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2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2章

    小晶的信

    白潔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俏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像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鐘成的小伙子談戀愛。那小伙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白潔班上的叫小晶的姑娘好幾天沒來上課,周三才來,白潔看見她的時候,感到這個小姑娘發生了什么變化,眉宇間添了幾許媚氣,走路的時候微微的扭動著屁股,白潔以為她和她的男朋友鐘成發生了關系,不由搖了搖頭。

    實際上鐘成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小晶了,到她租房的地方,只有小英在那里,看見他在找小晶,小英的眼里有一種怪怪的神色,鐘成也沒覺著什么,直到后來才知道為什么。

    直到這天,鐘成下午兩點多來到小晶住的地方,一看里面有一輛新坤車,鐘成心里一陣跳,進了院,一看門反鎖著,還擋著窗簾,剛要敲門,覺著不對,就溜到窗下,耳朵趴在上面一聽,“啊……嗯……啊呀……哎喲……”是那種緊一聲、慢一聲的嬌喘和呻吟,鐘成剛要起身,一下聽到一聲嬌叫“哎呀……輕點……痛啊……別咬……嗯……”床的幾聲“吱呀”后,又成了嬌喘、呻吟。

    這幾聲,如同炸雷一樣在鐘成耳邊響著。是小晶,說話的是小晶,鐘成在那一霎那呆住了。

    畢竟是當過兵,鐘成來到后院,爬到了房頂上,房頂的天窗開著,鐘成從窗戶向里看進去……

    是那張雙人床,一個男人寬厚的背影,胳膊上還有紋身;身子左側一條雪白的大腿屈起向外叉開著,小巧玲瓏的腳上還穿這一雙帶花邊的白襪,在男人右肩頭架著一只小腳,也穿著短襪,在男人肩頭有力的翹著;男人的屁股在雙腿間快速的起伏著,“咕唧、咕唧”的聲音和不停的嬌叫呻吟混合在一起,讓人熱血沸騰,鐘成只有祈禱那個女人不是小晶……

    這時那男人停了下來,把陰莖拔了出來,鐘成看到那上面濕淋淋的。那男人從小晶的兩腿間抬起身子,說了一句什么,就側身坐到了床上。是陳三,鎮上最有名的無賴,他哥是公安局的副局長。

    女人的身子向外一翻……鐘成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涌到了頭上,那俏生生的臉,是小晶!渾身一絲不掛,赤裸著雪白的身子,胸前鼓鼓的小乳房,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兩腿間細軟的黑毛。

    鐘成看到小晶跪趴到了床上,臉伏在枕頭里,白嫩的小屁股高翹著,鐘成清楚地看到她屁股下方那粉嫩的、濕漉漉的陰唇。

    陳三的手拍了一下小晶的屁股,跪到了小晶的身后,手扶著陰莖插了進去。

    鐘成看到小晶那跪著的兩只小腳腳趾用力地向腳心勾了一下,“噢!”的叫了一聲。男人的屁股開始前后抽送,小晶的頭在枕頭上不停地晃動著,纖細的腰用力地向下彎,成了一個優美的弧度。

    鐘成火向上冒,溜下房子,到了門口,從兜里掏出兩根鋼絲,撬開了門鎖,如同一只貓一樣溜進了屋里。閃進了屋,陳三并沒有看見他,還在前后挺動狠狠地干著,兩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啪”直響,小晶不停地嬌喘呻吟,兩手用力地抓著床單。

    鐘成向前一竄,向陳三的頭發抓去,一下踩到了地上的鞋,陳三一看不好,用力向前一趴,小晶“哎呀!”的尖叫了一聲,趴在了床上,那人一下躍到了地上,堅硬的陰莖濕淋淋的翹起著。小晶還不知道“你干什么呀,弄得人家痛死了,都插到……”一回頭看見了鐘成,一下呆住了。

    鐘成看著陳三也不敢輕舉妄動了,雙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盯著陳三。

    “是你呀?操你媽的!咋的,心疼了?三哥玩幾天,干夠了就還你了。”陳三下流地抖動了一下陰莖“你挺夠意思啊!老子那天干她,還沒開苞呢!一槍見血,真過癮吶!”

