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5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5章

    放縱的外出學習

    還有兩個星期就要開學,高義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看見白潔了,老婆美紅也出車了,讓他這個色鬼真是難熬。想起白潔豐挺的乳房摸上去那種柔軟的肉感,已為人妻了竟然還是粉紅色的小乳頭,修長秀美的一雙長腿在自己肩上顫動的感覺,柔軟濕潤的陰唇彷佛白潔的人一樣嬌嫩,特別是白潔在自己身下的時候,淡淡的呻吟,微微的喘息,豐潤的腰肢的微微扭動,迷離的雙眼,粉色的紅唇……

    想著白潔在自己面前翹著雪白的屁股的樣子,高義的陰莖不由得硬了起來。

    這時電話響了,教育局要求學校組織五名老師明天開始參加為期一周的政治學習,高義不由得大喜,直接就往白潔家奔去。

    白潔一開門就看見了高義火辣辣的目光,心里不由得一蕩。高義看見朝思暮想的美人,幾乎就要撲上去,一下看見了后面的王申,才趕緊收回來盯在白潔鼓鼓的胸部的目光。

    “高校長來了,快進來。”王申趕緊招呼高義進門。

    白潔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短到小腿的,上身穿著那件紅色的t恤,柔軟的布料貼在白潔豐滿的前胸上,明顯的看出白潔沒有戴乳罩,還好白潔的乳頭比較小,看不出明顯的乳頭痕跡,可是看著白潔豐滿的呼之欲出的乳房,高義已經快挺槍致敬了。裙子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小腿,一雙嫩嫩的小腳穿著一雙粉紅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腳尖晃動著。

    高義說明了來意,通知白潔明天去參加學習,去一個風景區,要她準備一下東西,又說了什么學校很重視白潔、白潔的工作做得很好什么的。

    “對了,上次白潔評職稱的事情多虧了高校長,高校長辛苦了,我們一直也沒時間感謝您。”王申真誠的說。

    聽見這話,白潔轉過了脖子,高義趕緊說“沒什么,都是應該做的。”

    “中午了,高校長就別走了,一會兒我去買點菜,在我家吃點飯。”王申一邊說一邊站了起來。

    “這怎么好意思?”高義假裝推辭著,眼睛瞟著秀麗的白潔。

    “就算是我們謝謝高校長的大力幫助吧!”白潔的眼睛斜看著高義,故意把“大力”兩個字咬得很重。

    說著話,高義沒有動,王申站了起來,向外走去,白潔這時叫他“對了,你順便把老姑家的水管鉗子送去,快點回來,家里沒有酒了,買瓶酒。”王申答應著就出去了。

    王申剛出門往樓下走,高義就迫不及待的摟住白潔肉乎乎的身子,把她壓在門上,去吻她的紅唇。白潔偏過了頭,也沒怎么掙扎“你不是要走嗎?還說不好意思,玩人家的老婆就好意思了,色鬼……”

    高義的手已經握住了白潔的乳房“連乳罩都不帶,是不是等著我摸呀?”一邊手在白潔屁股后撫摸著白潔圓圓的、翹翹的小屁股把裙子從后面向上拽著。

    “想沒想我?”白潔已經有點微微氣喘了。

    “想死你了。”高義一邊說著,一邊一下抱起白潔,向屋里走去。

    白潔的家是小小的一居室,進了臥室,高義把白潔壓到床上,白潔趕緊推開了他“窗簾啊!”又想了想“白天擋什么窗簾?要不別了……”白潔打開在自己裙子里亂摸的手。

    “去外面的廳里吧,那里沒有窗戶。”高義說著又要去抱她,白潔趕緊推開他,自己走了出來。

    到了外面,高義就把白潔的裙子都撩了起來,白潔白嫩的兩條腿全都裸露在外面,高義讓白潔把著沙發的靠背,彎著腰,看著白潔下身穿的一條白色的蕾絲的內褲,在陰唇的地方都已經濕了一小片兒。高義把白潔的內褲拉下來,白潔抬起腿把內褲脫了下去,雪白的兩瓣屁股翹起著,白潔的陰毛只是長在陰阜上,有著稀疏的幾十根,陰唇往下一直到肛門都干干凈凈的沒有毛,從后面看粉紅的陰部嬌嫩濕潤。

