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7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7章

    風情萬種

    睡夢中白潔感覺自己好像穿著一身藍色的套裙,正在課堂上講課,忽然一個蒙面人沖進來,一把抓住了她。

    “不要啊……”白潔拼命的掙扎著,可是那個蒙面人還是把白潔按倒在了教室的講臺上,在幾十個學生的面前,把手伸到了白潔的裙子下面,撕下了白潔的絲襪和內褲,白潔的眼睛看著下邊的幾十個學生,一個個狂熱的眼睛,幾乎要崩潰了,忽然就感覺那粗大的東西已經插了進來,一種幾乎難以抑制的快感讓白潔不由得叫出了聲,猛地一下睜開眼睛,看見了自己身邊的丈夫,正在熟睡中,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已經濕漉漉的了,呆呆的躺了半天,才又睡去了……

    周四早晨起來,王申叫白潔和他一起去參加他們學校一個老師的婚禮,白潔想了想也沒什么事情,就和他去了。

    婚禮在一個還不錯的酒店舉行,白潔穿了一條黃色的碎花長裙,柔紗的面料,貼在白潔豐滿的身上,更顯得白潔的身體凹凸有致。曲線玲瓏,白色的高跟水晶涼鞋,沒有穿絲襪的小腳,白白嫩嫩的。腳趾都俏皮的向上翹著。

    到了酒店一下就看見了孫倩和那個叫做大象的男人,原來那個男人是他老公王申學校的校長,而孫倩也和他老公是一個學校的音樂教師。想起那天晚上三個人的荒唐事情,白潔臉上像火燒一樣。而孫倩和那個男人一看白潔和王申一起來的,都眼睛一亮,過來打招呼。

    “你們認識啊。”王申一看孫倩和白潔熱乎乎的嘮嗑,心里挺高興的,因為他老想和孫倩套近乎,從來沒有機會,今天趕緊打招呼。

    “是啊,你挺有艷福啊,原來我們妹子是和你一家的,咋不早介紹呢?”孫倩穿了一條白色的褲子,很薄的。屁股裹的緊緊的,連里面內褲的花紋幾乎都能看出來,上身是一件很小的白色恤,露出了白嫩的肚臍,低腰的褲子引誘著人的眼光向小腹下面遐想著,長長的頭發染成玫瑰紅色壓著大大的彎卷,一種成熟性感的氣息撲面而來。

    “啥時候成你妹妹了呢,那我不成了你妹夫了嗎?”王申自以為搞笑的說。

    “想的美”孫倩一笑和白潔轉身走了,看著兩個艷光四射的美女,宴會上的男人都浮想聯翩了。

    王申回味著孫倩剛才的一笑,這美女從來都沒理過他,今天對他這么青睞有加,是不是有意思啊,王申胡思亂想著。

    “王申,來過來喝酒。”校長在叫著王申,王申一愣,校長從來沒找他喝酒什么的,今天主動招呼他,真是讓他受寵若驚,慌忙的過去了。

    “趙校長,我不會喝啊。”校長原來姓趙,叫趙振。

    “男子漢大丈夫,不會的學啊,來。”趙校長拉著迷迷糊糊的王申做到了主席上,王申一付惶然的樣子。

    白潔和孫倩正在一邊嘮著,說真的,白潔對孫倩竟然有一種很親熱的感覺,也許是孫倩知道自己最隱秘的事情,在她面前不用隱藏和偽裝,而且她也不會笑話自己,真想和她好好說說話,把憋在心里的話都說了。

    “妹子,天天都在家干什么呢?”“沒什么事情啊,就是看看電視什么的。”

    “沒找男人玩玩啊。”孫倩壞笑著。

    “去你的,你才找男人玩呢。”白潔雖然臉紅了,可卻沒怎么覺得討厭。

    “我當然找了,要不我給你找一個。”

    白潔想到趙校長那特別長的陰莖的那種特別的感覺,心里真的有點想了,嘴里卻說道“你自己找去吧。”

    兩人閑扯了幾句。孫倩要白潔晚上和她一起出去玩去,白潔也想出去轉轉,就答應了。

    晚上王申和趙校長去打麻將了,從白潔這里拿了幾百塊錢,很顯然喝多了,而且非常興奮,好像從此就飛黃騰達了的感覺。

    白潔和孫倩兩個人打了個車就走了,到了萬重天娛樂廣場,孫倩輕車熟路的領著白潔進了喧鬧的迪吧。

    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和強烈的舞拍,白潔的心一直在狂跳,雖然不會跳,但是白潔也是和孫倩在舞池了亂跳了一會兒……

    “摸摸你的腰啊,好風騷啊,摸摸你的腿呀,好大的水啊!”

    “處女啥最好啊?處女膜最好啊!”

    “老公老公我還要,再要就是尿!”

    舞臺肆無忌彈的喊著下流的樂拍,舞池里很多男男女女狂熱的扭動著,叫喊著……

    這時前面一陣騷動,原來一個來歲的小姑娘,脫下了自己的襯衫,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胸罩,一對按她年齡不應該有的豐滿的乳房在胸罩中激烈的晃動著,幾乎能看到粉紅色的兩個小乳頭在不停的跳躍。人群中不停的還有人喊著“脫、脫!”

    紛亂中,兩個人找了個座位,要了兩杯啤酒慢慢的喝著,這是舞曲已經換成了慢一點的,舞池中已經有一些男男女女摟抱在一起扭動著,剛才脫掉衣服的女孩也和一個挺帥的男孩摟在一起……

    “怎么樣,過癮了吧”孫倩臉跳的紅紅的。

    白潔沒有說話,雖然很不習慣,但是她確實感覺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放松和放縱的感覺,在釋放著自己所有的情感而且毫無顧忌。

    這是有個男的過來,對孫倩說“倩姐,過來了,跳一會兒去啊”

    孫倩嫵媚的拋了個飛眼兒,起身和他去了。

    白潔座了一會兒,想去廁所,就自己起身走過去了。

    進了廁所,拉了兩個門,都有人,就在洗手池那里等,在喧鬧的噪音里,白潔忽然聽見了一種聲音,女人呻吟的聲音,她按奈著自己跳動的心,走到了一個門邊上……

    “啊……啊…”白潔清晰的聽到了里面有節奏的女人呻吟,甚至可以聽到陰莖在陰道里快速抽插的聲音。

    白潔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一陣狂跳。

    這時從門口進來了兩個人,白潔一看是那個脫掉衣服的女孩子,此時襯衫只是披在身上,粉白色的胸罩歪歪扭扭的,露出了大半個乳房,被一個男人摟在懷里,眼睛迷迷蒙蒙的。大搖大擺的就進了女衛生間,都沒看白潔一眼。

    “操,都干上了,來,就在這吧”男人拽了幾個門后,罵罵咧咧的說。

    白潔眼睛向里面一瞄,一看女孩的手扶在了窗臺上,男人在后面,把女孩的紅色的短裙卷起來,白潔看見女孩白色的小內褲一閃就已經掛在女孩兩個膝蓋的位置了,男人解開褲子,白潔雖然看不見男人的陰莖,可能看到男人來到女孩的身后,向前一頂,女孩非常熟練的翹起了屁股,輕叫了一聲。

    白潔不敢再看,趕緊溜了回去,剛到座位上,看到孫倩正和那個男的摟在一起激烈的接吻,男人的手還揉搓著孫倩豐滿的屁股。白潔尷尬的座了回去,兩人還是旁若無人的親吻著。

    這時一個挺英俊的也就是二十三四歲的小伙子,走了過來,對白潔說“你是和倩姐一起來的吧”

    “是啊”“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東子”小伙子很得體的伸出手。

    白潔和他輕握了一下,對他的印象蠻好的。

    兩個人隨便聊了幾句,白潔知道東子是在一個公司打工的,偶爾到這里來玩。

    “東子,這是你白姐,好好照顧著啊”孫倩回過神來,和東子說。

    “放心吧,倩姐”

    幾個人又喝了點酒,白潔和東子也跳了一圈舞,東子說這里鬧,提出出去座座,白潔也是這么想的,幾個人又去酒吧待了半天,酒精和氣氛的影響下,白潔也和東子親昵起來,摟挎著胳膊,東子的瀟灑帥氣,活潑開朗讓白潔真的挺有感覺,不覺得已經深夜了,還一點困意沒有。

