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最強道長(Mr星火) 第二百六十章 三界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射雕英雄傳 第二百六十章 三界

    “不過,就算不能收做弟子,多多交流也會有所收獲,對修行還是有很大好處滴。”嘴上念叨著,老道士迎向正飛下來的李鶴,抱拳打招呼道:“玉虛元始天尊門下二代弟子玉鼎,見過道友。”

    他自報家門的時候,通常都只說“玉鼎”,很少提到元始天尊。

    哪怕是原著中,被八仙女和天奴看不起的時候,也沒有提過,畢竟師承只是師承,元始天尊那么多弟子,沒有哪個會整天把師尊掛在嘴邊。

    這也算是道家跟佛家典型的不同了。

    佛門修功德,越抱團越好,道家修己身,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不過,若是在重要場合,自報家門也會提到師承,以表示尊重。而現在,玉鼎真人便是如此。

    “野鶴門,閑云道人坐下弟子李鶴,見過道友。”李鶴也打了個標準的招呼。

    只是跟元始天尊相比,閑云道人的名號,就沒人知道了。

    有時候李鶴都有些懷疑:自己師尊的那個名字,是不是個化名?沒道理實力那么強的一個人,卻在神話時代沒留下任何痕跡,連門下傳人,都以為他只是個普通仙人。

    “野鶴門?”玉鼎真人一愣。

    他印象中,可沒有這個門派。

    接著,又仔細打量了幾眼,開口問道:“不知道友你,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山門在哪里?貧道總感覺好像跟你師門有些淵源,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有點頭疼。”

    說著,他忍不住揉了揉腦袋。

    不是做作。

    真實的玉鼎,就是這樣,率真到看起來甚至有些瘋瘋癲癲,實則卻大智若愚,有著常人所無法理解的大智慧,以及極高深的修為。

    沒錯,極高深。

    玉鼎并非表面上看起來那樣,連自己徒弟都不如,還被小妖威脅,實際上他是正兒八經的金仙頂峰,走出自己的道,堪比大羅的那種。

    縱然是現在李鶴,也不敢說能勝過他,只從能看透的那冰山一角上來說。

    至于看不透的,說玉鼎堪比如來佛祖可能有點離譜,比文殊、普賢、觀音他們,卻未必會差。

    扯遠了,再說當下,李鶴被詢問山門,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回答。

    這個世界是沒有野鶴門的。

    “現在的話,算是沒有山門吧,反正野鶴門就貧道自己一個人了,四海為家,天地就是貧道的山門。”李鶴笑笑,說:“至于師尊,他曾經在東海花果山開辟洞府隱居,不過現在已經離開,洞府都被一群猴子給占據了,不說也罷。”

    閑云道人是花果山水簾洞最早的開辟者,這一點是他親口所說,不會有假。

    李鶴此時說出來,除了回答玉鼎真人外,也有著想要打探師尊身份的心思,就不知道能不能打探出來。

    “花果山?”玉鼎真人先是一陣迷茫,接著看一眼李鶴背后的“閑云劍”,突然一個激靈,說:“沒錯了,是他,也難怪了,這三界之中我算不出跟腳的,又有幾個?”

    見狀,李鶴不由好奇道:“誰?”

    玉鼎真人搖了搖頭,沒有回答,而是道:“你師尊用的是個化名,那所謂野鶴門怕是也子虛烏有,他實際上……唉,現在很多東西都不能亂說,總之,他只是用‘閑云野鶴’自比而已,嚴格來說你我也算是同門師兄弟,以后別道友來道友去那么生分了,貧道癡長幾年,以后就叫你‘師弟’吧!”

    李鶴聞言一愣。

    玉鼎真人這個輩分的人物,師兄弟可是不能亂認的,除了玉虛元始天尊門下的十二金仙外,也就同為三清的太清、上清兩脈,可以師兄弟相稱。

    而這三者,需要用化名的,就算玉鼎真人不說,也清晰明了。

    “這個,不會認錯吧?”李鶴有些不確定地說。

    “不可能,人會認錯,功法錯不了,道更不會認錯。”玉鼎真人搖了搖頭,說:“不過,師弟你就算是猜到了,也不要跟別人說,不然搞不好會惹禍上身。”

    這番話,他難得用鄭重的語氣。

    接著不等李鶴回應,他就恢復原本瘋瘋癲癲的狀態,又道:“其實師承什么的,都不重要,我們要靠自己的本事名震三界。比如現在,我就準備再去收一個弟子,不要求太高,能把他教導成我大徒弟楊戩那樣,就可以了。”

    聞言,李鶴立刻道:“花果山蹦出來的那只猴子嗎?”

