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之白潔(白潔) 第25章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25章

    早晨,高義經過一夜好睡,很早就起了床。這些時日,高義收斂不少,也沒太多機會讓他跟女人纏綿,下身就漲硬挺拔,見妻子美紅睡得香甜,夢中還笑意溢然,一張粉臉嬌俏緋紅,不由得勾起了一陣欲念,坐到了她的鋪中,雙手就在薄被下摸索著,他從她的小腿開始,在膝蓋盤旋著,那里肉呼呼的,還有一小窩,一直延伸到了她的大腿,美紅的肌膚肥膩滑潤,他再往上,觸手的是她濕透的內褲,心里想,這女人,幾天沒顧得調弄,就濕成這樣。沒一下就撫到了美紅的要害,高阜的肉堆上,陰毛雜亂結做一綹一綹地,兩片肥膩的花辨周圍潤澤濕漉,還有大腿根部上的斑斑白漬。他越想只覺得不對,就是她夜間思春,也不至于流出這么多、這么濕,偏偏另一只手按著的床單上濕淋淋。他心頭一冽,頓生了好多的疑惑,四處張望了一回,搖醒了酷睡的美紅,悄聲問" 怎么回事,莫非夢中讓鬼奸了。" 讓他這么一問,美紅心中也一驚, "怎么啦,不是你做的嗎。"高義氣急敗壞地忪開褲帶,朝里張望著" 我做的還會不知。" 美紅知道瞞不了他,就沒好氣地說" 遇著了賊子,讓他強奸了。" 就摟過高義的頭,在他的臉頰上親咂了一回說" 就興你浪蕩,不許我偷一回腥嗎。" 說完,放蕩地一笑" 快別生氣了,到了地方我讓你樂一回吧。" 高義也知道跟白潔的事是瞞不住她的了,也知美紅平時在外對性事不大斂點,犯不得跟她計較,索性就說" 這可是你說的,我等著你。""有你樂的時候。" 美紅燦爛地一笑,兩個人含情脈脈地溫存起來。

    要不是白潔叫著她老公王申,孫倩這一覺不知還要睡多久,她見白潔兩眼發黑,那漂亮的大眼睛周圍有了討厭的黑圈,知她一夜沒睡好,但卻還起得那么早。

    孫倩麻麻蹭蹭地套了鞋子,那鞋是臟了點,她找了紙巾坐到鋪沿試擦著,猛然發覺了上鋪的王申正鬼頭鬼腦地伸長著腦袋,從她敞開了的衣領往里瞧得熱鬧。

    孫倩嘴角浮起了譏弄的微笑,反而把自己一個身子彎得更出,如同設下豐盛宴席準備相陪彼此一飽胃口似的。孫倩清楚那兩個東西已完全顯露在他的眼皮底下,本來夏天里她的乳罩就是特別輕薄而且半托的那一種,夜里睡覺她又解去了后邊的扣子,春筍般的肉球在她的胸前白生生地搖擺,奶頭更像兩只猛禽一樣不安分,不住地瞪著兩只艷麗的紅眼睛從里往外探頭探腦,窺測時機,泄露春色,欲擇人而噬。

    白潔還在喳喳不休地數落著丈夫身上的衣服,還打開提包替他重拿出新的來,翻弄之間不由把她自己的內衣褲也抖落出來,孫倩覺得白潔現在更有女人味的了,看她那些貼身的小玩藝,花花綠綠輕薄性感,也跟著有幾條丁字型的內褲,孫倩想著那個時候一定好好戲弄她一番。突然,她的眼角一個熟悉的身影一晃而過,那高大的身影總是讓孫倩心中悠然一蕩,她再也顧不得在王申前面賣弄風情了,就是一只鞋帶子也扣不嚴實,就追著那身影而去。

    孫倩絆絆磕磕地終于在車廂的盡頭追趕上了林力,孫倩說讓他等著,彎下腰去將一邊的鞋帶扣上,林力見她的身子曲曲折折,柔軟非常,比起美紅那豐盈圓潤卻是另一風韻。他對孫倩說,我正要到餐車那里給高義和美紅買早點,孫倩就說她也餓了,也正要到餐車里去,兩人就相伴著朝餐車走。車廂的過道本來就狹窄,而且還來往著很多人,他們也只能一前一后地走,孫倩走在他的后面,見他搖晃著寬敞的肩膀,她知道自己這次終于遇見了一粒欲望的種子。她突然發現這個比她想象還要年輕的男孩,實際上在無論是情緒還是其思維方式和她都有很多相似的影子,連存在于眉宇間的那種肆意特輕狂的無所謂,還有老噙在嘴角的那一絲看上去帶點輕蔑的笑。她想,這是一種欲望的種子,就像當年也是充滿了欲望的她自己。