    當孫倩提出去她家在喝點的時候,她幾乎沒有考慮就答應了。

    四個人到了孫倩的家里,白潔有點驚訝,有點想不到孫倩一個老師怎么能有這么漂亮的大房子,而且一個人自己住。

    在孫倩家不一會兒,孫倩就和叫小剛的男人摟抱著進了臥室,聽著屋里傳出的孫倩肆無忌彈的叫床聲。白潔在那里心里直跳,起來說要回家。東子站起來說“我送你回去吧”

    白潔很驚詫東子沒有糾纏她,就那么一楞的時間,東子一下摟住了白潔豐盈的身子,火熱的嘴唇就貼在了白潔的嘴上。

    白潔稍微掙扎了一下,就也抱住了東子,柔軟的嘴唇也回吻著東子,任由東子的手握住了她豐滿的乳房。

    當白潔一絲不掛的躺在寬大的沙發上的時候,在東子經驗老道的撫摸和親吻下。白潔已經是渾身火熱,下身也已經是一塌糊涂。

    東子的嘴唇輕輕的親吻著白潔嬌小的乳頭,舌尖快速的舔動著,白潔的乳頭很快就挺立起來,而且變得比平時更加艷紅,東子的手指伸到白潔的陰部,劃過白潔柔軟的陰毛,溫柔的搓動著白潔的陰蒂“啊……嗯……唔”在東子的刺激下,白潔渾身劇烈的顫抖,竟然來了一次高潮。

    “來…上來”白潔放棄了自己的矜持,手主動的伸到了東子的腿間,握著那堅挺的陰莖。

    “啊……”東子把白潔一條腿架到肩膀上,下身慢慢的插了進去,雖然他的陰莖不是很大很粗,可是卻讓白潔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個下身都挺了起來,頭也用力的向后挺著。

    “啊……哦……啊啊”東子一邊撫摸著白潔柔軟豐滿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著,年輕的身體帶來的激情,是白潔的其它男人所不能給予的,高速的抽插把白潔送上了一個有一個的高峰。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白潔不停的晃動著滿頭的長發,下身不斷的緊縮著,兩條腿都緊緊的盤著東子的腰,東子也忍受不住,緊緊的頂在白潔的身體里面,射出了火熱的精液。

    “啊”白潔拖著長聲的一聲呻吟,陰道不停的蠕動著。

    “姐,你這下邊真緊,跟你做愛真舒服”東子趴在白潔的身上,撫摸著白潔的乳房說。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潔羞紅著臉說。

    “要不是白姐下邊這么緊,我還得半小時”東子親了一下白潔的乳頭。

    早晨,白潔睜開眼睛看到了東子那張英俊的臉正靠在自己的胸上沉睡著,自己的手里竟然還握著男人軟綿綿的陰莖,趕緊放了手,才看見自己的裙子扔在地板上,內褲和乳罩都在沙發的角落里,銀白色的水晶涼鞋竟然還有一只在茶幾上,用手摸了一下下身還是粘乎乎的。

    白潔剛要起身,東子也已經醒了,手撫摸上了白潔的乳房,一條腿也壓倒了白潔的身上,膝蓋在白潔的下身摩挲著……

    “放開我,起來”白潔用手去推東子,可卻已經被東子壓在了沙發上,沙發的罩子都已經掉到地上了,白潔的皮膚碰在涼絲絲的皮革上,一種異樣的興奮在白潔心里升起,也不由得放開了推著東子的手,東子已經壓到了白潔的雙腿之間,白潔的一條腿已經屈起在了沙發背的一面,兩人的全身僅僅的靠在一起,東子已經硬起來的下身在白潔的小肚子上硬硬的壓著……

    “嗯……”東子一邊親吻著白潔柔軟的嘴唇,下身微微一欠,陰莖就已經插進了白潔還是濕乎乎\粘乎乎的陰道,白潔哼了一聲,翹起來的腿一下就伸直了,東子緊緊的壓在白潔的身上,下身用力的頂動著,很快白潔就已經受不了了,下身已經濕的水孜孜的了,哼哼唧唧不停的叫著……

    “啊噢 啊啊 ”伴隨著白潔有節奏的叫聲,電話鈴忽然響了起來,白潔趕緊要推東子起來,可東子還是不停的干著。

    “別整了,快起來啊,哎呀 啊 啊 噢!”白潔剛剛欠起的身子又被東子壓了下去,粉紅的小乳頭又被東子含在了嘴里。

    渾身只穿著一條紅色的小內褲的孫倩從臥室里走了出來,一對乳房在胸前晃動著,看著兩人開著玩笑“干一宿啊,還沒完事?”一邊接起了電話。

    “喂,啊,王申啊,白潔在這里啊,沒事兒。你找她接電話啊?”

    這邊白潔要起來,可東子卻壓著她不動,她也不好和他掙扎,只好躺在那里,身體里還插著東子火熱的陰莖,接過了孫倩遞過來的電話。

    “喂,我沒事兒,挺好的啊,我以為你晚上不回去我就上孫姐這來了。”

    “我剛才聽見你好像喊了一聲,是不是作噩夢了?我也是才回來,沒事就是看看你上哪里去了,我先睡覺了,你回來叫我吧。”王申關切的說。

    “沒事兒,你睡吧,噢”白潔下身里的東西大力的動了一下,白潔趕緊掛了電話,用力的推著東子,“起來,放開我。”

    東子緊緊的摟著白潔,用力的干著,一邊說“打電話的是誰啊?”

    白潔已經放棄了掙扎,一看只好由著他弄完了,也沒有說話。

    孫倩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說“她老公,你可真行,干人家老婆,接電話你都不拔出來。”

    “啊……啊……啊…啊……”東子一陣快插,雖然在孫倩面前,白潔也是忍不住的叫了起來,東子射了精從白潔身上爬了起來。

    “白姐都結婚了,我還以為是小姑娘呢。”

    “咋的,這是新婚小少婦,正是有味兒的時候,昨晚嘗夠沒有啊?”孫倩問東子。

    “天天干都不夠啊,白姐今天別走了”看著白姐在那里穿內褲和乳罩,東子留著白潔。

    “放開我,我要回家,以后不許找我,我是有老公的人,今天已經很過分了,孫姐我回去了。”白潔穿上了裙子和涼鞋,告別了兩人就走了。

    白潔到了家里,已經是上午點了,王申正在床上睡得和死豬一樣,白潔趕緊到衛生間把下身收拾了一下,換了條內褲,也到床上躺下了。

    雖然晚上玩得很晚,很累,可白潔卻沒有一點困意,不知道為什么,和孫倩一起自己就變得這么放蕩了,白潔想想昨晚的事情,臉都火熱火熱的發燒,暗暗告誡自己就這一次,下次可不能這么瘋了,那東子還是第一次見面呢,怎么就能做這種事情呢。

    可是白潔躺在那里,卻怎么也睡不著,腦子里竟然都是和東子一起放縱的影子和感覺,白潔側過頭看了看熟睡的丈夫,那一看就是知識分子的臉龐和經常戴眼鏡凹下去眼睛,讓白潔不由得嘆了口氣。可想想自己這么對不起王申,白潔心里真的很矛盾,以后會怎么樣?白潔真的不知道,還能像以前一樣的清純嗎?白潔不知道,也有點不敢去想……

    白潔從迷迷糊糊的睡夢中醒來的時候,王申已經去學校了,已經是下午了,雖然是備課,可也是得去看看的。白潔看見桌子上放著一個紙條“飯在鍋里熱著,菜熱一熱就可以吃了,別餓著”白潔看著這張紙條,心頭一熱,王申對她的感情,她是非常清楚的,白潔愣愣的座了一會兒,吃了東西換了件衣服,也去學校了。

    學校沒有幾個人,李明卻還在學校,仿佛就是在等著白潔。看見白潔來了直接就迎了上去。“白老師,你過來一下啊”

    白潔只好和他過去,跟著他來到他的辦公室,辦公室里只有他自己。

    李老師顯然很想拉白過去,卻還很有點不敢,畢竟這么多年來,李明還是第一次和自己老婆之外的女人帶在一起,有這個想法。看著他的樣子白潔當然知道他是在想什么,看著李明猥瑣的樣子,白潔真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青春美麗的身軀還要被這個男人享用,真的難以想象這個男人脫光了衣服會是什么樣子。

