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6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6章

    紅杏再出墻

    學習回來已經一星期多了,在回來的路上,白潔看到李老師眼中毫不掩飾的火辣辣的情欲,心里也不由得怦怦的跳,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個人。

    學校開始備課了,并沒有看見高義,聽說他在為學校該新辦公樓和家屬樓的事情忙碌。

    那個李老師多次找機會想單獨和白潔說話,白潔都借故匆匆離去,說真的,白潔真是看不上這個猥猥瑣瑣的男人,況且白潔也不是那種放蕩成性的女人,只不過……

    高義這天來到了學校,在辦公室的窗戶上向外面望著,剛好看見白潔窈窕的身影遠遠的走來,經過這段時間的洗禮,白潔豐滿的身子更充滿了迷人的韻味,穿的衣服也開始性感迷人,加上一雙長睫毛下的大眼睛總是水汪汪的蒙著一層迷霧,朦朦朧朧的嬌媚撩人。

    今天的白潔穿了一件白色的戴花邊的襯衫,淡藍色的一步裙,白色的淡淡透明的褲襪,一雙高跟的涼鞋,頭發盤在后面成了一個少婦的發髻,高義趕緊把白潔叫到了屋里來。

    進了屋,高義趕緊把門關好,手迫不及待的就摟住白潔坐在了沙發上,白潔肉乎乎的身子坐在了高義的腿上,任由高義的手撫弄著自己的乳房,回過頭來,和高義吻了個正著,讓高義吮吸了一會兒自己柔軟的香舌……

    說真的,這段時間,白潔也是很想找高義的,這次出門學習近乎放蕩的幾天,已經快把白潔這個新婚少婦的矜持弄沒了,今天高義一摸自己的身子,白潔就感覺自己就要融化了,柔軟的陰部已經慢慢濕潤了。

    “想不想我的大雞巴啊……”高義在白潔耳邊輕輕的說著,一邊手已經撫摸著白潔裹著絲襪的光滑的大腿,一邊向深處探去……

    白潔臉騰一下紅了,輕聲的啐到“去你的…”卻沒有反對那雙手,反正微微的叉開了雙腿,讓那雙手去撫摸自己腿根處柔軟的地方。

    高義拉開了自己的褲鏈,拉著白潔的手,讓她伸進去,摸他粗硬的陰莖,白潔微微的掙扎了一下,手就已經握住了那熱乎乎的東西,不由自主的把它拉了出來,手知趣的上下動著……

    高義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手已經伸進白潔的褲襪里面,一邊摸著白潔柔軟的陰毛,一邊把白潔裙子下面的內褲和絲襪往下拉著。

    白潔扭動著身子,嬌嗔著“你干什么…”

    “干騷屄你啊!”高義已經把白潔白光光的屁股都露了出來,手已經摸到了白潔濕乎乎的陰門,白潔渾身一顫,手上都緊了一下……

    高義也已經按捺不住,把白潔的絲襪和內褲用力拉倒膝蓋下,讓白潔背對著她,把裙子都卷起來,雙手抱起白潔的身子,白潔也把著高義翹立著的陰莖,頂到了自己那里,伴隨著白潔的一聲輕叫,白潔已經坐到了高義身上,雙腿上還糾纏著絲襪和內褲,高跟的涼鞋游蕩著在腳尖。

    白潔嬌媚的身子背靠在高義身上,白嫩的雙腿并著向前伸著,卷起的絲襪糾纏在圓圓的膝蓋上,一根粗大的陰莖深深的插在白潔的雙腿間連接著兩個人的身體……

    柔美的白潔經過這段時間的洗禮,已經不再反感高義隨時的奸淫,但是天性里的嬌羞還是讓她永遠都有著欲拒還迎的美感,在這種時候也還是有著一點點的放不開,此時的她下身已經被弄得淫水泛濫,陰莖在里面動起來水聲不斷。可她還是任由高義抱著她上下動,自己只是軟軟的靠在高義懷里……

    干了一會兒,高義弄得很不爽,就把白潔抱起來,讓她半跪在沙發上,高義在后面玩了一會兒白潔翹挺的屁股,才用雙手把這白潔的屁股,挺著粗大的陰莖插了進去,白潔的屁股在插進去的瞬間用力的翹了起來,頭都貼到了沙發的座位上,伴隨著高義不斷的大力抽送,白潔渾身不停的哆嗦,嬌喘聲好像是在吸涼氣一樣,本來就很緊的下身此時更是緊緊的箍著高義的陰莖……