    因為是早晨,餐車的車廂里也沒多少人,他們找了一角落坐下。孫倩為他叫了雙份的火腿煮蛋,而她自己卻是面包牛奶,服務生端上來時,他很興奮地說" 你真是善解人意。" 孫倩縱聲大笑地說" 是知道你消耗過多。" 他不懈地盯著她的臉看,那種迷離的眼神讓孫倩暗然心動。她將整個身子靠到了椅子的后背" 認識美紅好久了。" " 從大一,第1次坐火車回家。" 他很隨意地回答,眼睛肆無忌憚地在孫倩高聳的乳房停留著。孫倩拿著了那杯牛奶,隔著玻璃杯了那濃稠的牛奶,他的一個身影變得扭曲。" 對她獻上了你的處子之作。" " 大一了還是處男,那不成笑話了嗎。" 他放聲大笑。" 告訴你,我十五歲就不是了,讓一個同學的媽媽竊取去了。" 孫倩毫不動容,盡管她的心里感到了驚訝,但她的臉上依然茫然,還是那付春風洋溢的笑意。" 大學的校園里不乏豐胸圓臀的青春女孩,你說我能受得了那誘惑嗎。" 他咄咄不休地說。孫倩一面和他說話,一面老是不放心嘴唇膏上有沒有黏著面包屑,不住地用餐紙在嘴角上揩抹。小心翼翼,又怕把嘴唇膏擦到了界線之外去。她笑著說他是欲望的果實。他也笑著認可。卓下她和他的腿有意無意地觸碰,帶著彼此明白的挑逗。她藏在餐卓下的一只腳沒穿絲襪,高跟鞋褪了下來,因為圖舒服。林力不是踢她的鞋,就是踢她的腳,好像孫倩一個人長著幾雙腳似的。

    兩枚欲望的果實都在爭先恐后地表白,卻沒有想要為這欲望找一個出口。他說,你再看我,我就把你弄上床。她說,你再看我,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當欲望赤裸裸地擺到了卓面的時候,他們卻突然覺得應該結束了。美紅如天降神兵,悄沒聲色地出現在他們跟前。" 我說怎么去了那么久啊,原來是遇到了孫老師,難怪就動不了腿。" 美紅把兩只茁壯的胳膊合在胸前,縮著肩膀向他冷冷一笑。

    怪聲怪氣的說。" 一起吃吧。" 孫倩只是在喉底里哼出這么一句。臉扳得紋絲不動,眼睛里沒有笑意,嘴角也沒有笑意,連鼻洼里也沒有笑意,然而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一點顫巍巍的微笑,隨時散布開來。覺得自己太可愛的人,是熬不住要笑的。

    美紅就緊貼著坐到了林力的旁邊,揚著手招呼服務生,側過臉柔聲地問他" 你還要叫什么。""不了,我夠了。" 林力說。三個人就僵持著,林力是無奈的,臉上有了些不自然汗珠,美紅的眼光卻是挑釁的,對著孫倩平靜的臉,散發出來的是匕首一樣銳利的氣息。

    " 昨晚還睡得好吧。" 美紅對著他脈脈含情地說" 你知道,我好滿足的,一下就入睡了。" 聲音不大,但足夠讓孫倩聽到。林力就窘迫地望了望孫倩,嘴里含糊地應道" 還好吧。" 美紅演戲一樣逗弄著眼前的小情人,孫倩相信,她傾斜著的身子此時一雙大腿已撂到了他的腿上。終于,林力站起了身" 你們坐吧,高校長正等著哪。" 說完,頭也不回,揚長而去。