    高義也很著急,將褲子拉鏈拉開,把陰莖掏了出來頂在白潔濕潤的陰道口,向前一頂,“嘰……”的一聲就插了進去。白潔身子一顫,到肩頭的長發披散了下去,兩個小小的腳尖翹了起來。

    高義探下腰去,把白潔的t恤推到胸前,把玩著白潔顫悠悠的一對乳房,把陰莖緊緊地插進白潔的身體里,開始快速的頂著,不是抽插,而是頂在白潔身體里,身體緊緊的頂著白潔的屁股,快速的頂動。身體最深處的強烈刺激讓白潔幾乎連氣都上不來,垂著滿頭秀發,張著嘴,整個腰呈一個弧線彎下去,屁股緊緊地貼在高義的小腹下。

    弄了一會兒,白潔的身體就開始微微顫抖,喘息聲已經快成了叫聲了,高義把身體從緊緊的貼著白潔的后背抬了起來,站在白潔身后,開始抽插。這時忽然響起了敲門聲,兩人不由得一驚,停了下來,不敢做聲。

    這時外面響起來叫門聲"有沒有人啊?開門啊!”白潔一聽低聲的告訴高義"是樓上的。”兩人才放下心來。高義把陰莖慢慢的抽動著,白潔輕輕的扭動著屁股。

    叫了幾聲門,那人嘴里嘟囔著走了,“快點吧……他快回來了……”白潔喘息著說。高義開始不停地快速抽送,兩人陰部交合摩擦的水聲“叭嘰、叭嘰”的響著,“嗯……哼……哦……”白潔輕聲的叫著。

    很快,高義一泄如注,白潔跪在沙發上喘息了一會兒,起來剛要穿內褲,便聽見門口響起熟悉的腳步聲,王申回來了。情急之下,白潔把內褲塞到了沙發后面,整理了一下衣服,正襟危坐在那里。

    王申進了屋,看見白潔坐在沙發上,高義坐在邊上的凳子上,兩人的臉上都紅撲撲的,喘著氣。王申也沒想什么“怎么不開窗戶啊?天這么熱。”一邊把東西放下去開窗戶。

    白潔趕緊拿過東西進了廚房去做菜,王申又回到高義那里,兩人說著學校里的事情。白潔站在那里,一股高義的精液從身體里流出來,順著大腿向下緩緩地流著,涼絲絲的,剛剛興奮的身體還是軟軟的,t恤下的乳頭還堅硬地挺立著。

    吃飯的時候,兩人不時的眉來眼去,王申不堪酒力,很快就話多了,看不見媚態迷人的白潔把一只嬌嫩的小腳在桌子底下伸到了高義的褲襠間,撥弄著高義的寶貝。

    吃了飯,高義匆匆的告辭了,他真是怕酒后看著雨后荷花一樣的白潔那種新承灌溉的媚態會讓他受不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糟了。

    早晨五點多,白潔就起來走了,看著迷迷糊糊的老公還在睡夢中,說真的,白潔心里有一絲的愧疚,她當然知道高義的目的不過就是想和她多弄幾下。看著自己包里放著的性感內衣、內褲,還有絲襪,自己真不知道是想還是不想,可是心里真的有點癢癢的,那些衣服很多在買的時候真的就沒有想起來自己的老公,真……

    本來還有一名女老師要去,可是臨時家里有事情,就只來了四個男老師和一個女老師,這樣剛好白潔就和另一間學校的一個女音樂教師住在一個屋,他們四個男老師住兩個房間。這是一個風景秀麗的旅游區,白潔他們上課的是在一個臨湖的大會議室,其實主要目的還是旅游。

    白潔坐在軟軟的沙發椅上,明顯地感覺到在自己身邊的高義火辣辣的目光。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帶小綠格子的小襯衫,領口的扣子解開到第2粒,剛好露出一點乳溝卻沒有露出乳罩的邊。白潔的乳房很豐滿,而且位置在胸的上部,不像有的女人,露出大半個胸脯還看不見乳溝,白潔一般都喜歡帶那種只能托住乳房下半部的半杯的胸罩,很薄的、沒有墊層的那種。下身穿了一件水磨石蘭的牛仔裙,剛好到膝蓋的,沒有穿絲襪,一雙白生生的腿裸露著,兩只透明的水晶涼鞋在白嫩的小腳上晃動著。