    正在猶豫間,李明已經湊了過來,在白潔的身邊坐下,很顯然忍耐著自己狂跳的心,看著自己眼前夢寐以求的美麗少婦,白潔嫩白的臉蛋,嬌俏的小耳朵,粉白的一段脖頸上掛著一條細細的彩金項鏈。

    白潔換了一件白色紗質的無袖的襯衫,前邊是一個很大的蕾絲的大花遮蓋著白潔豐滿的前胸,后背透明的紗料透出白潔細細的乳罩帶子。下身穿著一條及膝的牛仔裙。光裸著腿穿著那雙白色的高跟水晶涼鞋。這時的白潔正坐在椅子上,一只小小的白生生的小腳正游蕩著一只涼鞋。

    “咳…”李明很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想說話。

    白潔心里當然知道他是怎么回事,這些個好色的男人,恐怕李明是最色大膽小的。

    “白潔,別忘了這個周日,上我家去啊”李明終于說出了話。

    “上你家干啥去啊,有啥話在這說吧。”白潔冷冷的說。

    “在這不方便說。”李明訕訕的說。

    “沒啥不方便的,也沒人。”白潔覺得這個猥瑣的男人真的可笑,好像自己也不再像以前一樣的那么怕或者那么迷茫了,慢慢的已經掌握住了這個男人的弱點。

    李明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白潔白白的胳膊和前胸交會的地方,那里隱隱的露出白潔天藍色的胸罩的一點邊緣。“別裝傻了,我想和你做你和高校長做過的事情”

    李明的眼睛里又流露出了那天威脅白潔的時候的那種色欲的光芒,心里有點后悔,喝點酒好了,要不真的沒有膽量,那天還是中午喝了點酒才有的膽量。今天看著這個活色生香的美麗少婦在自己面前竟然心里慌的不敢說話了。

    白潔心里雖然很慌,但裝出一付無所謂的樣子,還在玩著自己的小涼鞋,“你不就是想要我嗎?行啊。可是你得答應我的條件,要不你愛和誰說就說吧,我也沒辦法了。”白潔心里雖然很怕李明不答應,不過她也只好賭上一賭,賭這個男人就是個小男人。

    果然李明很著急的說,“你說吧,什么條件?”

    白潔心里有了底,“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我得愿意,你不能硬來,沒什么事的時候不許隨便糾纏我,有什么事情你得幫我瞞著我老公,要不弄糟了,高校長也饒不了你。”

    “行行,行”李明滿口答應,一邊手已經抓住白潔的手,另一只手撫摸著白潔的胳膊。

    白潔雖然很討厭,可卻不能說什么,也得讓他占點便宜,白潔一邊讓他摸著自己的胳膊,一邊說“今天在這可不行,你別瞎想。”

    李明又露出了那種好色的樣子“那你得讓我看看你的乳房。”

    白潔心里看著這個又膽小,又好色的男人,真的沒有辦法,只好點了點頭“不過說好了,只許看,你去把門關好。”

    李明一邊滿口的答應著,一邊去把門鎖好了。

    白潔坐在那里,解開自己襯衫的紐扣,敞開前胸,天藍色的花邊胸罩是那種半杯型的,而且明顯沒有海綿的襯墊,白潔豐滿的乳房在里面漲的鼓鼓的。

    “把胸罩脫下來。”李明幾乎都要留口水了,白潔嫩白的皮膚,襯在天藍色的白色的衣物里,更顯得清純性感。白潔只好解開胸罩前邊的扣子,一對豐滿的乳房脫開束縛裸露在了李明的面前,李明真的看呆了,這么漂亮的乳房真的只在電影中才看到過。

    奶白的皮膚,嬌嬌嫩嫩的,乳房豐滿的弧形,圓圓的,挺挺的,絲毫沒有下墜的感覺,微微發紅色的乳暈很小的圓形,圍繞著中間一對粉紅色的小乳頭,乳頭此時剛剛有點硬起來,只有黃豆粒一樣大,在沒硬起來的時候,白潔已經結婚了快半年的少婦竟然還有好像少女一樣粉紅的乳尖,沒有束縛的白潔一對乳房是挺立的圓錐形的,一對乳尖乖巧的俏立著。

    此時這個豐滿的少婦坐在一個辦公桌前邊,翹著一條腿,白色的襯衫敞開著懷兒,天藍色的胸罩一邊一半的在乳房兩邊垂掛著,一對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裸露著,一個男人在桌子的對面,幾乎快把眼睛睜的裂開了的樣子。

    正在李明發呆的時候,白潔很快的又把胸罩穿好了,在扣襯衫扣子的時候,李明糾纏上來,“把裙子脫了讓我看看”

    “哎呀,快讓開,一會兒來人了,有時間看啊。放開我”白潔一發火,李明生怕惹急了著小美人,只好放開了手,但是手還是撫摸著白潔的大腿。

    “別忘了周日啊,”看著白潔要走,李明趕緊的問著白潔。

    “有時間不能忘了啊,要不是沒時間就再找時間。我都答應你了,你還怕什么”白潔開門走出去了,一邊回頭說著。

    白潔回到家里,王申還沒有回來,她簡單的作了點飯。等著老公回來。

    沒想到王申醉醺醺的回來的時候,竟然還來了好幾個人,有王申的校長趙振,還有三個老師,白潔挺面熟,看來都是王申的同事。

    白潔一愣,卻只好趕緊的招待著……

    在自己家里的白潔,只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沒有帶胸罩,一對乳房在胸前飽滿的挺立著,下身穿了一條淡黃色的花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筆直渾圓,嬌俏的小腳穿著一雙白色的帶著藍色花的可愛的小拖鞋,幾個男人的目光明顯的都盯在了白潔的胸前,都已經看出了白潔沒有帶胸罩。

    白潔下意識的抱起胳膊擋著胸前,后悔不該把胸罩脫下來,這時的王申很明顯已經喝的爛醉,但是趙振校長能到他家來玩,他顯得非常興奮,大聲地招呼著白潔端茶送水,幾個人很顯然早有準備,還有一個人帶著麻將,很快就在餐廳里擺上了麻將,玩了起來,其中一個人在旁邊看著熱鬧。

    白潔忙活了一會兒,看著趙振校長那火辣辣的目光,白潔心里直門發荒,畢竟這個男人看過她身上的每寸肌膚。幾個人在玩著的時候,白潔回到臥室去看電視了。

    半天他們也沒有結束,白潔很困了,就脫了裙子,蓋了一條薄薄的毛巾被,睡去了!

    打麻將的幾個人玩得也是稀里胡涂,趙振的心里其實就是想的白潔,看著白潔剛才薄薄的內衣下挺立的乳房,一直這么長時間,他的陰莖就是挺立的,可現在卻一點機會都沒有,這個色膽包天的人,急得心里好像一團火在燒。

    看著王申已經不停的打瞌睡了,趙振喊那個看熱鬧的,“來,替我打兩把,我去廁所“那個看熱鬧的迫不及待的座了下去。王申在那里稀里胡涂的打著牌,奇怪的是他還不輸。

    趙振根本就沒有去廁所,而是直接進了白潔睡覺的屋子,屋里還亮著燈,白潔側著身子躺在床上,薄薄的毛巾被搭在腰間,光裸的長腿一條伸直著,另一條屈起著,一條白色的內褲在圓圓的屁股上緊緊的蹦著,一對肉乎乎的嬌嫩嫩的小腳,腳趾都涂著淡粉色的趾甲油,天藍色的床單上躺著這樣一個半裸的美女,讓趙振心里一陣狂跳。趙振溜到床邊,看著白潔嬌俏的面孔,小巧的鼻子在微微的呼吸著,紅潤的嘴唇還在輕輕的顫抖著,仿佛在夢中說著什么?