    " 孫倩,你不能這樣。" 美紅憤聲地說。孫倩慢慢地喝著剩下不多的牛奶,好久才吐出一句" 別橫眉瞪眼,這樣男人不喜歡,林力更不喜歡。" 快近傍晚,列車終于到了桂林,他們這一行人,在導游的引帶下,很快就在一家不大的賓館瑞安頓下來了。南方特有濕熱的氣候,讓孫倩渾身不舒服,一到了房間,她就顧不得跟同寢室其她人寒喧,就撲進了洗瀨間。她盡致地將自己淋沐個夠,這才圍著浴巾出來。就聽見趙振的老婆在抱怨著這賓館擋次太低了,教委太茍刻,讓四個人住這么個房間。孫倩顧自從皮箱中拿出內褲乳罩穿上,再搜出一襲黑色的短裙,裙子的料子輕盈密密地織滿了各色閃光的飾物搖晃生輝,她怕攪亂了頭發便腿從下往上提,一拉到臀部那裙子便顯得緊窄,她就不敢太用力屁股靈活地扭動著,終于讓她提了上去。那短裙卻是背心型的,只有兩根細小的帶子吊在肩膀上,把兩條圓潤如藕的臂膊和一大截后背都展露出來,彈性高聳的胸脯在薄薄的料子中更顯豐滿,出得了房間,尋找白潔他們去了。

    從樓道上,她遇到了熟悉的或不熟悉的就問,弄得其它人都覺得奇怪,進了白潔的房間,卻是冤家路窄,白潔是和美紅住到了一起。而且兩個人看來已很熟絡了,正淡笑風生地各自品評著身上的衣服,見了孫倩進了她們的房間,白潔就挽著美紅的胳膊" 這是孫老師。" " 見識過了。" 美紅笑意盈盈地朝孫倩伸出手,孫倩見換過了那身制服的美紅,已沒了那種英氣逼人、颯爽凜凜的感覺,倒顯著嫵媚柔悅更有女人味兒了。" 走吧,我請你們吃飯。""上哪兒啊,一會兒不是有飯嗎?" 白潔就將手伸過在孫倩耳邊紛亂的卷發梳理了一下。

    " 哪兒也比這破飯好吃,到這好地方,不四處轉轉。" 孫倩過去挽著她們兩個的胳膊。剛出房門,就見高義和王申找她們來了,高義一下見到了三個美女,就笑吟吟地說" 正要請你們吃飯哪。" 王申也對她們三個粉妝玉琢艷光四射的女人更是目不遐接,一雙眼睛好像不夠用了,一會這邊一會那個,對她們依次脧視個夠。特別是孫倩,眼睛顧及是多了點,美紅是他上司的老婆,藍白相間的連衣裙里也是曲折有致波浪起伏,一頭長發飄渺紛飛,但他沒敢心有奢望。

    出門后,沿著大街一路晃蕩過去。不只是王申,大街上,過往的行人也都不禁對三位嬌俏可人的少婦頻頻注目,街邊的霓虹燈閃閃爍爍,南方城市特有的一派如煙如夢、心旌搖蕩的繁華展現在她們眼前。

    " 倩姐,還沒吃到飯,你身上都盡是窟隆了。" 白潔親熱地攪著孫倩的纖腰說。孫倩說輕輕拍打她" 說什么哪。" " 你看街上男人的眼光,不像箭一樣快射穿你了。" 白潔笑得咯咯叫。孫倩頓然醒悟" 也是,單獨一個美女就已嘩然,兩個了應該轟動起來,別說我們三個。""那就地動山搖,交通癱瘓。" 美紅也湊上說。" 幸虧交通還暢通。" 孫倩說。高義在一幢古撲雅致的建筑前面很紳士地問她們幾位女士" 就在這吃怎樣。" 孫倩見那上面蒼勁的大字上書聚香居,就說" 看來不錯,就這吧。" 上得了樓,找個干凈的包廂,服務生就端來了茶水,白潔就挨著孫倩坐下,湊到了她的耳根說" 你看你,奶頭子都現出來了。沒戴那個啊。""去你的,大熱的天,不戴個輕薄的。" 孫倩說,美紅就跟著說" 人家有本錢,戴跟不戴還不是一樣。" " 是啊,我又沒跟著老公,想要怎樣就怎樣。