    高義正趴在桌子上,一雙眼睛盯著白潔嬌俏的小腳,看著同樣白白嫩嫩的腳后跟,簡直跟小孩子一樣,真是讓人受不了,要不是周圍這么多人,高義一定會蹲下去好好摸一摸……

    一個上午,嬌媚豐滿的白潔身上散發出的淡淡的香氣,讓高義整整一上午都是堅硬如鐵,好難受……中午快吃飯的時候,就寫了一張紙條偷偷塞給白潔,叫她吃過飯后到后山去。

    飯后,看著高義前邊走了,白潔就遠遠的跟著上了后山,沿著一條小路,走到了山的深處,白潔就走不動了,小腳就被鞋子磨出了一個小泡。高義過來扶著白潔,手揉著白潔的小腳,一邊問“潔,你這小腳怎么這么嫩啊?”白潔津了津鼻子“我小時候特別懶,就不喜歡走路,連自行車都不會騎,就這樣了。”

    高義一看四周也沒有人,一下抱起白潔,鉆進了旁邊一個茂密的小樹林……

    茂密的灌木里面有著一片小小的空地,有意思的是還鋪著兩張報紙,可惜已經破爛不堪了,在角落的地方竟然還有一個用過的避孕套,里面還有著干涸的精液。

    進了這里,高義的手就已經在白潔的胸脯上亂摸了,白潔微微喘著氣“別摸臟了,別……”高義就解開她的襯衫扣子,把一對肉鼓鼓的乳房從乳罩上邊掏了出來。高義的手很大,但剛好是握住還握不住的感覺,黃豆粒一樣大的乳頭粉嫩粉嫩的正在慢慢變硬,秀美的眼睛微微閉著,長長的睫毛在不停地抖動。

    高義的手在往上卷著白潔的裙子,可是牛仔裙很緊,卷不上來,白潔推開高義,手伸到裙子后面,原來后面有一個拉鏈。拉開拉鏈,高義把白潔的裙子拉到了腳下,白潔里面是一條水綠色的小內褲,除了三角區之外都是鏤空的。高義的手撫摸著兩瓣露出的雪白屁股,讓白潔彎下腰,手扶著前面的一個樹杈,他解開了褲子……

    白潔的頭發挽了一個簡單的發髻,上面插了一個有白色蝴蝶的發夾,這時她微微的低垂著頭,小襯衫敞著懷兒,粉紅的小乳頭時隱時現,牛仔裙堆在腳下,一雙長長的腿中間掛這一條水綠色的小內褲,白白嫩嫩的屁股呈現一個優美的弧線向上翹著,從后面隱約看見腿縫中前面有幾根長長的陰毛。

    “嗯……唔……”幾聲長長的呻吟和秀美長腿的微微顫動,伴隨著高義的插入和拔出;高義感受著白潔濕潤又有彈力的肉壁那種緊緊的感覺和白潔彷佛處女一樣的渾身微微顫抖,一邊不停地抽送著粗硬的陰莖……

    兩人很快就都接近高潮了,白潔的腰已經彎成了一個弧線,手已經快抓到地了,呻吟已經變成了上起不接下氣的喘息和不時的短促的叫聲……

    隨著高義快速的幾下抽送,白潔感覺到了那東西的顫動和熱度,一邊搖動著白晃晃的屁股,一邊喘息著說“不要……弄……里面去,不好……擦……”說著已經感覺到了熱乎乎的沖擊,高義急忙拔出來,一股白色的精液噴到了白潔的腰上……

    兩人正在穿著衣服,白潔一疊聲的埋怨著高義“你看你,弄得里面還有,怎么整啊?”

    忽然,外面傳來了兩個人的腳步聲,兩人立刻不出聲了,那兩個男女的聲音明顯是往這里來的,兩人面面相覷,聽著那兩個人走了進來。

    “哎呀!不要急嘛……別拽壞了。”兩個人一走進來就看見了白潔和高義兩人,四個人一下就呆住了。那女的原來就是和白潔一屋住的音樂教師,男的就是那間學校的校長,白潔還不知道他們是哪個學校的呢!