    高義沒能堅持多久就感覺不行了,就在他緊緊的盯在白潔身體里要射精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兩個人一動不動的停了。感受著陰莖在身體里的跳動和一股股精液的噴射,敲門聲不斷的響著,高義慢慢的抽出了陰莖,白潔只能轉身坐在沙發上,也不管正在流出精液的陰道,趕緊就把內褲和絲襪穿了上來,整理一下衣服,兩個人在喘息的時候,門聲已經不響了,高義小心得出去看了一下,沒有人。

    白潔坐在那里臉紅撲撲的,渾身都有點不自在。

    高義走過去坐在她身邊,“寶貝,和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白潔詫異的問。

    “咱們學校不是要蓋辦公樓嗎,現在就差教育局的王局長那里了。”

    “那和我有什么關系?”白潔很不舒服的動了動屁股。

    “哎呀,你不知道,那個王局長是個大色鬼,現在咱們學校資格不夠,除非明天他來檢查能說好話,要不就白扯了。”高義的手撫摸著白潔的大腿。

    “你什么意思,想我去……”白潔氣得一下打開了高義的手。

    “這次要是成了,蓋樓咱可能弄不少錢啊,這樣,我給你兩萬。”

    “你當我是什么人?”白潔雖然嘴里很生氣,可心里卻真的有點心動了。兩萬塊,那是她三年的工資,而且自己也不是什么干凈身子了。

    猶豫了一會兒,白潔抬頭說“也行,你先給我錢。”

    “好,明天早晨你穿性感一點,我一會兒就給你取錢去。”

    白潔用一種很陌生很堅決的眼神看了高義一眼,瞬間眼睛又變成了一種嫵媚的風情,在高義面前撩起裙子,翹了翹圓滾滾的屁股,“這樣還不夠性感?”

    說著話,白潔轉身走了出去。

    看著白潔窈窕的身影走出門,高義的心里也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

    白潔走在走廊里,一個熟悉的身影一下就從旁邊的屋里轉了出來,是李老師,用一種色咪咪的卻又是躲躲閃閃的眼光看著白潔,一臉的壞笑,白潔一下明白剛才敲門的一定就是他,看著他猥猥瑣瑣的樣子,覺得可氣又可笑……想起他在窗外看高義干自己的時候,還有剛才他一定知道自己在屋里干什么了,到真是怕他說出去,只好嫵媚的笑了一下,趕緊去廁所處理一下

    擦干了下身流出的精液,白潔回到辦公室,屋里沒有人,白潔座在那里,根本寫不進去教案,想著明天如何去見那個局長啊,畢竟是第一次作這樣的事情,心里還是慌慌的……

    這時,李老師看見沒人就溜了進來,坐在白潔的對面,笑嘻嘻的問她“白老師,剛才干什么去了?”

    “你管著嗎!”白潔沒有看他的眼睛。

    “呵呵,是不是和高校長玩去了。”李老師的眼睛里已經放射出了一種興奮的色欲的目光。

    “你啥意思啊?”白潔臉微微的紅了。

    “沒啥意思,那天我都看見了,你身上真白啊。”李老師已經有點肆無忌憚了。

    “你滾,臭流氓。”白潔惱羞成怒,站起來往外趕李老師。

    “誰是流氓啊,呵呵”李老師色咪咪的看著白潔襯衫下邊鼓鼓的乳房,想象著白潔那紅嫩的兩個小乳頭翹起的樣子。

    “你不走,我走”白潔往外走。

    “呵呵,少裝傻,我和你老公王申可是一起畢業的,周日我家沒人,上我家去,要不別說我告訴你老公。”說著李老師轉身出去了。

    白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愣住了……

    晚上回家,白潔看著自己拿回來的兩萬塊錢,心里亂紛紛的,自己是不是快成了妓女了,想著不由得無奈的笑了……

    第2天,王局長來了的時候,白潔按高義的吩咐去高義的辦公室去了老幾次,一看見白潔高義都不由得眼睛冒火。

    白潔上身穿了一件紅色的絲質的對開襟的襯衫,前面大開口,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帶花邊的半杯胸罩,一條豐滿的乳溝在領口處晃動,在王局長面前一彎腰揀文件,一對乳房幾乎就要露出來了,王局長眼睛緊緊盯著那若隱若現的粉紅兩點,幾乎都硬了。

    下身是一條很短的黑色緊身裙,由于裙子緊緊的裹在豐滿的屁股上,里面小小的三角褲的形狀都看了出來,修長的雙腿上是一雙黑色薄絲的褲襪,一雙黑色高跟拌帶涼鞋,更顯性感迷人,白潔去遠了,王局長面前還

    仿佛晃動著白潔白晃晃的一對乳房,開始想入非非。

    下午檢查結束了,就看王局長一句話了,高義找機會偷偷的和王局長說,“一會兒咱們吃完飯,你先別走,咱倆出去吃點飯。讓剛才的白老師也去。”

