮?趴下。”高義拍了一下白潔的屁股。

    白潔順從地跪趴在床上,絲襪的蕾絲花邊上是白潔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高義把白潔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白潔的腰,“撲哧” 一聲就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潔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沖擊得差點趴下。高義手伸到白潔身下,握住白潔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白潔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終于高義在白潔又到了一次高潮,在白潔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白潔身體里。白潔渾身不停地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白潔微腫起的陰唇間緩緩流出。

    晚上四點多,白潔才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還沒有回來。白潔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才流著淚睡了。

    周一了,白潔上班,不知為什么,穿裙子去總是覺得哪里有些別扭,好像是光著身子的感覺,就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褲,更顯得一雙腿修長筆直,豐滿圓潤但絕不碩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翹起,一件深紅色的緊身純棉t恤,更顯得一對乳房豐滿堅挺,腰不粗不細,給人一種性感迷人的媚力。

    高義看到白潔的這身打扮,渾身立刻就發熱,眼前浮現出白潔赤裸裸的撅著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陰毛、粉紅濕潤的陰部、微微開啟的陰唇,高義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體。

    白潔已經當上了教學組長和中級職稱,這對于這幾年的老師是不多見的。

    白潔上課時發現班上那個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沒有來,第2節課結束還沒來,下課的時候在走廊碰見了高義,高義對他一笑“一會兒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上午最后一節課上課鈴響了,老師們都去上課,一些沒課的老師就開始偷偷去買菜做飯,辦公室里已經沒幾個老師了。白潔在猶豫了好久之后,還是推開了校長辦公室的門。

    高義在看他進來之后很快的站了起來,在白潔身后把門鎖上了,一轉身把白潔軟乎乎的身子摟在了懷里,手就伸向了白潔豐滿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么?別……”白潔臉騰一下紅了,一邊小聲說著,一邊推高義的手。

    “沒事兒,來,上里邊,來吧……”高一連推帶抱的把白潔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組文件柜和一把椅子,沒有窗戶。

    高義把白潔摟在懷里,手抓住了白潔柔軟豐滿的乳房,稍一揉捏,白潔出氣就不勻了“別……哎……呀!”白潔扭頭躲著高義的嘴“干啥呀……”

    高義手抓住白潔的衣服往外拽,白潔趕緊用手攔住“行了,別……”白潔臉紅撲撲的,聲音都顫巍巍的。

    高義的手一邊揉搓著豐滿的乳房,一邊在白潔耳邊說“別裝了,來吧!干一下子。”

    “不行啊,放開我……”白潔用力地掙扎,推開高義想走到門外去。

    “你不是想讓全鎮的人都欣賞你的表演吧?”高義笑嘻嘻的說,一邊抓住了已經渾身發軟的白潔。白潔眼中欲哭無淚,任由高義的手把她的衣服下襬拽了出來,手伸到了白潔的衣服里面撫摸著白潔嬌嫩的皮膚,高義的手挑開她的乳罩,按在了她豐滿柔軟的乳房上揉捏著……

    “哦……”白潔渾身微微抖動,出了一口長氣,兩手下意識的扶在了高義的胳膊上。

    高義把白潔靠在文件柜上,把白潔的t恤掀了起來,胸罩推到了乳房上邊,白潔一對豐挺的乳房顫巍巍的在胸前晃動著,高義低頭含住了那艷紅的一點,用舌尖快速的舔著。

    “啊呀……嗯……不要啊……”白潔渾身劇烈的一抖,兩手去推高義的頭,卻有是那么無力。穿著高跟涼鞋的腳在地上不停的顫栗著,下身已經潮濕了。

    “來,寶貝兒,把褲子脫了。”高義伸手去解白潔的褲帶。

    白潔此時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邊,一對乳房翹立著,粉紅的乳尖已經硬了起來,牛仔褲已經被高義扒到了膝蓋上,陰部穿著一件白色絲織的小內褲,高義的手在白潔陰門的地方隔著內褲揉搓著。

    “都濕了,還裝啥呀!來,把著柜子。”高義讓白潔雙手把著文件柜,翹著屁股,他把褲子解開掏出陰莖,走到白潔身后,把白潔的內褲拉到膝蓋,雙手把玩著白潔渾圓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陰莖在白潔濕潤的陰門一下一下的碰著。

    “哼……哼……哼……哎呀……你快點吧!”白潔怕被人撞見,輕聲的說。

    “受不了了吧?騷貨……來了!”高義雙手扶住了白潔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頂,“咕唧”一聲連根插入,白潔雙腿一彎,“啊……”輕叫了一聲。

    高義一下插進去,手伸到白潔胸前一邊把玩著白潔的乳房,一邊開始抽送。白潔垂著頭,“嗯……嗯……嗯……”輕聲的哼著。高義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白潔的下身也越來越濕,水漬的摩擦聲"呱嘰、呱嘰"的不停地響。

    “啊……啊……啊啊啊啊……哎喲……啊……”白潔的呻吟也已經變成了短促的輕叫,頭不停的向上仰著,屁股也用力的翹起著。

    “我操……干死你……”高義終于緊緊的頂在白潔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濃精射進了白潔的身體里。

    高義緩緩地拔出陰莖,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微微敞開的陰唇中間緩緩地流出來……白潔渾身軟軟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褲和內褲都掛在腳邊了,黑黑的陰毛在雪白的雙腿間特別顯眼,臉如紅紙,雙眼迷離,長發披散著,衣服落了下來,可一側的乳房還是裸露著,渾身散發出一種誘人犯罪的魅力。

    過了好半天,白潔才從高潮中回味過來,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老師們都回來了,看到她的樣子都有點不自然,卻又不知道哪里不對。

    深夜,白潔無法入睡,自從那天在高義家一連幾次瘋狂的做愛后,雖然是奸污,可卻讓白潔第一次嘗到了做愛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后那無與倫比的滿足感,頭一次感到男人那東西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讓她欲仙欲死,她能感覺到身體里什么東西復活了。晚上,她要了丈夫三次,可加在一起還趕不上跟高義干一次過癮,她感到自己已經學壞了。

    貞女和蕩婦只有一步之遙,白潔在被高義誘奸之后,從一個賢淑的少婦走向了風騷的蕩婦。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