    這時那個女的衣服已經解開了,里面白色的乳罩也已經脫了半邊的肩膀,露出里面白嫩的半個乳房;短短的裙子也已經拽到了屁股上,里面黑色的小內褲竟然是t字形的。白潔的上衣還敞開著,胸罩剛剛弄好,豐滿的乳房和薄薄的胸罩看得那個男人眼睛都直了。

    “這……”、“這……”兩個男人尷尬地笑了笑。兩個女人對看了一眼,白潔緋紅了臉,低下了頭。

    還是那個女老師打開了僵局“你們都完事了,就別占地方了。”一句話,四個人都輕松了不少,白潔和高義匆匆離開了。

    想到剛才的尷尬,高義忽然想起來了,到后面的樓又注冊了一個房間……

    夏夜的海風輕輕地拂過白潔秀美的臉龐,一個人坐在臺階上,眺望著遠處黑沉沉的大海,白潔心里亂紛紛的,看著夜空中的點點繁星,她不知道哪一顆才是自己。

    她知道自己不愛高義,可卻對這個征服了自己肉體的男人有著奇怪的情感,每當高義一觸及自己的身上,碰到自己敏感的肌膚,就會有一種忍不住的沖動。

    她知道對不起自己的丈夫,可是王申在自己全身上下的撫摸卻不能勾起自己沸騰的情欲,丈夫在自己身上不停地起伏,有時候竟然會讓自己有一絲的厭煩,白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個骨子里淫蕩的女人……

    帶著一種紛亂的心情,白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那個叫孫倩的女人還沒有回來。白潔一個人洗了洗臉,脫了衣服,把乳罩除了,換上一件白色的吊帶小內衣睡了,她不喜歡晚上睡覺的時候穿乳罩,那種束縛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

    不知道什么時候,睡夢中的白潔迷迷糊糊的被什么聲音驚醒了,在意識清醒的一瞬間,她聽到了對面床上傳出來的“嘖嘖”的親吻聲和那種男女交合時特有的水漬聲,那種節奏分明的抽插摩擦聲音。白潔心一下開始快跳起來,她還是頭一次遇到有人在自己身邊做愛,一瞬間,白潔感覺到了自己的臉熱得好像火燒一樣。

    她偷偷的轉過臉,在黯淡的微光下看著對面床上正在苦戰的男女。孫倩的雙腿很直,此時更是能看見她的雙腿有多直,雙腿正筆直的向上豎起著,男人的大屁股正在她雙腿間不停地大力起伏,那種刺激的聲音正從那里不斷地傳出來。

    白潔的耳朵里開始鉆進了孫倩那種悠長又彷佛有一點韻律的呻吟“啊~~呀~~哦……寶貝……啊~~”隨著叫聲,白潔透過微微張開的眼簾看見孫倩的雙腿彷佛跳舞一樣地前后晃動。

    白潔微微地感覺了一下那種晃動的感覺,一下明白了,不由得心又是一頓亂跳,下身不由得都已經濕了,有一種按捺不住的沖動想去摸一摸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模糊中聽見孫倩低低的說話聲“不要……射進里面去……我沒吃藥啊!”

    接著看見男人一下從孫倩下身抬了起來,模糊中白潔彷佛看見了一條長長的東西在晃動,看見男人那東西接近了孫倩的頭部,接著就聽到了吸吮的聲音。

    “她……”白潔驚呆了,孫倩正在用嘴含著男人那剛從那里拔出來的東西,還在吮吸著。

    聽著男人粗重的喘息聲和斷斷續續的呻吟,白潔也知道男人要射精了,可是男人并沒有從孫倩嘴里拿出來,顯然是全都射進了孫倩的嘴里。白潔忽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高義奸污的時候,嘴里粘糊糊的那種感覺,忽然覺得好像不是怎么討厭,看來男人肯定是很喜歡的了。

    隨著一股酒氣和粗重的呼吸聲,兩個人看來睡了,白潔心里竟然彷佛有點空落落的睡不著覺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白潔也睡著了,直到被一種奇妙的感覺驚醒……

    “嗯……”還在睡夢中的白潔,感覺到了一種非常舒適、興奮的刺激,不由得輕輕的叫出了聲,猛然感覺到那種舒適的感覺是自己乳房正被一雙熱乎乎的男人的大手揉搓。白潔一下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還算很英俊的面孔是那個應該在孫倩床上的男人。

    白潔緊張得去推身上的男人,同時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內褲已經被脫下去了,好像是還擱在自己的腳脖上。男人那個硬硬的東西已經頂到了自己濕潤的地方,不知道怎么,白潔忽然有一種不想抵抗的感覺,好想那個東西就這樣地插進自己的身體,體會那種放縱的感覺,可是羞恥心還

