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3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3章

    過去的哀傷

    白潔這天正坐在家里閑得沒意思,電話響了,是在大學時的同學張敏。

    張敏現在在一家公司做推銷,聽說混得不錯,在大學的時候,張敏就是個風云人物,很多男孩子喜歡她,好像后來跟了一個外校的高材生,聽說現在在作技術員,單位連工資都發得費勁。

    在約定的百貨公司,白潔見到了久違的張敏,一件粉紅色的短連衣裙,腰身很緊,肉色的絲襪裹著豐滿的大腿,高跟的水晶涼鞋,披肩的直板長發,上衣的開口處露出一段豐滿的乳溝,微微露出一點戴花邊的乳罩,豐挺的乳房隨著走動在輕輕的晃動,整個人艷光四射。

    張敏秀美的臉上到是沒怎么化妝,只是卷了長長的睫毛,紋過的紅唇嬌艷欲滴,路上的男人幾乎都看直了眼。相比之下,一身米黃色套裙的白潔就給人一種端莊、清秀的感覺,透明的玻璃絲襪裹在修長的腿上,一雙黑色的高跟涼鞋,長長的頭發挽了一個簡單的發髻,秀眉輕掃,粉臉淡施薄粉,唯一的是水汪汪的杏眼流轉間,不時放射出勾魂的媚電。

    兩人逛了很長時間的商店,白潔看見張敏大包小裹的買了很多衣服什么的,心里真是有點自卑,想自己在學校的時候,張敏的家里是很困難的,自己那時候比張敏什么都強,那時候在洗澡的時候,比乳房,都是比張敏的豐滿,可現在自己……

    張敏領著悶悶不樂的白潔來到了一家很有情調的西式餐廳,兩人隨便點了點東西,一邊就聊起了學校里的時光。

    “你現在過得不錯啊!”白潔不無嫉妒的看著張敏。

    “咱們姐妹,我也沒什么瞞你的。就我老公那樣,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我也就是靠自己,走到現在。”

    白潔有點明白了張敏的話。

    “記得上學的時候,我們那時總是說男人好笨,真好騙。其實我們都錯了,男人真心愛你的時候,他是非常笨的,可是假如他只是想玩你的時候,他簡直比狐貍還精明。”張敏不無感慨的喝了一口酒。

    白潔無言地看著張敏。

    “你和王申的那個事怎么樣?和不和諧?”張敏忽然把話題轉到了白潔的身上。

    “就那么回事吧。你呢?”白潔輕笑了一下。

    “看王申那體格也伺候不了你,用不用哪天我給你介紹一個厲害的?保證讓你一宿昏過去好幾回。”

    “你留著自己用吧!”白潔臉一紅“對了,你家的那位伺候不了你嗎?”

    “他呀,我一周和別人做的次數要比他多多了!”張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你聽說了嗎?咱們系的那個李教授讓學校開除了,說是因為把一個女學生的肚子弄大了,他給那個學生打胎的時候在醫院被人撞見了。”

    “啊!”白潔一驚"那沒抓起來嗎?

    “沒有,那個學生的家長也嫌丟人。聽說那家伙以前就弄了老多的姑娘了,那時候在學校的時候,好幾回,我看他趴在我桌子上講題的時候都在偷著看我衣服里面。”

    “是嗎?”白潔彷佛悵然若失的樣子。

    張敏也沒在意,還在說著“對了,白潔,你和老公結婚的時候是不是第一次啊?”

    “啊,是啊!”白潔趕緊說。

    “你老公真是很幸福,我老公就完了,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他連女人的毛毛都沒看見過呢!但我那時候都已經學會了騎在男人身上動了。”

    兩人又說了一陣,帶著淡淡的醉意,分道回家了。

    白潔回到家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想起了禽獸不如的李教授,要不自己又怎么會嫁給王申這個書

    呆子?