    趙振的眼睛緊緊地盯著白潔薄薄的內衣下豐挺的乳房,手不由得伸到白潔胸前,輕輕的碰觸著白潔豐滿柔軟的乳房,睡夢中的白潔一點反應都沒有,趙振的手指在白潔乳頭的位置輕輕的摩擦著,很快就隔著內衣看見白潔小小的乳頭挺立了起來,趙振看的饞涎欲滴,低下頭,舌頭隔著內衣在白潔的乳頭上舔著,白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翻了個身,平躺在床上,一對乳房在胸前更是呼之欲出,雙腿的一岔開,趙振的眼睛就轉移到了白潔白色內褲緊緊裹著的雙腿中間,圓鼓鼓的陰丘讓趙振的眼睛都看直了,左側有一條彎曲的長長的陰毛伸了出來,趙振知道白潔的陰毛不多但是都很長,看著白潔的陰部,趙振隔著內褲都能想象出白潔嫩嫩滑滑的陰部是什么樣子,趙振的手輕輕的碰觸到了白潔陰唇的位置,手指轉著圈揉著,明顯的能感受到白潔那里的熱力和濕潤的感覺。趙振的陰莖已經硬的好像鐵棒一樣了,趙振的手指剛要在白潔的內褲邊緣伸進去的時候,聽到外屋里一陣翻騰和麻將掉地上的聲音,趕緊來到了外屋。

    原來,王申已經醉的不行了,打麻將的時候一下壓翻了桌子,幾個人趕緊把王申扶到沙發上,幾個人一邊議論著今天輸贏一邊紛紛離去,趙振和幾個人說我照顧一會兒,幾個人也沒有多說,就都走了,趙振等著幾個人都走了,根本沒有管在沙發上醉臥著的王申,直接就鉆進了白潔的臥室,心里狂跳著的都是美麗少婦睡臥的性感媚態…。

    可是一進屋,白潔在剛才的折騰之中已經醒了過來,揉著惺忪的睡眼,驚呆的看著沖進來的趙振“你…你要干什么?”

    趙振一楞,看著美麗的少婦迷離的雙眼,也顧不得許多了,一下抱住白潔“寶貝兒,我想死你了”,“哎呀,放開我,你想干什么,我老公呢?”白潔拚命的推著趙振,可是趙振有力的胳膊緊緊地摟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白潔臉上亂吻著,白潔光光的小腳站在上亂跳,卻又不敢大聲地喊,只有拚命的掙扎著。

    “沒事的,他喝醉了,睡過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趙振的手一邊摟著白潔的腰,一邊抓住白潔內褲的帶子往下拉著白潔的內褲。

    白潔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手握著趙振的手不讓他拉,可是內褲還是被拉下了屁股,柔軟的陰毛都已經露了出來,“趙校長,求求你了,不要這樣,這是我家啊,我老公看見怎么辦啊?求求你了,放過我吧!”

    看著白潔杏眼里的淚光,感受著美麗少婦柔軟的乳房緊緊貼在身上的感覺,趙振更是無法自我控制、自動控制,手已經從兩人緊貼的下腹伸進了白潔的雙腿之間,摸到了白潔溫軟濕潤的陰唇,白潔雙腿緊緊地夾起來,彈性十足的雙腿夾著趙振的手,讓趙振感覺更是性感無比,誘惑得他的陰莖已經是快發射了的感覺。

    “不要啊,你放手……”白潔兩滴淚水從臉頰滑落,白潔的內褲在屁股下卷著,兩只小腳都已經踮起了腳尖。

    趙振正要把白潔往床上按的時候,忽然聽到外屋傳來王申的喊叫聲“水,我要喝水”隨著聽到光當的一聲,很顯然是王申摔倒了地上。

    趁著趙振一楞,白潔趕緊到了外屋,邊走邊把內褲拉了上去,趙振也在后邊跟了過來,王申還躺在地上,滿嘴都是沫子,還在說著“水…水…”白潔趕緊俯身去抱王申,整個屁股就翹起在了趙振面前,看著白潔在自己面前筆直的雙腿和圓滾滾的小屁股,特別是翹起的屁股下邊那柔軟的陰唇的地方,隔著薄薄的內褲,簡直能看見白潔粉嫩的陰部,特別是那里濕了小小的一點,趙振幾乎都能感覺到自己插入白潔那濕軟肥緊的陰道里的感覺,忍不住手在白潔的屁股后摸了進去,白潔驚的一跳,把王申掉到了地上,趙振看著好像醒了過來的王申,也沒敢繼續造次,低頭扶起王申,問“怎么樣?好點了嗎?”

    “沒事兒,我沒事兒,校長,你們玩,我不行了,迷糊啊!”王申迷迷糊糊的說著,眼睛半睜半閉著,白潔到了一杯水給他,他喝了幾口,又倒頭在沙發上睡了過去,趙振叫了他幾聲。看他沒有說話,抬頭去看白潔,白潔惶然的看著趙振,眼睛里都是哀求的目光。

    看著這個半裸的少婦迷蒙著淚光的雙眼,趙振下身更是硬的利害,隔著沙發上的王申抓住了白潔的胳膊,白潔掙扎了一下,又怕老公醒過來,只好隨著趙振站了起來,趙振拉著白潔進了臥室。

    臥室里天藍色的床單上是一條紫色的毛巾被,床的對面掛著白潔和王申兩個人的結婚照片,趙振一把抱著白潔就倒在了床上,白潔這次沒有掙扎,躺在床上,低聲說“求你了,你要來就快點,不要讓他看見啊。”趙振很快的就脫光褲子。上身的恤都沒脫就撲到了白潔身上,白潔沒有反抗,任由著趙振扒下了她的小內褲,壓到了她的身上,白潔一下就感覺到趙振那火熱堅硬的陰莖碰在自己腿上的感覺,趙振的手隔著薄薄的內衣在白潔乳房上摸了幾把就把白潔的內衣撩了到白潔的乳房上,白潔一對顫巍巍的乳房就挺立在男人的面前了,趙振的嘴唇一邊吸吮著白潔的乳頭,一邊手急躁的摸著白潔的下身,白潔身體抖了一下,就把腿微微的岔開了,白潔的陰毛只是在陰丘上有那么一小片,整個陰唇到下邊都干干凈凈的,摸起來滑滑軟軟的,而且男人的手一摸白潔的氣就喘不勻了,“你快點來吧,我行了”白潔心里非常緊張,畢竟自己的老公在外邊的沙發上睡著。自己就和男人在這邊做上這種事情,不由得急著催趙振快點。

    趙振也不敢過于造次,摸著白潔的下邊已經濕了,下身就挺了進去,感受著白潔下身濕軟的感覺,趙振自己都舒服的嘆了口氣,和白潔做愛和別的女人不同的是白潔的陰道從前到后都緊緊的裹著你的陰莖,抽動起來從前到后都有感覺,而不像一般的女人或者是口的地方緊緊的,里面松,或者是里外都松垮跨的。白潔兩腿都屈了起來,腳跟緊緊的瞪著床單,腳尖都翹起著,趙振長長的陰莖讓白潔心都懸了起來的感覺,下身更是被頂的又酥又麻,趙振每抽插一次,白潔的屁股都緊緊的收縮一次,兩手不由自主地扶在趙振的腰上,深怕他用力的頂她。

    “啊…嗯……噢…”白潔咬著嘴唇,晃動著頭發,伴隨著男人的抽送,不由得從嗓子眼發出了抑制不住的聲音,渾身也開始變得滾燙,乳暈變得更加粉紅,一對小乳頭堅硬的挺了起來。

    趙振猛地一下把白潔抱了起來,一下變成了白潔騎坐在趙振身上,趙振坐在床上,雙腿伸著,白潔和趙振緊緊的摟在一起,雙腿一邊一個伸開著,涂著粉紅色趾甲油的小腳都用力的向里鉤起著,趙振托起白潔的屁股,上下動著,陰莖就在白潔的下身長距離的抽送著,而且這種緊緊摟著的感覺,讓白潔全身都受到極大的刺激,白潔渾身一下就軟了,“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我不要了…”白潔渾身軟軟的靠在趙振的懷里,每動一下都渾身顫抖,嬌喘連連的不斷叫著不要,讓趙振更

    加的雄風大起,不斷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時候白潔的下身已經發出了「啪嚓、啪嚓」的水聲,白潔的下身已經和發水一樣了。