    王局長心頭狂喜,連忙答應。

    兩人開車來到了一個歌舞餐廳,里面一個帶套間的包房,外面是酒桌,里面是一套大沙發和電視機,剛坐下一會兒白潔就敲門進來了。王局長一下就站了起來,高義趕緊給二人介紹,“這是教育局的王局長”

    “這是白潔白老師。”王局長握住白潔柔軟白嫩的小手,眼睛盯著白潔含羞緋紅的俏臉,都忘了放開。

    “白老師結婚了嗎?”竟然開口問了這么一句話。

    “去年剛結的婚”高義趕緊替白潔回答。一邊白潔就已經座到了桌子旁邊。

    王局長在酒桌上不停的敬白潔的酒,白潔為了一會兒不尷尬,也多喝了幾杯,不由得臉賽桃花,杏眼含春了,坐在白潔身邊的王局長不斷的手借故的摸來摸去的,偶爾趁著倒酒在白潔豐滿的乳房上偕一點油。白潔雖然下定了決心了,可還是很反感這種感覺,總也放蕩不起來,偶爾碰自己乳房幾下,就裝作不知道了。

    吃了一會兒,白潔出去上洗手間,高義看著王局長那神不守舍的樣子,問“怎么樣,王局長,想不想上。”

    已經喝多了的王局長此時已顧不得許多了。“能行嗎?”

    “我有辦法,不過,我們學校這個事情……”

    “沒問題,沒問題,只要……”王局長感覺自己簡直都硬的不行了。

    高義從包里拿出一包藥,倒進了白潔手邊的飲料里。

    “放心,一會兒就讓她自己找你。”高義淫笑著……

    白潔回來之后,三個人繼續吃飯。喝了幾口酒和飲料下去,白潔漸漸的覺得乳房發脹。下邊也熱乎乎的,渾身開始軟綿綿的,特想有男人撫摸自己,王局長不在她肯定就撲到高義懷里去了。

    王局長看著白潔眼睛都水汪汪的樣子了,簡直已經是欲火難耐,不小心將筷子弄到了地上,彎腰去揀的時候,眼睛盯在了白潔美麗的大腿上,短裙下豐潤的兩條大腿裹在黑色的絲襪下,正時而夾緊時而敞開的動著,在白潔腿一動的瞬間,王局長看到了白潔雙腿根部三角地帶,薄薄的絲襪下一條黑色通花的小內褲。陰部圓鼓鼓的鼓起著。

    看著白潔肉鼓鼓的陰部,王局長不由得心頭一陣狂跳,手不由自主的就抓住了白潔的腳踝,在白潔圓潤的小腿上撫摸著,絲襪滑滑軟軟的觸感讓王局長更是心潮起伏。白潔感覺到王局長的手早摸著自己的小腿,微微的掙扎了一下,可是另一種刺激的感覺使她放棄了掙扎,任由王局長的手肆意的撫摸著自己圓滑的小腿。

    王局長摸了一會兒就起身了,看白潔沒有反感的意思,心里更是色心大起,看著白潔紅艷艷的臉蛋,真恨不得抱過來啃兩口……

    此時的白潔,藥勁正在發作的時候,渾身已經是軟綿綿的了,王局長借故一摸白潔的胳膊,白潔就軟綿綿的靠在了他的身上,高義看已經可以了,借故就出去了。

    王局長看高義一出去,手就已經合過來抱住了白潔肉乎乎的身子,臉靠在白潔滾燙的臉上,嘴唇開始試探著親吻白潔的臉龐。白潔嘴里含混的說著“不要…”可嘴唇卻被王局長一下吻住了,在藥力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吮吸了一下王局長的嘴唇,王局長一下得手,緊緊的摟住了白潔,用力的親吻起白潔紅潤的嘴唇,白潔掙扎了一下就迷迷糊糊的摟住了王局長肥胖的身子,在王局長大力的吮吸下,柔軟的小舌頭也伸了出來,王局長的手順勢就伸進了白潔衣襟,隔著白潔薄薄的乳罩握住了她豐滿的乳房,豐挺彈手的感覺讓王局長不住的揉搓起來,白潔渾身劇烈的抖了一下,渾身的感覺比平時強烈了許多,一邊和王局長親吻著一邊發出了哼哼唧唧的呻吟……

    王局長的手急色的離開白潔的乳房,手伸到了白潔豐滿的大腿上,順勢就伸到了白潔的雙腿中間,隔著柔軟的絲襪和內褲在白潔陰部揉搓著,白潔的兩腿一下夾緊了,王局長的手按在白潔肥肥軟軟的陰部,隔著薄薄的兩層布料真切的感覺到白潔下身的濕熱,幾乎是連摟帶抱的把白潔弄到了里屋的沙發上。