    " 孫倩反唇相譏著,眼睛還挑畔地對著美紅,白潔就拍著她們的肩膀" 你們怎了,怎么像是銅牙遇見了鐵嘴,沒完

    沒了的。" 美紅深知道這樣下去,斗到底只落個兩敗俱傷,聲音就柔了下來" 說著玩的,孫老師別當真啊。""那會啊,走到一塊就不容易,大家就是好朋友了。" 孫倩借著臺階,也表示出友好。白潔就高興地拍了手,三個女人劈劈啪啪地打著,笑做一片。埋頭對著菜單的王申不解地抬頭來,見撕鬧到一塊的三個女人,就叫著" 來個回鍋肉吧,女士菜。"" 不要不要,白妹子,給你老公點個火爆腰花補一補吧,看都累那樣了。" 孫倩輕推白潔的肩膀起哄著。白潔就咯咯地笑著,臉卻起了紅暈" 去你的,還是給高校長點一個吧,別苦了美紅姐姐。" " 哈哈,你真是怕苦了美紅妹子?" 還沒等美紅回擊,孫倩就怪聲怪氣地接了口。白潔的臉更是紅云纏繞,拿眼急速地掃了高義一下,低下了腦袋。美紅明白了孫倩所指,又見白潔嬌羞的樣子,就斂聲默口不再惹弄白潔了。

    沒會兒,幾個人點夠了菜,孫倩一定要喝酒,大家也覺得難得這么高興,就要一瓶五糧液。酒剛一打開,那特有的濃郁純香就彌漫在房間里,菜也精致豐盛,而且還有幾種本地的野味。每人的懷子里都倒滿了酒,王申最先舉懷" 高校長,我得敬您一杯,這么長時間也沒請您喝過酒,我家白潔您多照顧了。" " 王申,這你真得敬一杯,高校長對白潔那照顧的才好呢。" 孫倩就大笑著慫恿,把高義說得也不好意思起來,赴忙站起身來,喝了一杯。白潔就狠狠地在孫倩的腰間掐了一把,她就大呼大叫" 哎呀,王申,你老婆掐我,你管不管啊。" " 王申能舍得管嗎,你就忍了吧,哈哈,誰讓你瞎說。" 王申一時還沒反應,倒是高義先說了話。" 好啊,你們都欺負我,來,美紅妹子,咱倆喝酒。" 孫倩見跟兩個男人討不了好,就轉而對著美紅了。美紅其實不勝酒力,只是讓孫倩這樣一邀,勉強跟她喝了一懷,早已是天旋地轉。

    白潔一沾上酒臉就紅得熱烈,俏臉上如降霞籠罩,大眼睛里汪汪波瀲,身上那件牡丹圖案的襯衫解開了鈕子,影綽能讓人見到了里面黑色的奶罩,身子也放肆地東顛西歪,黑白相間的裙子也撩至腰間,盡露兩條裹在黑絲襪中的大腿直至根部。她醉眼蒙朧地對丈夫說" 老公,咱倆結婚的時候都沒有喝交杯酒,今天,我敬你一杯。" " 來來,就在這補一個交杯酒。" 孫倩最喜熱鬧,拍著手說。王申就跟著愛妻交臂相傍地喝下這杯。那邊美紅也覺得有趣,就要高義也跟他喝交杯酒,高義心里不大樂意,但還是照葫蘆畫瓢跟王申白潔他們一樣,眼里卻肆意地直盯著白潔,微醉的白潔俏臉嫣紅,一簇頭發忪忪地挽了個鬢,欲墜不墜,已飄散了好幾綹,貼在她的臉上更是嫵媚。

    孫倩就見在他典大的肚皮下面,那褲襠里蠢蠢欲動的一堆,突然,美紅用手就在那地方拿捏了一把,孫倩就放聲大笑,高義拿眼緊盯著她,美紅也對孫倩露出了笑臉。王申過來說" 不好意思了,冷落了孫老師,來來,咱倆喝一杯。""好啊,說出個理由來。你們那是交杯酒,跟我喝算什么。" 孫倩就放縱地對著他說。

    王申說不出理由,只是尷尬地不知所措。孫倩就舉杯上前" 別呆了,算是同事,就不能喝嗎。" 王申從不曾讓孫倩如此青睞,一個溫香軟玉的身體緊緊貼著他,把個豐盈鼓圓的乳房都挨到了他的手肋上。就興高采烈地說" 對對對,同事之間。" 一杯不夠,又再喝一杯,一瓶酒就快見底。美紅說聲對不起,拿著手紙想上衛生間,白潔也跟著說等等她。就起來往外走,裙子底下顯得很玲瓏的兩只小腿,一絞一絞,花搖柳顫地走出去。美紅知道后背一定許多眼珠子,更軟洋洋地陷著腰。腰很細,她若游龍游出門。