    是讓她用力地推著身上的男人。

    天都已經亮了,可以聽到走廊里有人走路的聲音,白潔不敢大聲叫,只能是喘著粗氣和男人掙扎著……

    孫倩也已經醒了,卻沒有說什么,只是嘴角帶著一絲好玩的微笑看著白潔床上的一幕。白潔能感覺到孫倩在看,她一邊掙扎著,一邊對著孫倩低聲說“孫姐,幫幫我,不要讓他……”

    “哎呀!別害羞了,玩玩唄,你又不是沒玩過。呵呵……”

    男人一直沒有說話,正用兩腿用力地壓住白潔白嫩的雙腿,硬挺的陰莖已經接觸到了白潔濕潤的陰道,白潔心里一蕩的時候,那條長長的肉蟲一下就滑進了白潔的身體,“啊……”白潔一聲低呼。

    男人的東西很長、很硬,但不是很粗,碰到了白潔身體最深處的最敏感的地方,白潔渾身酥的一下,彷佛過電了一樣,一霎那間身體就軟了。

    男人每次插入幾乎都讓白潔渾身哆嗦,白潔的雙手勉強地推著男人的雙手,頭歪在一側,黑黑的秀發散在枕頭上彷佛烏云一樣,粉紅的雙唇微微張著,被男人壓在身子兩側的雙腿伴隨著男人的每次插入不時地抬起。那家伙的陰莖很長,每次抽插的距離都很大,這樣的感覺幾乎讓白潔興奮得想大叫來發泄心頭的那種按捺不住的興奮。

    “啊……啊……唔……”白潔的叫聲越來越明顯,意識都有點模糊了,男人的雙手已經握住了她一對顫顛顛的乳房。白潔的雙手與其說是推拒著男人,不如說是摟著男人的腰,雙腿也已經屈了起來,和男人的雙腿糾纏在一起,下身流出的水已經把身子下的床單都弄濕了。

    孫倩看著白潔的樣子“受不了了吧?呵,瞧把你浪的!”

    “啊~~嘶~~嗯……”白潔不停地抽著涼氣,頭已經支在了床上,脖子用力地向后挺著……

    伴隨著白潔渾身的顫抖,男人雙手扶在白潔的頭側,下身緊緊地頂在白潔的屁股上,將一股股滾熱的精液噴射在白潔最敏感的身體里。白潔雙腳支在床上,屁股用力地翹起,兩個圓滾滾的小屁股的肉都繃緊著,嘴大張著,卻沒有發出聲音。

    白潔渾身軟軟的靠在男人的懷里,任由男人的手撫弄著她豐挺的乳房,陰道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精液沿著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來,白潔動都不想動一下。

    “你怎么這么緊吶?真不像結婚的,跟小姑娘似的。”男人在白潔的身邊說著,白潔臉紅紅的沒有說話,腿卻不由自主地碰了碰男人軟下來還長長的東西。

    “夠長吧?人家都叫他大象。”孫倩已經起來了,挺著一對嬌小的乳房說。

    兩個人也趕緊起來,忙過一陣便去上課了。

    白潔一上午渾身都軟軟的,看人的眼睛水汪汪的透著一股迷人的媚態,連走路的時候彷佛都有著一種誘人的韻律,看得高義和學校的幾個男老師火辣辣的。

    整整一個上午白潔還沉醉在一種肉體的滿足和高潮的回味之中,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襯衫,胸前飽滿的乳峰把襯衫前面兩個扣子之間頂起一條縫隙,透過縫隙,看見若隱若現的乳溝和白色乳罩的蕾絲花邊;黑色的緊身窄裙,是那種有絲光的面料,肉色的褲襪襯映著修長的雙腿,白色的涼鞋簡單的拌帶,捆束著白嫩肉感的小腳。

    坐在白潔的身邊,高義簡直受不了那不停傳過來的迷人的肉香,眼睛不時地瞄向胸前那條若隱若現的縫隙和泛著細膩絲光的雙腿,恨不得要把手伸進去撫摸那光滑肉感的長腿。

    吃過午飯,高義就已經按捺不住心頭的欲火,打電話到白潔的房間,要她到后面他開的房間去。白潔在昨晚被那個男人弄了之后,心里竟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高義,上課的時候看見高義不時看過來的火辣辣的眼光就已經知道了,借故就自己走開了溜進了后樓。

    在進門的時候竟意外地碰到了自己學校的李老師,匆忙之中打了個招呼就上了樓。李老師正好是和高義一個屋的,不由得奇怪白潔來這里做什么?