    那是在上大學的最后一年,白潔的高等數學學得很不好,她已經補考過兩次了,都沒過去,這是最后一次了,白潔就找了個學姐去替她考。誰知考了之后,被學生處的巡考抓住了,這可是要開除的,已經念了四年了,白潔就差沒當場暈過去。

    后來她在一個老鄉的幫助下,找到了學生處李處長家,就是這個李教授家,白潔拎了幾樣簡單的禮品,敲開了李教授的家門。

    家里只有李教授自己,一個四十多歲胖胖的男人,看見白潔拎的東西,表情很和藹,可一聽說這件事情,臉就嚴肅了起來。

    “李處長,我就要畢業了,我要是畢不了業,回家我怎么交待呀?”

    白潔聲淚俱下的哭著,李教授卻絲毫不為之所動,眼睛掃視著白潔薄薄的t恤下鼓鼓的乳房“這可很難,我已經報到學校里了,除非……”李教授的手忽然從白潔的肩頭滑落到了豐滿的乳房上,白潔渾身一抖,“啊,你干什么?”白潔一下站了起來。

    “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你讓我玩一次,我馬上再給你一張試卷,包你能畢業。”李教授色迷迷的還要去摸白潔的臉蛋。

    白潔臉一下紅了“這……我……”

    “你要是敢就快點,我老婆一會兒就回來了,頂多還有四十分鐘。怎樣,行不行?”李教授很不耐煩的樣子。

    白潔心都快跳出來了,哪里想到這個呀,動都不敢動。李教授一看白潔的樣子,一把就抓住了白潔的胳膊把她摟在懷里,手順勢就握住了白潔那柔軟又有著青春彈性的小巧乳房。

    白潔下身穿著一條紫花的拖地長裙,李教授的手伸到了白潔的裙子里面,摸到了白潔光滑的長腿,白潔渾身發抖緊閉著眼睛,任由他亂摸。

    李教授把白潔的t恤撩起來,將小巧的乳罩往上一推,一對粉嫩的、雪白的乳房就露了出來。李教授一只手玩弄著白潔嬌嫩的乳房,一邊已經把白潔按到了床邊,將她的長裙全撩了起來,一把就將白潔的白色內褲拉到了腿彎。

    白潔一下感覺到了自己最隱秘的地方已經暴露在了這個男人面前,倒覆的長裙蓋住了她的腦袋,讓她減少了一點羞辱。“啊……”白潔渾身一顫,一只手在她那里摸了一下,陌生的感覺彷佛過電了一樣。

    白潔的陰毛不多,軟軟的覆蓋在淡粉色的陰縫上,男人幾乎毫不猶豫地就把粗大的陰莖頂到了白潔處女柔嫩的陰門上,那種陌生的堅硬火熱的感覺讓白潔忽然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和不安。

    男人根本沒有時間調情,一根堅硬的陰莖隨即插進了白潔的身體,撕裂的痛楚讓白潔全身一下繃緊了,“啊……痛啊……”白潔痛叫一聲,晃動著屁股想把身體里的東西拔出去。

    李教授一看白潔下身的反應和陰莖上點點滴滴的血跡,非常興奮“大學生還有處女呢?真緊啊……”李雙手把著白潔的腰,陰莖開始抽送。

    “啊……我不干了……放開我……痛啊……”白潔不停地叫著,一邊用力地想翻過身來,可是李教授全身壓在白潔的身上,下身不停的動著,白潔不由得不斷地哀叫。

    十多分鐘之后,心滿意足的李教授離開了白潔的屁股,白潔趴在那里,雪白的小屁股光裸著向上翹著,筆直的雙腿向兩邊叉開著,剛剛男人戰斗過的地方一片狼藉,一對嬌嫩的陰唇已經都腫了起來,一股白色的精液在中間緩緩地流動著。

    白潔翻身起來,滿臉淚水地提上內褲,也不理粘乎乎的下身,捂著臉跑了出去。

    打那之后,白潔心里總是對自己很自卑,最后選擇了王申這個書呆子。

    一時間思緒萬千,想起自己現在和高義的關系,白潔默然無語睡了……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