    高義見著自己的老婆出了門,手心汗潮了,渾身一滴滴沁出汗來,像小蟲子癢癢地在爬。他一下子就從王申懷中將孫倩擄了過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孫倩也不掙扎,嘴里叫嚷著你就不怕你老婆回來。卻也放肆地在他的懷里扭動,孫倩覺得屁股下面有一根硬如鐵稈的東西在頂撞著,心里暗笑這高校長,一大把年紀還那么容易沖動。一只手就在那隆起的一堆狠狠在捏了一把,高義夸張地大叫著" 你是想謀財害命啊。" 就還其人之身將手從孫倩的裙裾伸了進去,孫倩是穿著網眼的絲襪的,順著大腿直到了頂端,絲襪原來卻沒襠,就一下子觸到了她的小褲衩,一條窄小的帶子,兩邊露著很多柔軟的陰毛。高義在那萎萎毛發中捋去,手指把玩著孫倩兩辮肥厚的肉片,有些濕潤,又覺得那地方正咻咻地動,像小兒吮奶般地吮吸著。王申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兩個,盡管他的頭已疼痛欲裂,眼睛也快睜不開來,還是細瞇著,從高義掀起的裙子垂涎欲滴地直盯著孫倩大腿頂端隆起的一堆,襠下的布條已讓高義的手指挑開了,能見到孫倩兩辮肥美豐盈陰唇,以及烏黑的陰毛上面沾霜帶露,他也想撲上去,但腳卻不聽使喚,只能努力圓睜著眼睛,兩眼直瞪瞪地望著她,耳朵里嗡嗡地亂響,一陣陣的輕飄飄往上浮,差點昏厥了過去。

    換做別的時候,孫倩會是輕解羅棠投懷送抱,但這時候,她的心里想的是林力,正煞費苦心地尋方百計想溜走,剛好白潔美紅兩人進了來,她就挽著高義的脖子,跟他做出狂熱般的親吻,對她們笑著說" 呵呵,搶了你倆老公,真不好意思。" 白潔知道孫倩瘋了起來總是無所顧忌,但不知美紅會怎么的想法,畢竟她們認識不久,就赴忙說" 都別再喝了,結帳走人吧。" 孫倩步伐蹉跎地從酒店出來,一陣清爽的涼風吹來,讓她酒也醒了幾分。見走在前面的他們攜著已是一灘濫泥的王申,進了酒店大堂,就有意地跟他們拉開了距離,看著他們進了電梯,就在大堂上把電話找進了林力的房間,一個男人的聲音,過會,林力就接了。

    孫倩讓他下來,往酒店右方直行,她在那里等著,放下電話,就出了酒店。

    沿街種著小梧桐,一樹的黃葉子,就像迎春花,正開得爛漫,一棵棵小黃樹映著墨灰的墻,格外的鮮艷。葉子在樹梢,眼看著它招呀招的,一飛一個大弧線,搶在人前頭,落地還得飄多遠。有一種人,好像生下來就應該是欲望的果實,他或她也許根本不需要說一句話,或者做一個動作,甚至不需要一個眼神。但是他或她就站在那里,散發出來的卻像匕首一樣銳利的欲望氣息。

    孫倩和林力上了出租車,在司機的引導下,他們在江邊的一個賓館重開了房間。服務生拿鑰匙開了門,孫倩一進門便不由得向窗口筆直走過去。那整個的房間像暗黃的畫框,鑲著窗子里一幅大畫。那釅釅的,滟滟的江水,直濺到了窗簾上,把簾子的邊緣都染藍了。" 好了,麻煩把門帶上。" 孫倩聽見林力說話的聲音就在耳根底下,不覺震了一震,回過臉來,服務生已經出去了,林力倚著窗臺,伸出一只手來撐在窗格子上,擋住了她的視線,只管望著她微笑。他的臉龐天圓地闊,鮮紅的腮頰,有著濕眉毛,水汪汪的黑眼睛里永遠透著三分不耐煩,那是一種在不知不覺中很強勢地把人包裹,侵蝕,繼而使人迷失的力量。一下子就撩撥起孫倩的欲望,體內殘留的酒精推波助瀾地把她的熱血燒得沸騰,她用煙波飄渺的眼睛對著他,紅艷的嘴唇嘬起微微張啟。