    白潔一進屋,高義就已經迫不及待地一把摟住了白潔軟乎乎的身子,嘴在白潔的臉上、脖子上不停地親吻,雙手在白潔身后一邊磨娑著白潔圓鼓鼓的屁股,一邊把白潔的裙子向上拽著。白潔閉著眼睛,軟綿綿地在高義的懷里承受著高義的撫摸和親吻,嬌嫩軟滑的小舌頭也任由高義親吻吮吸。

    白潔的裙子卷到了腰上,薄薄的肉色絲襪下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裹著白潔豐潤的屁股,白潔的腳跟向上蹺起,使得屁股也用力地向后翹起著。高義的手撫摸著滑溜溜的絲襪和肉乎乎的屁股,胸前感受著白潔乳胸的柔軟和豐滿,下身已經漲得好像鐵棒一樣。

    白潔已經感覺到了高義的陰莖頂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由得伸到了高義的腿間,隔著褲子摸到了那根硬硬的肉棒,輕輕的揉搓著。

    高義連摟帶抱地把白潔弄到了床邊,白潔伸手去解衣服的扣子,高義抓著了白潔的手“寶貝,看你穿這件衣服我就受不了,穿著玩吧!”一邊手已經從白潔解開一粒扣子的襯衫衣襟伸了進去,直接就握住了白潔的乳房,白潔呻吟了一聲,軟在了高義的懷里。

    高義摸了一會兒,解開了白潔襯衫上邊的扣子,只剩下下邊的兩個扣子。白潔的乳罩本來就是半杯的,這時一對豐滿的乳房已經全都跳在了乳罩的上面,雪嫩的乳房上一對嫩嫩的肉色又透著微紅的小乳頭此時已經硬硬的凸起。

    高義的手插到了白潔的雙腿間,在白潔最柔軟、溫潤的陰部揉搓著,白潔的雙腿微微地用力夾著高義的手,同時在輕輕的顫抖著。高義的手指已經感覺到了白潔下身的濕潤和熱力,手從白潔的裙子里面伸進了褲襪的邊,手伸到內褲里面直接摸到了白潔柔軟的陰毛、嬌嫩的肉唇,摸到了白潔的肉唇之間,已經感覺到那里已經是又濕又滑了。

    男人的手摸到白潔的肉唇,白潔渾身就像過電了一樣,更加軟癱在高義的懷里。高義把白潔臉朝下放到床上,將她的褲襪拉到屁股下面,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翹翹的挺在了高義的面前,從雙腿的縫中看過去,能看見幾根稀疏的陰毛。

    高義脫下褲子,挺立著堅硬的陰莖,雙手扶著白潔的屁股向上拉,白潔隨著他挺起了腰,雙手扶著床站了起來,白嫩的屁股用力地向上翹起。高義身子往前傾,堅硬的陰莖伴隨著白潔雙腿的軟顫插進了白潔的身體里。白潔頭發已經散亂了,幾根長發飄到嘴邊,白潔的嘴唇咬住幾綹飄忽的長發,眼睛閉著,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動。

    白潔的褲襪都緊裹在腿彎上,雙腿緊緊的夾著,令本來就肉緊的下身顯得更加緊湊。伴隨著高義的抽插,白潔身體受到的刺激已經不是呻吟能發泄得了的,嗓子眼里按捺不住的呻叫聲讓高義更是神不守舍,下身大力地在白潔濕潤的陰道抽送,粘孜孜的水聲在兩個人交合的地方傳出。

    高義抽送一會兒就感覺有點忍不住,又不甘心,就停了一會兒,手伸到白潔身前撫摸白潔的乳房。幾波下來,白潔的呻吟已經成了有點肆無忌憚的呻吟,可又不敢大聲,高義伸手打開了電視機,在音樂的掩蓋下白潔的聲音有點放開了“啊……唉呀……哦……啊……使勁……啊呀……”

    屋里的兩個人正在瘋狂不羈的時候,那個碰到白潔的李老師卻偷偷的溜到了門邊,原來剛才碰到白潔之后,他就很奇怪,偷偷的跟著白潔上了樓。他本來就一直對白潔很有色心,每當看見白潔在薄衣下那難以掩蓋的風情,就會忍不住有性的欲望。