    剛高潮了一次的白潔抬起頭。一下看見了墻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潔穿著潔白的婚紗,一臉幸福的看著文質彬彬的王申,而此時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個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愛,自己的老公醉臥在沙發上渾水,白潔的心里一陣疼痛,這時的趙振把白潔翻了過來,讓她跪在床上,他扶著白潔翹起的屁股,從白潔身后插進了白潔身體里,一邊干著,一邊抬起頭欣賞著白潔和王申結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著照片里穿著潔白婚紗的白潔,特別是婚紗裙下露出的穿著白色絲襪的一段小腿,看著這個剛剛結婚的少婦此時正趴在自己面前,撅著屁股,任由自己干著她粉嫩的陰道,撫摸她豐滿柔軟的乳房,讓趙振更是色心大起。

    干了一會兒,趙振讓白潔轉過身來,他想看著白潔光光的樣子和墻上的穿著婚紗的照片一起干,白潔躺在那里看著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關了屋里的燈,趙振也沒什么辦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潔,插了進去,黑暗中享受著白潔火熱的肉體,下身濕漉漉的肉洞,正在兩個人喘呼呼的動著的時候,正在白潔又一次渾身顫抖暈乎乎的時候,一個晃晃蕩蕩的身影走了進來,而且帶來一屋的酒氣,兩個人一下楞住了,趙振壓在白潔的身上,下身還緊緊的插在白潔的身體里,白潔的雙手雙腿都纏在趙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翹得離開了床,兩個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在屋里回蕩。

    誰想王申一頭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沒有知覺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邊被一個男人壓在床上,聽著王申含含混混的睡著了,趙振又動了起來,白潔的身體迎合著趙振的抽送,在顫抖抽搐,而白潔的心里非常難受,丈夫的臉就在自己身邊,呼出的酒氣噴在臉上熱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卻壓著另一個男人,身體里插著這個男人的陰莖,而且還不斷的有著高潮的感覺,一種變態的快感幾乎爆炸在了白潔的身體里,白潔在趙振終于射出精液的瞬間,整個人都挺了起來,渾身不斷的顫抖,下身更是濕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趙振抽出陰莖,起身走的時候,白潔頭昏昏的,渾身軟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就昏昏睡去。

    清晨四點鐘,頭疼的好像炸開一樣的王申從昏睡中驚醒,一邊揉著腦袋一邊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胡涂的在腦子里亂轉,根本想不起什么,回頭看床上的白潔,不由得一楞,床上亂紛紛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著,床單都是褶皺,白潔躺在床上還在熟睡著上身的內衣撩起著,露出了左邊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內褲在地板上扔著,王申挪到白潔身邊,看著白潔岔開的雙腿間,白潔的陰毛亂紛紛的,上面還有著水漬的痕跡,這時白潔翻了個身,側過身子睡覺,王申看著白潔翻過的身子,屁股下邊有著一大灘的水漬,還有著幾滴白色的粘液,而從白潔白嫩嫩的屁股后邊看過去,白潔的腿根都是濕漉漉的水漬,還有著一溜白色的粘液從陰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著,昨晚和白潔做愛了嗎?

    這時白潔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樣子,在一看自己身上,臉一下就紅了,下身粘糊糊的感覺讓她臉上火燒一樣,但還是順嘴說“看你,喝多了就耍酒風,弄得哪兒都是”在看王申幾乎是整齊的褲子,頓了一下說“完事兒了,還非得出去打麻將,攔都攔不住”白潔說話的時候心里非常的緊張,但臉上卻裝出很輕松的樣子,王申半信半疑的看著白潔收拾屋子,可是真的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難道自己真的和老婆做愛了,而且看來還很猛烈呢,酒后自己是不是比平時厲害啊,看著白潔穿上了那條黑色通花的小內褲,一下想起了那天白潔內褲中央那塊污漬,難道自己的妻子真的……不可能的,王申不相信自己賢淑的老婆能做出那種事情來,昏昏然的又倒頭睡去了。

    星期天的早晨,猶豫了一會兒,白潔找出了一條黑色寬松的裙褲,一件黑色寬松的紗質襯衫,穿了一雙黑色的高跟瓢鞋,把頭發挽成了一個發髻,看王申還在睡,就沒有叫他,出門坐車奔李明家去了白潔在李明家門口,平靜了一下心情,喘了口氣,敲了敲門,開門的是李明,看著白潔一身松軟的衣服籠罩下的玲瓏有致的身體,眼睛一亮,卻沒有太高興,開門讓白潔進來,白潔很奇怪這個一心想得到自己身體的男人怎么了的時候,一個女人的聲音在屋里響起“誰來了,請進來啊”白潔恍然大悟,原來李明的妻子今天沒有走,看著李明懊惱的樣子,心里不由得輕松了許多,暗笑著進了屋。

    “是我們學校的同志,來和我借書的。”李明趕緊的解釋著。

    白潔換了鞋進了屋里,白潔今天穿了一條到膝蓋的那種黑色的絲襪,上面有花紋圖案的,此時穿了雙小拖鞋,更是顯得小腳性感撩人。

    “是嫂子吧,我叫白潔。”李明的老婆有點豐滿的過分了,但還不是特別的胖,有點警覺地看著漂亮迷人的白潔。

    白潔反而感覺輕松了許多,很悠然的看著這個差點讓她脫光衣服的屋子,故意的和李明的老婆說著話“李老師在學校可好了,今天又借給我書,學生都對李老師印象挺好的。”

    “是嗎?我家李明的人啊,就是實在,對人沒說的。”李明的老婆對白潔少了點敵意。

    “對我也可好了,這次我能進上職稱,多虧了李老師,天天幫我找題。”看著李明老婆臉上的不高興,和李明在一邊臉上一邊紅一邊白的感覺,白潔心里暗暗竊笑,又說了幾句話,李明很顯然非常怕老婆,臉上已經快沒色了。這時剛好有人叫李明的老婆到對面家里幫幫忙,李明的老婆叨咕著去了,李明回身對白潔說,“你和她說什么啊,這她不得和我急嗎?”

    “呵呵,我還沒說什么呢?我要和她說,我是來和你睡覺的,她是不是得殺了你?”白潔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一只腳抬了起來,裙褲向下面滑去。露出了到膝蓋的一段穿著黑色鏤花絲襪的小腿,白潔把那只小腳放在了李明的腿上,慢慢的蹭著,一邊碰到了李明的陰莖上,用小腳揉搓著,李明的陰莖一下就硬了起來。

    “我的腳好不好看?”白潔用他穿著絲襪的小腳隔著褲子玩著李明的下身,一邊用那種嬌里嬌氣的聲音逗著李明。

    “快放下,你干什么呢,一會兒她回來了。”李明一邊想讓白潔這樣,一邊嚇得夠嗆。

    “你不讓人家來的嗎?人家想啊,咱來一次啊!”白潔裝作要解褲子,嚇得李明趕緊站了起來,要跑的樣子。

    “哼,給你不要,以后少找我,要不別說我告訴你老婆。”白潔一看目的達到了,站起來要走。

    “別的啊,下次有機會的吧。”李明又賊心不死的說,“等著吧!”這時李明的老婆也回來了,白潔告辭走了,說李明沒有找到書,看著李明老婆那種鐵青的臉色,白潔知道李明這下可慘了。

    回來時候的心情就好的多了,白潔把頭發披散了開來,一身飄逸的打扮惹得路上不少人回頭,白潔好像今天才感覺自己這么漂亮。

    在街上的白潔忽然想到了那個東子,那種異樣的快感,聽讓她回味的,想想,白潔笑了笑。回到家去了。

    白潔回到家里,王申今天也沒有出去,在家里洗衣服,看著白潔飄飄灑灑的回來,怎么也沒有想到美麗的嬌妻剛才是去一個男人家里送上去給人玩的,招呼著白潔“老婆,外邊熱不熱,剛才孫倩來電話找你了”

    “老公,你真能干啊”

    白潔在王申的身后抱住王申,豐滿的前胸在王申的背后緊緊的壓著,軟乎乎肉乎乎的感覺,讓王申不由得心里都一顫。白潔以前很少和他這么發嬌的,這種香艷的感覺讓他眼前竟然出現了早晨白潔性感撩人的樣子,真的是自己干的,怎么一點感覺也沒有,白潔走了之后,王申仔細的檢查了自己的下邊,一點干過的痕跡都沒有,內褲都是干干凈凈的。再說要是自己和白潔作的愛,看早晨白潔的樣子,弄的肯定很激烈,怎么能一點都不記得了呢?