    而這個欲望的果實是從來也不會抗拒的,作為一個果實,他愿意讓你來品嘗,他會把他最甜美的部分統統交給你。兩張口好緩慢地緊貼到了一塊,嘴唇剛剛觸到的那一瞬間,孫倩讓他很老練地舌尖拂了一下,只一下,她就整個身體騰空了,有一點暈眩的感覺。舌尖跟舌尖交相纏綿,也不知是在誰的口里,林力雙手已從她的裙裾進去,像螞蟻爬行般地蠕動。另一只手在她的后背上撫摸著,隔著衣服,他嫻熟地把她乳罩的扣子解了,隨即,又將她的內褲連同絲襪一并卸褪,空蕩蕩的感覺讓孫倩很是舒服。她強忍著想脫掉他衣服的欲望,把自己整個交給了他。

    林力自己把上衣脫了,他的肩膀寬敞,胸肌發達線條畢現,流淌著蜜一樣顏色的光彩,胸的中央有一撮稀疏的體毛,蔓延地向四周擴散,到了小腹已是密密麻麻地一片。他雙手從孫倩的腑下將她舉到了窗臺上,窗的外面,瑩澈的天,沒有星,也沒有月亮,孫倩的短裙已是撩到了腰際,露著兩條潔白晶瑩的腳腿,從窗臺垂落下來,分外地顯得修長。她把兩只手撐在背后,人后仰著,頭也后仰著,一襲長發已比飄散開來,像瀑布一般垂到腦后,有一種奇異地令人不安的美。

    兩人緊摟著久久都沒有動彈,孫倩渾身泛力癱軟,經過一陣激越的消耗,她體內的酒精和汗水都蒸發掉了,林力毛茸茸的大腿壓在她的腿上,他身上那些無數的汗毛像太陽射出的億萬道微光一樣,熱烈而親昵地啃嚙著她的全身,搔癢癢讓她覺得性感有趣。再一次親吻,舒緩而長久,這是她第1次感覺到做愛之后的親吻也可以這般舒服、穩定、不急不躁,隨即欲望更加撩人蕩漾起來。孫倩翻騰著身子,她將頭發一撩,露出了她尖尖的臉來。腮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胭脂,一直紅到了鬢角里去,烏濃的笑眼,笑花濺到了眼睛底下,凝成一個小酒渦。伏向了還臥著的他,用舌尖挑逗著他的乳頭,然后慢慢向下。舌尖溫熱的感覺讓他感到快要昏眩。孫倩用舌頭成功地對他作了一次深入而全面的認識,從他的乳房到腳趾,讓他喘息和尖叫,沒放過他身上的一滴小水珠,他的身體頎長優美,他的蛋蛋瘟曖干凈,含在嘴里的時候可以領略到性愛賦予對方無條件的信任感。她睜大眼睛,憐愛交加地看著他,白而不剌眼的帶著陽光色的裸體剌激著她。

    孫倩能感到一股股液汁從子宮流了出來,她跨坐到了他的身上,然后他就進入了,更加粗大更加得嚇人的陽具使她覺得微微地脹痛,也讓她覺得更加飽滿充實。她不由得聳動屁股,腰肢動人的扭轉沉落,快感源源不斷地蔓延到了全身,快意陡然之間讓她沉迷,不禁加快了套動的速度,嘴里嘰哼著發出低沉不清的吟哦。突然,她如同電擊了一般,高高舉起雙臂手掌插進了自己的頭發里,嘴里含糊不清地叫嚷著我又來了。一個身子,重重地從他的身體跌落到床上,林力像鯉魚打挺,見她雙眼翻白,口吐白沫,他絲毫不加憐憫,屹立在床邊,雙手擴開了她的大腿,挺著陽具猛然挑剌,一刻不停地縱送抽動。又是一輪高潮狂襲而來,而且相隔又如此的短暫,這使孫倩有點應接不遐。她強撐著支持著自己的身體,待到了覺得下面熱脹難奈,知道他也快要射了的時候,就掙扎地仰起來,緊接住他的脖子,林力如同病了一般地呻吟,狠狠地朝她一抵,就沉靜下來,孫倩的下面讓他那根東西暴脹得快要裂了一樣,就有如潮的一陣抽搐,歡歡地流淌而出,兩個人同時爬上了頂峰,隨后縱身一躍,飄浮在了云端里,搖晃著,升騰著。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