    看著白潔進了這個房間,他就偷偷的靠在門邊,聽到了里面兩個人親嘴時候的若有若無的聲音,后來看見打掃的工人過來就離開了。等工人走了,他過來的時候剛好聽見屋里的音樂聲,仔細地聽,他果然聽見了白潔在音樂的掩蓋下的叫聲,不由得立刻就挺槍致敬了,暗想著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白色的床單上,白潔好像在游泳一樣已經全部趴在了上面,雙手向兩面伸開著,白色的襯衫也卷了起來,露出白嫩光滑的后背;黑色卷皺的裙子下,屁股高高的翹起,男人粗大的陰莖大力的在白潔的身體里抽送著,濕漉漉的陰道發出水孜孜的摩擦聲……

    高義的雙手把著白潔的胯部,用力地運動著下身的堅硬,感受著白潔柔軟的肉壁的摩擦和溫熱,體會著這個柔弱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顫抖和呻吟。

    伴隨著高義的射精,白潔的身體也在狂熱的激情下綻放,兩腿并得緊緊的,褲襪和內褲掛在腿彎,嬌嫩的腳丫在涼鞋里用力地翹起著腳尖,下身不停發出痙攣,一股股溫熱的液體沖擊著高義的陰莖。

    當高義拔出濕漉漉的陰莖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從白潔微微開啟的陰唇中流出,順著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渾身綿軟的白潔理不了那些事情了,高義離開自己的身體時,她就已經軟軟的癱倒了,雙膝幾乎就跪到了地毯上,看著這個嬌嫩柔弱的身體,高義幾乎又要勃起了。

    門外的李老師很快就聽見白潔起身去衛生間的聲音和二人低聲曖昧的交談,隱約聽得像是高校長的聲音,不由得明白了點什么,悄悄的溜到了走廊的另一頭看著這個房間的門。

    過了一會兒看見白潔走了出來,雖然頭發已經梳理過了,可是皺褶的襯衫和裙子、走路時不自然的步履,和那種說不出來的渾身綿軟的媚態都能看出剛才她作了什么。李老師下身已經硬得快頂破褲子了,看著白潔慢慢的走遠,才看見高義從里面出來,看了看四周,匆忙的走了。

    “果然是他。”李老師心中一種嫉妒和羨慕的心情讓他狠狠地看了遠去的高義幾眼。

    今天是最后的一天了,下午組織去海邊和附近的小山上游玩,晚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李老師一直偷偷的注視著白潔的身影,想象著白潔衣服下的身體是什么樣子的淫蕩、什么樣子的風騷。

    晚上回到住處,看高義沒有和大家一起玩撲克,借故走了出去,他心里一陣狂跳,“又是和白潔干去了”他心里想,一邊也按捺不住地偷偷溜了出去。

    到了那個樓的樓下,看著二樓的那個房間的燈光,彷佛能看見里面白潔肉乎乎的身子,聽到嬌媚動人的呻吟和輕叫。忽然他看見那個房間的陽臺和旁邊房間的陽臺只隔著一道墻,不是封閉式的,他趕緊溜到總臺,一問那個房間沒有人,他開了房間,進了屋。

    服務員走了,他就迫不及待的上了陽臺,小心翼翼的跨過那道墻,來到了高義房間的窗外。窗戶半開著,可是窗簾緊緊的掩蓋著屋里的一切,他靠近窗戶,聽到了屋里兩人的說話聲。

    “明天就回去了,真舍不得你回去。”

    “哎呀,那你還少了玩了?回去你不也沒閑著?”

    “那也不方便啊,也不能想玩就玩。”

    “哼,你還想怎么樣啊?人家……”

    “嗯……你真是的,中午還沒玩夠……”白潔微微氣喘的說著,顯然高義的手在她的身體某個部位游弋著。

    “寶貝,你這么性感,我一天玩八遍也玩不夠。”高義色迷迷的說話聲之后,傳出一陣嘴唇的吮吸聲和白潔淡淡的呻吟。

    “八遍?呵,還不得累死你!嗯……輕點……”白潔微微喘息的嬉笑著。

    “寶貝,你這里都這么濕了,是不是發騷了?”

    “去你的,才不是呢!你中午弄進去的東西嘛,人家下邊粘糊糊的一下午。都是你,也不戴套子。”

    “下次我準備套子,這次也沒戴呀!你摸摸我啊……”

    “我才不摸呢,臟死了!”白潔嬌喘著,高義的手可能正在白潔的腿間摸索著。

    “哈,忘了你吃得那么起勁了!”高義嬉笑著說。

    “都是你,給人家吃迷藥,人才這樣嘛!你這臭色鬼!”