    看著白潔和他親熱了幾下就進屋去了,那扭動中晃動的小屁股,柔軟的腰肢仿佛有一種神秘的韻味,自己的愛妻肯定哪里有點不對了……

    “妹子,咋沒找姐姐出去玩呢?”孫倩在電話里問。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鬧了。”白潔一邊打電話,一邊脫下了褲子,露出黑色的內褲和到膝蓋的黑色薄花絲襪,中間一大段粉白細嫩的大腿,修長渾圓,散發著健康的光澤。

    “東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來玩,昨晚玩的過不過癮啊?”孫倩在電話里輕笑著。

    “別亂說,他想他的唄,跟我有啥關系。”白潔把兩條絲襪都脫了下去,提上了一條花的寬松的裙子“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興的嗎?”孫倩還在說著。

    “再說吧,去我在給你打電話”白潔看王申進來就掛了電話。

    這一會兒,白潔就有點坐立不安,雖然她不想出去,可心里確實有點想去逛逛,可還不好和王申說,王申忙活完了,一看沒有做飯呢,就又忙活著要做飯,白潔心里覺得挺對不住王申的,抱住王申的一只胳膊撒嬌“老公啊,你這么累了,晚上咱倆出去吃吧。”

    王申巴不得的同意了,兩人穿了衣服就出去了,鬼使神差的白潔就和王申來到了和孫倩去的迪吧旁邊的飯店,兩人找了一個角落里的屏風圍著的一個隔斷里面,兩人要了菜,等著上菜,一邊閑聊著。

    旁邊的另一個隔斷里顯然是一群社會混混,大呼小叫的喝著,白潔皺了皺眉頭,王申要了瓶啤酒,慢慢的喝著。

    隔壁的幾個人毫無顧忌的大聲吹噓著搞女人的經驗,說什么在迪廳的衛生間干了多少個了,有的還是處女呢,白潔聽著他們說話,心里直門發慌,王申在那里卻是從來沒有去過那種地方,根本不相信,一邊還用很不服氣的口氣和白潔說“吹牛,現在的年輕人太能吹牛了,哪有那么不要臉的女人,哼!”白潔用筷子挑著一條菜,迎合著老公“那是啊,吹牛唄。”

    這時那邊一個挺粗的聲音說“這些事,你們誰也不如東子厲害,東子號稱不隔夜情郎,從來都是當天拿下。”

    白潔一楞,果然聽到東子那熟悉的聲音“三哥,少扯了,誰能比過你,少女殺手啊。”

    “呵呵,東子,給兄弟們講講經驗,咋能當天晚上就放倒。別象虎子似的,整個作臺小姐,搭了好幾千,才摸著逼,一摸還弄一手,哈哈,是讓人剛干完。”那個叫三哥的粗聲粗氣的說著。

    “對付女人啊,你得知道她喜歡啥,討厭啥,你首先得能接近她,讓她沒有戒心,象上次我和老四在酒吧碰到那兩個小妞,一看就是剛出來的,還純呢。你就得裝作有錢,有那種豪氣,還得顯得有風度,社會上有地位,這樣你就能吸引她們,到了該上的時候,不能象虎子似的不下手,你得心狠,半軟半硬,說點什么愛情什么的,她就迷糊了,趁熱打鐵,灌醉了就上,現在這社會,你猶豫一個小時她就可能不是處女了。”東子在那里侃侃而談,那些人都沒了聲音,很顯然真的在聽。

    王申夫妻二人也沒有說話,王申也在聽著,白潔心里卻有點忐忑,和東子的事情她很后悔,可是畢竟有過那一夜的激情。

    “上次那小姑娘,我就借了九哥的車用了一圈,在那小姑娘家樓下就給開了,純處女啊。在后座上,也使不開勁,回來老四都看到我雞巴上的血了吧。”

    “那是,真的,上面全是血絲”有個聲音說著。

    王申聽著也已經明白說的看來是真的了,莫名其妙的有點興奮的感覺,心里還很心疼那些小姑娘怎么這么不知道自重,卻又很想那個男人為什么不是他。

    白潔心里只盼著快點上菜,快點吃完,離開這是非之地。

    “現在不流行找小姑娘了,一方面是處女少,再說小姑娘都學鬼了,玩兒可以,費錢啊,有的小姑娘你怎么都行,反正就是糊弄你錢,特別是開過之后,有的比小姐都猛。現在流行找少婦,特別是那種富婆,三十多歲的,人錢都得啊”東子在那里繼續講著女人的經驗。

    “可不是,就說三哥你找的那個小晶吧,剛開始的時候多純啊,咱們說句臟話都臉紅,你看現在混的,上學也不咋去了,在迪吧好像就讓人干好幾次,昨天跟老四睡的吧,老四,整幾下子”好像是另一個聲音。

    “跟我回去的時候還飄呢,褲衩都不知道誰給扒去了,整個小屁股都濕乎乎的,早晨又干一次,兩次。”老四挺不好意思的說。

    小晶,是不是就是那個小姑娘啊,白潔心里一驚,最近自己心里很亂的,也沒注意,開學看看小晶來不來吧。

    “聽說你上次弄了一個剛結婚的小媳婦兒,聽小剛說長的老水靈了,身材還好,屬于讓人一看就想犯罪的那種”三哥的聲音繼續說著。

    白潔心里開始怦怦的跳,知道說的就是自己,生怕他們說出什么話來,讓老公聽見。

    “那真是極品啊,不是那種出來瞎混的,純粹的住家少婦,我那天要不是連喝酒帶下藥,根本就上不了,不過,這種女人,一旦上過之后就好辦了,你功夫再好點,那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東子喝了口酒“那小娘們,衣服沒脫你心都蹦,衣服一脫,那身材,皮膚,奶頭都是通紅通紅的,下邊你干進去就好像浪一樣的一波一波的,還很快就高潮,弄一會兒就渾身發軟了,不像有的老娘們,你干一宿她都沒反應。”

    “聽你說的,雞巴都硬了,來喝酒,啥時候你整過來,下點藥,咱們大家都嘗嘗”一陣亂糟糟的喝酒的聲音。

    白潔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說出什么孫倩或者她的名字,還好沒有說,可是她也明白了那天為什么能和東子,原來是下了藥了,心里不由得恨死這個東子了。

    王申聽得下身也都硬了起來,對這種放蕩的女人,王申一直都有著色心,總想自己為啥不碰到,可就他這種色膽,碰到了也是白扯,他卻總是存在著很多的幻想,想著自己能有好多的艷遇。

    兩人沒說什么話,吃過了飯,白潔就急急的和王申回去了,走的時候白潔就生怕被東子這伙兒人看見。到了家,王申就急不可待的摟抱白潔,白潔心里想著這些事情,沒什么情緒親熱,可又不好拒絕老公,就順著他讓他脫了她的衣服,王申很想和白潔在沙發上做愛,可白潔已經躺到了床上,他也不大敢開口,怕自己的嬌妻害羞,如果他知道白潔在家里的床上、餐桌上都和男人做過,估計都得吐血。

    上的快,下去的也快,王申在白潔身上動作了幾十下,就滿臉通紅的趴下了,軟軟的陰莖很快就從白潔身體里滑了出來,白潔一邊是很不滿足,一邊卻奇怪的想起了趙振那射了之后還很硬的陰莖。

    星期一就已經是開學了,白潔早晨換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襯衫,下身肉色的絲襪和一雙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開了長發,在頭頂夾了一個紅色的發卡。

    學校里的教學樓和家屬樓都已經開始施工,高義忙的焦頭爛額,還好有市里的王局長照顧著,錢都已經很快到位了,剛剛忙出了點頭序,今天開學了,他從施工現場走回辦公室的時候碰到了白潔,從上次白潔和王局長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過之后,他一直沒有看見白潔,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潔這個嬌媚的女人好像總能給他眼睛一亮的感覺,特別是這兩天白潔一直沒有間斷做愛,走起路來柔軟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種別樣的風情,粉白的臉上還是淡淡的畫了點眼線,眉目間好像更多了一點媚氣,以前白潔走路的時候不敢太挺胸,怕別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現在白潔總是高高的挺著自己的乳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時候都會看到乳房顫巍巍的感覺。