    鐘成一聽這個,按捺不住了,向前一個側身就是一腳,踢在陳三的腰上,陳三一躲,踹得不重,兩人就打了起來。小晶拉了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敢吱聲。沒幾下,當過特種兵的鐘成就把陳三打得鼻青臉腫。

    猛地陳三撲到自己的衣服上,摸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鐘成的頭,鐘成一下愣住了,這是一把國產六四式手槍,子彈已經上了膛的。

    “你媽的挺厲害呀!動啊,老子打斷你的腿。”

    鐘成信他的話,別說打斷腿,殺人他都干得出來。

    陳三居然從褲子里掏出了一副手銬,扔到他面前“把右手銬上,扣在暖氣管子邊上,快點!”

    鐘成蹲在墻邊,陳三走到他身邊,槍把在他頭上一頓砸,鮮血從他頭上流了下來。

    “你不是不讓我干她嗎?老子今天就在你面前好好的玩玩兒她。”陳三走到床邊,一把抓住小晶的頭發把她拉了起來“騷屄,來給你的鐘哥哥表演一個玉女吹簫。”

    “大哥,別……”小晶看著嘴邊的軟綿綿的陰莖,哀求著。

    “別欠揍,張嘴!”

    小晶顯然很怕陳三,跪在了床上,鐘成看到她用一雙小手捧住了那垂下去的東西,嘴湊了上去,他曾經多少次深情吻過的小嘴微微地張開,在那個男人黑紅色的龜頭上輕輕吮吸著,一點點的吞了進去,費力地吞到了根部,臉已經憋得通紅。

    隨著小晶的前后吞吐,陳三的陰莖很快就硬了起來,小晶的嘴已經塞得鼓鼓的,動的時候“嘖嘖”有聲。

    “過癮吶!這小舌頭,這小嘴,軟乎乎的。”陳三爽得直哆嗦。

    含了一會兒,陳三拔出了陰莖“來個老漢推車。這小馬子,這么干最得勁了,一干就直哆嗦。”

    小晶挪到了床邊,屁股坐在床邊上躺了下去,陳三雙手一邊一條夾起小晶的兩腿,下身“嗤”的一聲就插了進去,小晶渾身一抖,屁股挺了一下,陳三開始“吭哧、吭哧”的干,小晶側著頭咬著嘴唇不敢叫出聲來。

    “媽的,怎么不叫了?叫啊!”陳三用力地頂了幾下。

    “啊……啊……啊……

    ”小晶輕聲的叫了幾聲。

    “小騷貨,喜不喜歡讓人操你?”陳三邊動邊說。

    “喜歡……”

    “大哥的雞巴大不大?”

    “大……”

    “什么大?說!”

    “……”

    “說,你媽的!”

    “雞巴大,又粗又大……”

    鐘成蹲在墻邊,鮮血流了滿臉,血紅的雙眼緊緊地盯著床上赤裸裸的一對男女,聽著一聲聲的淫詞、浪語。

    陳三把小晶的兩腿都扛到了肩膀上,下身大力地抽插“說操我。”

    小晶沒有說,凈不停地呻吟。

    “說!”

    “操我……用力操我……”小晶小聲說“大哥的雞巴干得我真舒服。”

    “來個一柱擎天。”陳三把小晶一條腿抱在懷里,另一條腿曲著。干了一會兒,“再來個倒采花。”陳三躺在床上,陰莖直挺挺的聳立著,小晶跨坐在他身上,背對著鐘成,眼看著陰莖“滋……”的一聲就插了進去。小晶雙手扶在陳三身子兩側,一對嬌小的乳房被他抓玩著,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著,發出“呱嘰、呱嘰”的水聲。

    兩人又換了幾個花樣,后來小晶跪在床上,陳三的陰莖插到小晶的嘴里,動了幾下,射精了。小晶的嘴角流下了一股白色的精液,小晶很快趴到床邊,把含在嘴里的精液吐了。

    “怎么樣小子?有種,身手不錯,跟三哥混,保你有出頭之日。怎么樣?”