    此時躺在沙發上的白潔,大開襟的紅色襯衫已經都敞開了,白色的胸罩在乳房上邊吊著,一對豐滿的乳房隨著呼吸不停的顫動著,粉紅色的小乳頭都已經堅硬的立起來了,下身的裙子都已經卷了起來,露出了黑色褲襪緊緊的裹著的豐滿的屁股和肥鼓鼓的陰部。兩條筆直的圓滾滾的大腿此時放蕩的叉開著,露出了雙腿中間最隱秘的地方。

    王局長迅速的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挺立著堅硬的幾乎要噴射的陰莖來到了沙發邊上,抱著白潔的腰。讓她趴在沙發上手伸到白潔裙子里面,把白潔的絲襪和內褲一起拉到了下邊,手摸著白潔肥嫩的屁股,手伸到白潔陰唇的地方摸了一把,濕乎乎的了,迫不及待的騎了上去,跪在沙發上,把著白潔的屁股,下身一下就頂了進去,白潔頭一下抬了起來,還想說不要,可是身體強烈的需要讓她不由得扭動著屁股。

    王局長雙手抓著白潔的腰,陰莖在白潔濕滑的陰道里大力的抽送著。被春藥挑逗的白潔下身已經如同河水泛濫一樣,陰道口卻如同箍子一樣緊緊的裹住王局長的陰莖。抽送的時候白潔的身體更是不由得隨著王局長的抽送來回的動著,伴隨著不斷的渾身顫抖和顫巍巍的哼叫聲……

    高義在外面待著,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畢竟白潔是他一直很喜歡的女人,站在門口一會兒后,他還是輕輕的推門進去了,回身鎖好門,他就聽見了里屋里傳出來的兩個人做愛的聲音王局長粗重的喘息、白潔有節奏的嬌喘和呻吟,沙發上的撲騰聲、陰莖在陰道抽插的水唧唧的聲音……

    僅僅是聽著,高義的陰莖已經硬了以來,座在桌邊喝了一口酒,忍不住還是來到了里屋的門邊,向里邊看了進去……

    “啊……嗯……”白潔筆直的秀發此時披散著垂下來擋住了白潔秀美的臉龐,卻能清晰的聽到她發出的誘人的呻吟,紅色的上衣亂紛紛的卷起著,一對豐滿的乳房正被一雙大手在身下揉搓著,黑色的緊身裙下白嫩翹挺的屁股用力的挺起老高,一根堅硬的陰莖正在屁股的中間來回的出入著,黑色的絲襪和內褲都卷在小腿上,一段白得耀眼的大腿來回的顫動著,一只小腳裹在絲襪里在沙發的邊上用力的向腳心勾著,一只黑色的高跟涼鞋在地上躺著……

    白潔的呻吟越來越大,很顯然在王局長不斷的抽插下,就要到了高潮了,王局長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王局長畢竟是玩女人的老手,這時候,他停了下來,手不斷的撫摸著白潔的屁股和乳房,下身緩緩的動著。

    白潔此時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斷的扭動著,片刻的休息,王局長從緩緩的抽送到開始快速的沖刺,一波波的浪潮再次席卷了白潔的身體。

    “啊……”白潔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著高義的神經,屋里兩人皮膚撞在一起的聲音越來越快,終于在白潔一陣有節奏的高昂的呻吟之后,屋里的聲音停止了,只有兩個人粗重的喘息聲音……

    過了一會兒,滿頭大汗的王局長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從里面走了出來,高義很想進去看看,可在王局長面前沒好意思,好一會兒,白潔才從里面出來,頭發亂紛紛的,衣服也都是褶皺,走起路來兩腿都不太自然,臉上紅撲撲的,兩眼卻全是淚痕……

    畢竟有了肌膚之親,當王局長的手握著白潔的手時。白潔顫了一下,也就不動了……

    “白老師,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盡管給我打電話”王局長手拍著白潔的大腿說,“只要是我白妹妹的事情。我全力以赴。”

    白潔接過名片沒有說話,幾個人呆了一會兒就趕緊離開了,分開的時候,高義分明的感覺到白潔看他的時候那哀怨的一眼。

    王局長一再的邀請白潔到省城去玩,白潔說以后有機會的吧。

    白潔回到家里洗了個澡,覺得好累,躺在床上就睡了。王申回來的時候她還在沉睡著。

    王申看白潔很累,也沒打擾她,想去看看有什么衣服要洗的,拿過白潔換下的絲襪和內褲準備去洗的時候,手指一下碰到了一塊粘粘的滑滑的,拿起來一看白潔的內褲中央的地方都濕透了。那是王局長射進去的精液流到了白潔的內褲上,摸起來粘乎乎、滑溜溜的,下意識的在鼻子前面聞了一下,一股熟悉的氣味讓王申的心幾乎一下沉到了底……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