    “還不是喜歡你嗎?我怎么沒給別人吃呢?”

    “那誰知道?”白潔好像不高興的樣子。

    ……

    窗外的李老師聽著屋里兩個人的輕聲細語,想象著白潔此時的樣子,是穿著衣服還是光溜溜的呢?平時想象著白潔的奶子、屁股的樣子,這時好像非常接近了,李老師的下身已經硬得如同燒紅的鐵棒一樣,漲得他的下身直難受。

    “寶貝,我來了……”屋里傳出一陣床上的翻騰聲和兩個人的微微氣喘。

    “啪!”清脆的一聲皮膚撞擊的聲音,伴隨著白潔一聲輕叫“哎喲!輕點,啊……”

    “嗯……啊……噢……”白潔輕聲地叫著一些含混的呻吟聲,屋外的李老師聽著屋里的春光四溢、白潔的微微氣喘呻吟、還有若隱若現的兩人下體摩擦的水聲、插入拔出的撞擊聲……幾乎連心都要跳出來了,那種刺激的感覺幾乎比和自己和老婆做愛的感覺還要刺激強烈,一種強烈的渴望促使他偷偷地靠近窗戶,掀起了窗簾的一角……

    屋里的床是橫在他面前的,白潔雪嫩的身子此時正仰躺著,修長的兩腿叉開在身體兩側屈起著,高義微微發胖的身子整個壓在白潔的身上正在起伏著,雙手叉在白潔的頭兩側,白潔的雙手微微的托著高義的腰兩側,彷佛是怕高義太用力她會受不了。

    高義的屁股在白潔叉開的雙腿間伴隨著水漬的聲音不停地起伏,透過高義的身體只能看見白潔黑黑的長發在來回地擺動,看不見白潔嬌柔的面孔是怎樣的一種肉緊的樣子。

    這樣刺激香艷的情景、淫糜的聲音、朝思暮想的美人,李老師的手慢慢伸向了自己的下身,從褲子里掏出了堅硬難捺的陰莖,陰莖龜頭上流出的液體已經沾濕了內褲一大片。伴隨著高義的抽送、白潔的嬌喘,李老師的手也在不停地運動著……

    屋里的兩個人換了一個姿勢,白潔翻過身,跪趴在床上,面向著李老師掀起的窗簾角,低垂著頭,滿頭長發披散著。在白潔起身的一瞬間,李老師看見了白潔濕漉漉的陰唇和那上面稀疏烏黑的陰毛,豐滿的乳房和他想象中一樣的挺立著,只是李老師沒有想到白潔結婚一年多了,乳頭還那么小,而且嬌嫩粉紅的俏立著,比他老婆那黑乎乎的大乳頭可強多了。看著高義挺立的陰莖在白潔翹起的屁股后面一下插了進去,白潔渾身都顫了一下,屁股不由得挺了一挺,頭低垂著發出了一聲軟綿綿的哼叫。

    “真是一個騷貨啊!”李老師的心里不由地想,自己的老婆躺在那里插進去連感覺都沒有,要不就是不停地喊著“使勁、使勁啊”那樣一種如狼似虎的感覺,把一點興趣都搞沒了,這樣柔美嬌嫩而又有著骨子里放蕩的美女,真是讓人難以自制。

    在高義一泄如注的剎那,白潔也已經到了高潮,柔軟的身子彷佛斷了一樣,腰整個彎了下去,頭也抬了起來,晃動著長發不停地呻吟著。李老師也到了最后的關頭,眼前光裸的肉體彷佛躺在自己的身下,李老師在套弄著他的陰莖,一股股的精液從他手中的陰莖中噴射而出,有的噴在了窗簾上,有的噴在窗臺上。

    在那一瞬間,他的眼光和白潔迷離的雙眼對上了,他看見了白潔眼中的驚恐和羞臊,顯然無意中撩得很開的窗簾已經讓白潔認出了他,他很快的閃過身子,連陰莖都沒有塞回去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迷離的白潔確認了自己看見的是真的之后,卻沒有和高義說,她不知道該怎么說,只是瞬間的驚恐讓她的高潮來得更是徹底,陰道不停地收縮,大量的淫水伴隨著高義乳白色的精液,從白潔粉嫩濕潤的陰唇中間流出……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