    高義看著這個怎么也喜歡不夠的女人,這個性感在骨子里,嫵媚在眉目間的美麗女人,心里竟然也有點蹦蹦的跳,有一種尿急的感覺想干點什么。

    白潔看著高義的眼睛,那種火辣辣的欲望讓他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過。

    兩人擦肩而過的瞬間,白潔身上淡淡的體香飄入高義的鼻子里,仿佛飄到了高義的心里,看著白潔圓滾滾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給她放倒。

    白潔座在辦公室里,心里想著剛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說的就是這個小晶了,剛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著小晶,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小背心,好像是帶了有墊的那種乳罩,顯得乳房高高的在胸前挺著,露著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條很小紅色裙子,里面竟然穿著黑色的內褲,一動就能看見,一雙白白的長腿,穿著紅色的一雙水晶拖鞋,描著黑黑的眼影,長長的睫毛,眼睛放蕩的四處飄著。

    “白潔,你過來一下。”高義過來叫她。

    白潔起身跟著高義走了過去,身后的兩個老師交換了一個曖昧的眼神,眼睛都盯著白潔豐滿圓潤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頭。“嗯……”關上了門之后,高義就緊緊的摟著白潔親吻起來,吻的白潔幾乎都要透不過氣來,腳尖也不由得翹了起來。

    高義的手很自然的從白潔套裝的領口伸了進去,隔著絲質的襯衫摸著白潔豐滿的乳房,白潔從來都是穿那種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覺不到厚厚的墊子的感覺,直接就是那種軟軟的,豐滿的肉感,白潔軟軟的靠在高義的身上,不知道該拒絕還是心里很喜歡的感覺,當男人的手從白潔的裙下深了進去,沿著滑滑的絲襪摸到了最柔軟的陰部,白潔抓住了高義不斷摸索的手,“不要,別摸了……”

    高義的手又滑到了白潔圓圓的屁股上,褲襪緊緊的裹著的屁股俏皮的在白潔的裙子下翹著,兩個人摸索著,高義就把白潔弄到了辦公桌的前邊,白潔一邊說著不要,一邊被高義摸的氣喘吁吁的。

    高義一邊推開白潔不斷的拉扯著的小手,一邊把白潔轉成背對著他,他一雙手從白潔背后伸過去,握住了白潔的一對乳房,一壓就把白潔壓的趴在了辦公桌上,“不要啊,快放開我,不行啊”白潔翻身想起來,高義一邊壓著她,手不斷的揉搓著白潔的乳房,一邊嘴唇在白潔的耳垂上親吻著,弄的白潔渾身不斷的酥軟,“寶貝兒,這個電話送給你的,你喜歡嗎?”白潔的頭旁邊放著一部包裝著的新手機,是一部諾基亞的,很貴的電話。

    “我不要,你別來了,我不想在這里啊”白潔還在作著掙扎。

    高義的手伸下去,撩起白潔的裙子,白潔肉色的絲襪下是一條紫色的內褲,高義手在白潔的屁股上撫摸了兩圈,手就從絲襪和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一邊撫摸著白潔光溜溜的屁股,一邊就把絲襪和內褲都拉到了白潔的屁股下邊,白潔感覺到下身涼涼的感覺,和絲襪緊裹在腿上的感覺,知道屁股已經光了,也就不再無畏的掙扎了,再說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掙扎高義,還是在和自己掙扎。

    高義手摸到了白潔的陰唇,白潔渾身一抖,屁股的肉一緊,高義感覺到那里濕乎乎的,趕緊拉下了自己的褲子,把自己堅硬了很久的東西掏了出來,并沒有直接插進去,而是插在了白潔的兩腿之間,手從白潔衣服的下襟伸進去,撩開乳罩,抓住了白潔一對渾圓豐滿的乳房,一邊揉搓著,一邊把肉棒在白潔兩腿間抽動,碰撞著白潔嬌嫩的陰部,弄的白潔嬌喘吁吁,光溜溜的白屁股不斷的向上翹起,高義也不再耍鬧,手扶了扶,慢慢的插了進去,一直慢慢的插到了底。

    “啊……”白潔全身幾乎都趴到了桌子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腳尖用力的翹了起來,腳跟都離開了鞋子,小小的腳丫只有腳尖還踩在鞋里,灰白色的高跟鞋不斷的在地上亂晃著。

    “寶貝,你想死我了。”高義開始抽插著,身子壓在白潔身子上,手伸在白潔的衣服里,撫摸著白潔的一對乳房,屁股大力的來回運動著,大大的班臺上,美麗的白潔頭貼在涼絲絲的桌面上,上身的衣服松跨垮的,一雙大手在衣服里亂動著,灰色的套裙卷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屁股,肉色的絲襪和一條紫色的內褲卷成一團纏在大腿上,屁股用一種讓人看了血脈膨脹的姿勢用力的翹著。

    “啊……啊……哦……我不行了,你……啊……”白潔一邊輕聲的叫著,一邊嘴里哀求著,男人的陰莖每一次插入,白潔渾身都會全部顫抖一下,這樣的感覺爽的高義陰莖硬的好像更粗了,“寶貝兒,你真讓人瘋狂,每次都有不一樣的感覺,舒服死了!”“啊……哼……輕點頂”白潔嘴角流出的唾沫在桌上已經流成了一小灘。

    “啊啊啊啊!”高義正干的爽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一邊慢慢的抽動著,一邊接起了電話,白潔趴在那里不斷的喘著粗氣,“王局長啊,我在學校呢,”“什么,你馬上就到。”“好好,我等著您。”放下了電話,高義嘟囔著“操,來的真是時候。”下身卻沒有停,這時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再揉搓白潔的乳房,抓住了白潔的屁股,下身快速的抽插著白潔嬌嫩的陰道。

    “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啊……”高義射出精液的時候,白潔趴在桌子上都快昏過去了,屁股翹起著,陰部被高義干的紅嫩嫩的,濕乎乎的一片水漬。

    “快起來,寶貝兒”高義拍了拍白潔的屁股,白潔嬌喘著站起身子,找紙想擦擦下身,“死人,不讓你來,非得來”敲門聲已經響了起來,兩人一愣,白潔趕緊提上了絲襪和內褲,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裙子,收起了桌上的電話,坐在了沙發上,高義過去開門,王局長夾著個黑色的皮包走了進來,“怎么才開門呢,在屋里干啥呢?”一抬頭看見了沙發上的白潔,眼睛一下亮了“白潔在這呢。”白潔臉上此時紅撲撲的,頭發也有點亂,出氣還有點不勻,站起來,“王局長來了,那你們聊吧”起來就要出去。

    王局長卻給高義使了個眼色“白潔,我正要找你有事情呢,先別走啊。”

    “對啊,白潔,先別走了,陪王局長說會兒話,我去給王局長準備點茶水”一邊竟然開門出去了,順手竟然反鎖上了門。

    聽到鎖門的聲音,王局長把包放在桌子上,無意中發現桌子上有一灘水漬,王局長不是胡涂人,大概能想到兩個人剛才干了什么,本來他這次來就一直想著白潔,這時漂亮的白潔正在自己眼前,而且可能剛剛和高義作過什么,更是刺激的他欲火焚身,伸手拉住白潔軟乎乎的小手,順勢一拉,白潔的身子就靠在了他的身上,王局長的手不由得就不規矩起來,不客氣的想去摸白潔的乳房。

    白潔手擋住了王局長的手,她還沉浸在剛才的瘋狂中回不過神來,渾身軟綿綿的,看著王局長糾纏過來,她心里很不舒服,可是還沒有辦法,只好軟軟的擋著王局長摸到她乳房上來的手,“王局長,別這樣,讓人看到不好。”

    “妹子,我都想死你了,這些天,來,親熱親熱”王局長一邊說著,一邊用力的把白潔摟在了懷里,胖胖的大臉就貼在了白潔的臉上,熱乎乎的嘴唇在白潔滑嫩的臉上親吻著,一邊想去親吻白潔紅嫩的小嘴唇,白潔本來就剛剛被高義弄的高潮還沒過去,被王局長一摸一摟,渾身還是反應很強烈,身子直門發軟,一邊躲閃著王局長的嘴,一邊軟綿綿的想推開王局長的手,“王局長,放開我,放開我啊,哎呀。”

