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12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12章

    淫辱少婦

    兩個人一前一后離開了杜澤生的公司的大樓,張敏知道自己不能幸免了,只有哀求他不要告訴自己的老公了,本來以為小王會去賓館開房間,可是小王卻把她領到了他住的單身宿舍,這里經常有老公的同事出入,張敏在門口猶豫了,可是小王一把就把他拽進了樓,張敏也不敢在這里拉拉扯扯,只好進了黑洞洞的樓道。

    屋里非常凌亂,床上扔著兩本色情雜志,被褥都在那里堆著,在亂糟糟的被上竟然還扔著一條女人的絲襪,上面有著干涸了的水漬。

    進了屋,小王就迫不及待的把張敏拉到了床邊,把她壓倒了床上,手就伸到張敏粘乎乎的陰部亂摸。

    “等會兒,我把裙子脫了。”張敏推著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脫什么,就這樣才好看呢,看見你這樣我都要射了。”

    男人的手撫摸著張敏裹著絲襪的修長的腿,男人很快就脫下了褲子,臟兮兮的東西已經硬得向上翹起著,男人光著屁股騎到了張敏身上,張敏以為她要插進去了呢,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過身子,粗大的陰莖伸到了張敏的嘴邊,他的頭伸到了張敏的雙腿中間,

    “你要干什么?”張敏從來沒有經受過這個,用手推著男人的身子,男人的陰莖在眼前晃來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低下了頭,把薄薄的內褲拉到了一邊,熱乎乎的嘴唇已經碰到了張敏濕乎乎的陰部。

    張敏渾身一顫,兩條腿不由得夾緊了,開襠的絲襪讓張敏的下身顯得更是淫蕩,小王細致的舔著張敏的陰唇、陰毛,甚至是尿道口。

    張敏在強烈的刺激之下不停的顫抖,可是就是不去含男人的陰莖,連眼睛都不敢睜開。

    男人舔了一會兒,翻身起來,騎到了張敏的胸上,張敏的衣服已經弄得都是褶皺了,男人把陰莖頂到了張敏的嘴上,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沖張敏的鼻子,張敏緊緊的閉著嘴,扭過了頭。

    “快點,騷貨,跟我裝什么正經。”小王把陰莖不停的在張敏粉紅的嘴唇上撞著。張敏來回的晃動著頭,眼角已經有了點淚光。

    小王一看這樣,也就不再強求。分開了兩條腿,把陰莖頂到了張敏的下身,張敏此時順從的把兩腿翹了起來,裹著絲襪的雙腿夾著男人的腰。

    男人的陰莖從內褲的邊緣插了進去,濕滑的陰部連點阻擋都沒有,就進入了張敏的身體。張敏此時渾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沒有脫,只是剛才掙扎的時候掉了一只高跟鞋,連內褲都穿在身上,可是卻已經被男人的陰莖插進了身體。

    男人抱起張敏兩條腿,撫摸著滑軟的絲襪,下身開始抽送。

    張敏的陰道里還有著剛才男人射進去的精液,抽送起來粘孜孜的。一雙裹著黑色絲襪的長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著,一只腳上還穿著黑色的高跟鞋,張敏的雙眼緊緊的閉著,忍受著這個無賴的奸淫。

    張敏的老公李巖下班了,幾個人一邊走一邊還在說著“小王這個小子跑哪里去了。”

    “一定又是陪女朋友去了,親熱親熱。”

    “對了,李巖,去我們那打麻將啊。”

    “嗯…好吧,可不能太晚。”

    幾個人說著話,奔單身宿舍走去。

    此時的張敏正趴在床上,裙子都卷到了腰上,白嫩嫩的屁股翹起在男人的小腹下,內褲被拉到了腿彎,一

    頭直板的長發全披散在枕頭上,整個臉埋在枕頭里,不時發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寶貝,我要射了,好爽,啊…”小王一陣哆嗦,整個身體一下壓到了張敏身上,張敏也是渾身一顫,下意識的翹起了屁股。

    兩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分開,小王的陰莖還濕漉漉的插在張敏的身體里,小王赤裸裸的趴在一個穿著一身性感衣服的女人白嫩的屁股后面,小王還是一個長得很猥瑣的家伙,身體很黑廋,家伙卻很大。

    兩人剛要分開的時候,外面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和開門的聲音,門開不開就有聲音喊起來了。

    “開門啊,小王,不去上班在家里呆著。李哥來打麻將來了。”

    李巖也調侃著說“和誰在屋里呢,門還鎖上了,再不開我們可要砸門了。”一聽到老公的聲音,張敏的汗一下就下來了,緊張的看著小王。

    小王趕緊一把拉過被子,把正趴在床上的張敏蓋住,一邊趕緊起來穿上褲頭。

    張敏只來得及把自己的提包拉到被子里,連內褲都沒提上,外面的人就進來了。

    幾個人進了屋,一眼就看見了床上還有一個人,一只穿著黑色絲襪的腳還露在外面,都以為是小王的女朋友,挺尷尬的都沒有過問,李巖看見地上的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很眼熟,也沒多往心里去。

    看見小王的樣子,都知道兩個人在做什么,也就沒多問。幾個人在那里閑扯,一邊使著眼色,說到對面的屋里去打麻將,一看沒什么事情,小王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來了,把手伸到了被里面,摸到了張敏光溜溜的屁股,一邊看著這幾個人,“夠手我就不去了,我還有事呢。”

    李巖也是一個色大膽小的家伙,看著這樣的情景心里癢癢的,使著眼色小聲問小王,“誰呀,是你女朋友嗎?”

    小王下流的把手指伸進了屁股縫里,在張敏粘乎乎、濕漉漉的地方摸索著,幾個人都看見被子下的女人身體在抖著,不由得心里都慌慌的。

    “新認識的。”李一聽,心里真是有點嫉妒,和羨慕。剛認識的就能上床,可他做夢也想不到,被子里光著屁股的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的愛妻在短短的下午時間已經被兩個人在身體里射精。

    幾個人一邊說著,一邊到那屋里去了,小王關好門,掀開被子,一看張敏下身流出的精液在屁股底下的床單上流成了一灘乳白色的液體。小王的手伸到張敏身下撫摸她豐滿的乳房,剛握住那對柔軟的肉球,張敏已經站了起來,臉上都是淚水,用手紙擦了擦下身,穿上內褲,拎起提包向外面走,小王趕緊拿了把傘跟在身邊,在外面用傘擋住張敏的臉,張敏匆匆的離開了老公的單位。

    晚上李巖回來得很晚,雖然張敏已經睡了,還是把她弄醒,讓她趴在床上。第1次用這樣的姿勢和張敏做愛,李巖作的非常興奮,心里在想象著自己的老婆就是那個趴在被子里的女人。

    張敏也知道自己的老公是怎么想的,想著下午的事情,心里竟然不由自主的在老公亢奮的抽送下興奮起來。自己翹起了屁股,讓老公插的更深一點,李巖感覺著張敏身體里一下一下的顫栗,更是興奮得不能自已,雙手把著張敏纖細的腰肢,陰莖大力的在張敏的身體里出入著,發出了響亮的聲音,伴隨著張敏低聲的呻吟。

    結婚這么長時間,張敏是第1次和老公做愛的時候感覺到了興奮和高潮,完事之后,張敏在心里很快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接觸過的這些男人,老公真的也就是低等水平,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