    陳三打開手銬,扔下了幾張老人頭,揚長而去。

    小晶軟軟的躺在床上,兩腿仍不知羞恥的叉開著。

    鐘成看了她一眼,擦了擦臉上的血,走了。臨出門的時候,聽到了小晶的哭聲……

    鐘成在家里躺了兩天了,這天他收到了小晶的一封信。

    『五哥(鐘成外號老五)

    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瞧不起我,認為我是個水性揚花的女人,一個不要臉的女人……

    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不是那樣賤的女人,可我有什么辦法,你也知道連你都保護不了我,我一個女孩子又能怎么樣?

    那天晚上放學,已經7點多了,我和小英回到租的房子那里,走到門口的小胡同,碰到了陳三,喝得醉醺醺的,攔住我,說“妹子,走,跟大哥玩一會兒去吧,長得這么水靈。”我沒敢吱聲,就想走過去,他一把抓住我就往懷里摟“走吧,跟大哥睡一覺,大哥虧不了你。”一邊就讓小英趕緊滾,小英說等我一會兒,他張嘴就罵“操你媽的,你是不是也想挨操啊?等你媽個屄!”

    我嚇得哭了,不停地求他,他拿出一把刀,說我再不聽話就刮花了我的臉,我只好和他走了。他的車子就停在胡同口,他把我推上車,自己上了車,鎖了車門,手伸到我的胸口摸了一把,笑著問我“挺結實啊,讓沒讓人操過?剛干完一個小騷娘們,就來這么一個水靈的小姑娘,真他媽的過癮!”

    我一直在那里哭著求他,他把車開到公安局的家屬樓,拽著我就上了樓,路上碰到一個老頭,看見他都躲著走開。上了三樓,是個三室的大房子,屋里一個人都沒有,陳三一進屋就開始脫衣服,我一看就給他跪下了“大哥,你饒了我吧!”

    他一邊把衣服脫得溜光,一邊就和我說“什么饒不饒的,大哥舒服了有你的好處。就是玩一會兒,快點脫衣服,上床!”

    他一看我沒脫就過來了,把我拽到臥室,按倒在床上,往下扒我的衣服,很快就把我的衣服褲子都扒光了。我只穿了一條小內褲,他一把就扯碎了,撲到我的身上,光溜溜的,那東西就壓在我的腿上,硬梆梆的。

    他一頓亂親我的乳房,手在我下邊摳啊摳的,后來就把我的兩腿劈開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就頂在我那里,我當時的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他一下就弄了進去,真痛啊!就好像把我撕開了一樣。

    他一看我真是處女,一邊笑就一邊干我。剛開始挺痛的,后來就嘶拉嘶拉的痛,后來就是很奇怪的感覺,好像身上很癢,一插進去就舒服了。

    干了能有二十多分鐘,他射了。射了精,他就讓我給他含著那軟了的東西,我也就不在乎了,就用嘴給他含了,一股味兒。硬了,他就讓我趴在床上,從后面插進去弄我,弄了一會兒,他就把錄像機打開了,里面都是一些外國的男的女的干那事兒,那些女的都不停地叫喚,后來我也忍不住的大聲喊……

    第2天早上,我是讓他弄醒的,我醒過來的時候,兩腿都架在他的肩膀上,下邊插著他的東西。他射了精后就起來了,領我到樓下吃了點飯,讓我在家等他就出去了,我也不敢走,就在他家睡了。

    晚上他回來了,拿回不少好吃的,吃完飯就上床了。他這回特別有勁兒,干了能有一個小時,我下邊就好像尿了一樣,濕了一大片,都把我干哆嗦了。第2天早晨,又讓我站在床邊,讓他從后面干了一回。

    他送我回我住的那里,小英看見我倆一起回來,就什么都明白了。晚上六點多,我和小英正在屋里說話,他來了,小英就躲了出去。我那天是穿的裙子,就把裙子撩了起來,在床邊讓他干了一次,弄到快八點了他才走。

    小英回來,我還渾身發軟的趴在床邊,地上好幾團紙。

    你看見這次,已經是第2次了,他剛射了一次,又硬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想和你說這些,只是我想告訴你,我有什么辦法?但我已經這樣了,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干我。可我知道你會瞧不起我的,不過我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

    算了,你保重吧!希望你不要恨我。

    小晶』

    鐘成讀完了信,心里很苦,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報仇,一定要闖出名堂!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