    抱著白潔凹凸有致的身子,感受著胸前一對鼓鼓的乳房壓在身上的感覺,王局長下身已經堅硬的不斷的碰著白潔的小肚子,王局長揉搓著美麗少婦成熟的肉體,還在想著辦公桌上那一灘水漬,他沒有想到那是白潔嘴里流出來的,還以為是兩人做愛時屁股留下來的,想到這里,一下把白潔抱了起來,放到了辦公桌上,白潔嚇了一跳,雙手不由得就抱住了王局長的脖子,座在辦公桌上的白潔,雙腿垂在桌子邊上,手抱著男人的脖子,“你干什么,哎呀,放我下去。”白潔想跳下去,可王局長已經緊緊的貼在了白潔身上,手順勢就從白潔的裙子底下伸了進去,滑過豐潤的大腿,就摸在了白潔軟乎乎的下身,隔著絲襪和內褲,王局長都感覺到了那里的濕熱,王局長迫不及待的用手胡亂的往下扒著白潔的內褲和絲襪。白潔已經被王局長弄得渾身軟綿綿的,腦子里也迷迷糊糊的了,想著今天也不能幸免了,不如快點讓他弄完了得了,就在桌子上欠了欠屁股,內褲和絲襪就被王局長拉了下來,王局長把白潔的絲襪和內褲拉到了膝蓋的地方,已經看到了白潔內褲中央的地方濕了一大片,手摸了一下還粘乎乎的,白潔看著王局長摸自己內褲那里,臉一下紅了,剛剛和高義干完,被王局長發現,白潔心里臊的厲害。

    王局長不光沒有生氣,反倒明顯的非常興奮,抬起白潔的右腿把內褲和絲襪從白潔右腿上脫了下去,脫絲襪的時候王局長摸到了白潔白嫩嫩的小腳,不由得愛不釋手,“妹子,你的腳怎么也長的這么漂亮呢?”白潔的腳很小,而且白白嫩嫩的,連腳跟都是白嫩嫩的,五個小腳趾都胖乎乎的,從大到小的趾甲都是圓圓的,涂著淡淡的粉紅色指甲油,整個小腳一個漂亮的弧形,看不到一點骨頭的樣子,而且還沒有一點肥的感覺,摸上去滑滑的軟軟的嫩嫩的。

    此時的白潔,穿著灰色的套裙,仰座在辦公桌上,一條腿垂在桌子邊上,脫了一半的肉色絲襪和紫色內褲都掛在膝蓋的地方,白皙的右腿光溜溜的被王局長抬在胸前撫摸著。灰色的窄裙亂糟糟的座在屁股下,從白潔的雙腿間已經露出了白潔肥鼓鼓的陰戶,上面軟軟的趴服著幾十根油黑的陰毛,王局長此時也已經按捺不住,解開自己的褲子,連內褲一起都脫到了腳下,雙手抓住白潔的兩條腿,一下抱了起來,白潔雙腿都曲在了胸前,挺難受的,就躺了下去,下身挺了起來,王局長手摸到白潔的陰唇,濕乎乎的弄了一手,心里當然知道是高義留下的東西,低頭一看,白潔以前粉嫩的一對陰唇總是緊緊的閉著,現在卻微微的敞開著,露出了里面紅嫩嫩的肉,而且整個陰部都有一種充血一樣的紅色,濕乎乎的一大片。

    王局長手扶了一下陰莖,找到白潔陰門的地方,很輕松的一下就滑了進去,但是里面的肉還是緊緊的裹著王局長的陰莖“妹子,剛才跟高義玩的挺厲害啊,里邊還熱乎乎的呢。”

    白潔閉著眼睛躺在辦公桌上,胸前的套裝敞開了壞,但是白色的花邊襯衫還穿著,但是薄薄的白襯衫下邊,豐滿的一對乳房輕輕顫抖更是讓人浮想聯翩,感受著王局長的陰莖插了進來,屁股的肉還是微微緊了一下。聽王局長在那說,臉微微有點熱,沒有出聲。

    白潔的下邊很滑,王局長弄起來很輕松,不由得王局長就加快了速度,兩人交和的地方傳出了響亮的水聲“撲哧、啪……滋……”哧溜哧溜的摩擦聲更是不絕于耳,白潔也微微的發出了按捺不住的呻吟聲,紅潤的嘴唇微微的張開,能看見粉紅的小舌頭都在嘴里輕輕的哆嗦著,整個身體在桌子上前后的移動著,垂在王局長身后的兩條腿不斷的晃動著,左腿上飄浮的絲襪伴隨著白潔腿的踢動幾乎都飄了起來。

    王局長干的興起,抱起白潔的兩條腿,都架在了肩膀上,下身更加深入的抽送著白潔紅嫩的陰唇,白潔的屁股都已經離開了桌子,這樣的插入讓白潔渾身不斷的顫抖,“啊……輕點……哎呀……”白潔叫了一聲,想起這是辦公室啊,趕緊把手伸到嘴里咬著,不斷的發出忍不住的哼叫和喘息。

    等了半天的高義估計差不多了,再說也不能把人家王局長扔在辦公室里太長時間啊,就輕輕的開門回來了,一進外屋就聽到了白潔嬌里嬌氣的哼幾聲,而且好像還是捂著嘴一樣含含糊糊的,還有那種撲哧、撲哧的性器摩擦的聲音,從他這里看過去,王局長背對著他,上身白色的半截袖襯衫,下身的褲子都堆在腳底下,兩條肥腿光著,一個大大的白屁股前后的有力的晃動著。左邊的肩頭露出一只穿著灰色高跟鞋的小腳,一條腿上的絲襪飄蕩著從王局長的背后垂下,另一個肩頭露出一只白生生的小腳,腳趾都用力的翹起著,雖然看不見白潔的樣子,也能想出來白潔現在的樣子多么誘人。

    伴隨著王局長呼哧呼哧的喘氣聲,高義看見王局長的大屁股緊緊的頂在白潔的身體上,屁股上的肉不斷的緊縮著,白潔的兩只小腳也都緊緊的蹦了起來。

    王局長不斷的喘著粗氣,放開了白潔的腿,提上了褲子,用一條手帕擦著臉上的汗,白潔還不知道高義回來了,躺在桌子上,小手還塞在嘴里,嘴角都是口水的痕跡,臉紅撲撲的,胸前的衣服亂糟糟的了,襯衫下擺都已經拽了出來,顯然有手從里面伸進去過。裙子都已經卷到腰上了,陰部就那么在桌子上敞開著,下邊的地方雖然看不清楚,高義也能想象得出是什么樣子,一條光溜溜的腿垂著,另一條腿上穿著半截的褲襪,褲襪的另一條腿掛在膝蓋上,紫色的內褲卷在大腿上,灰色的高跟鞋還掛在腳尖上晃蕩著。香艷的樣子看的高義都有點受不了了。

    “王局長,累了吧,喝口水。”高義遞過去一杯水,王局長看見高義,略有點尷尬,接過水坐在沙發上。

    白潔此時也看見了高義,趕緊座了起來,整理身上的衣服。

    “別害臊了,都不是外人,呵呵”王局長笑著說。

    “哈哈”高義陪著笑,剛才自己干過白潔,王局長肯定是會知道的了,讓他撿了自己的剩飯,高義當然有點不好意思。

    白潔已經穿好了衣服,裙子上都是褶皺,屁股的地方還濕了一塊,“哎呀,你看看,咋整啊”“沒事沒事,一會兒我用車送你回去,先在這坐會兒吧。”王局長趕緊說。

    看著白潔起來后,桌子上的一片水漬,高義正在那里浮想聯翩呢,想著白潔的屁股怎么在上面扭動來著。

    “我不坐了,下邊可難受了,我現在就走。”“好好好,這就走。”

    高義先去看看外面沒有人,三人就趕緊出去,上了王局長的桑塔納轎車,白潔和王局長座在后邊,高義告訴司機向白潔家里走去。

    “妹子,下月啊,咱們教育局組織優秀教師旅游,我給你報上了,去桂林啊。”

    “這可是好事啊,白潔,我都沒去過桂林那,那地方好啊。”

    “到時候再說吧”白潔心里真的很想去,可是當然知道這兩個人是什么意思,有點不敢去也。

    白潔回到了家里,才感覺真的好累啊,躺在床上渾身發酸,不由得罵這兩個人快把她弄散了。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