    涉及玉鼎真人的影視幻想不多,短暫的交流幾句之后,李鶴就基本可以確定,這個玉鼎是《寶蓮燈》系列里楊戩的那個師尊。

    因為在其它世界里,他的存在感真心不高,哪怕徒弟是三清門下“三代弟子第一人”的二郎神楊戩,存在感依舊不高。

    “對對,就是他,很神奇的一個生命。”玉鼎真人說:“作為當初女媧補天的‘源石’,他本就承載著將近三成的補天氣運,又衍生出西方佛門十七顆舍利子,一旦開啟靈智化作天生神圣,功德氣運會高到一種無法想想的地步。說句大不敬的話,未來怕是三清、如來,乃至天上玉皇大帝,都未必會有他的成就高,如果我能把他領進門,以后三界再論教導弟子,就沒有人可以跟我玉鼎真人比肩了。”

    說到這里,他露出了傻傻的竊笑,天真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個孩子一樣。

    但如果誰要是以為他真像表現出來的這么傻,那可就被他騙了——別的不說,能把孫悟空的跟腳知道得那么清楚,單憑這一點,他就超過了佛門燃燈、如來之外的所有人。

    要知道,哪怕是觀音菩薩,都不清楚孫悟空“無骨舍利”的身份。

    “補天源石?無骨舍利?”李鶴念叨著,明白了這里不是單純的《寶蓮燈》世界,還是《西游記后傳》世界,同時顯然也包含了西游記。

    甚至,連封神都有一部分,極不簡單。

    “對頭。”玉鼎真人點頭說:“當年女媧娘娘煉石補天,五彩石就是從那猴子的本體上取下來的,事后女媧娘娘得七成補天功德,而源石則占了三成。后來,西方佛門又把它弄過去,利用其功德衍生出了十六尊古佛,由此也將西方佛門的大部分氣運,匯聚到了這塊源石身上……因為并非佛骨所化,所以這‘第十七顆舍利子’,被稱為‘無骨舍利’,現在變成猴子,簡直是一塊難得的美玉。”

    說著,他一臉的激動,拉哈子都差點流出來。

    不是他失態,而是那孫悟空的跟腳,實在太深了,深到哪怕對玉鼎這個級別的人物來說,都有點嚇人。

    “這樣說,那猴子算是女媧娘娘門下的精怪,也算是佛門的根源,為什么會給玉鼎師兄你教導?難道佛門自己,就不能把他教導好嗎?”李鶴疑惑道。

    聞言,玉鼎真人立刻笑了,說:“這師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接著一番講解,李鶴算是明白了原由,同時也大致摸清楚了這個世界:首先,這里并不是封神世界,也非洪荒,因此沒有“七圣”的概念,也沒有鴻鈞,甚至不存在所謂的“混元大羅金仙”,頂尖強者都是大羅金仙級別。

    三清這邊,排位雖然跟封神一樣,但元始天尊曾經化身盤古開天辟地,是創世之神,基本就算是大道的化身,幾乎不會過問三界任何事,也無人類感情。

    太上老君作為三清老大,輩分是超級的高,但實力就相形見絀了,三代弟子楊戩暴怒的時候,都敢對他大呼小叫。

    而作為小師弟的“通天教主”,因為封神之戰被制裁,人已經不在了。

    不是死了,而是退隱了,或許還在三界的某個角落,或許已經離開了三界,總之徹底淡出了所有人的視野,玉鼎讓李鶴不要暴露師承,也是因此。

    一個已經不在的師尊,暴露了不僅沒有好處,還會有危險。

    此時的三界,表面上的平靜下,其實暗流涌動,三教跟西方佛門,也不和睦。

    女媧不是圣人,也不是仙,而是遠古大神。伏羲只是個單純的人類,地位崇高,象征意義卻多過實際,存在感也不是很高。

    而西方“二圣”,在這個世界是不存在的,“準提”從未出現過,接引原本是佛門大能,現在卻是排不上號的邊緣人物,連金蟬子都不如。

    原著中他投靠無天,因為辦事不利被干掉了,法力、地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跟封神中“混元”層次的“西方二圣”完全是兩個概念。

    也讓李鶴確定了,這里只有“西游”,并無封神。

    目前而言,如果說“三界”是一個“江湖”,那么佛門和道門,就是“少林武當”,屬于人才濟濟并且風頭正盛的時期。

    而天庭則是“朝廷”,名義上擁有整個“天下”,可實際上卻管不到昆侖,也管不到西方極樂凈土。

    佛門甚至自稱西天。

    另外,當前的玉帝不是天庭的開創者,而是繼任者,他老爸才是天庭的第一位天帝,但是早些年因為太過膨脹,被無頭刑天給打爆了,以至于只是“太子”的現任玉帝被推上臺前,成了個沒什么存在感的玉帝。

    當年天庭的老人,太上老君只是名義上歸他管,元始天尊嚴格來說還是他的上司,周天三百六十正身,也大都出工不出力。

    總的來說,這個世界除了“元始天尊”強得不像話,三清中其它兩位和玉帝都很弱,甚至未必能比門下三代弟子強多少。

    而佛門則比較強勢了,以金蟬子為界,頂尖高手少說也有幾十位。

    如來佛祖更是上清天尊走后,三界實際的“第一高手”,雖然一直以來沒有表露出任何謀奪天庭的野心,可若是從“西游后傳”的結局上看,未來三界顯然是以如來為尊,玉帝在佛祖面前都沒了平起平坐的資格。

    可以說,楊戩、孫悟空、無天,三個人,便是天庭的崛起、輝煌與沒落。

    當然,那些東西,就不是李鶴操心的了。

    他來這個世界就一件事,那就是修行,除此之外,什么道佛之爭的,都不重要,哪怕是欺師滅祖砍了三清,也沒人會在意。

    反正上個世界時,閑云道人說過可以放心砍,哪個不服,諸天歸一之后可以找他理論。

    “看來目前而言,佛門是不敢教導孫悟空的,不然以他成長的軌跡,天庭跟西天會直接干起來,只能另請外援,讓超然于一切之上的‘元始天尊’門下弟子教導。”李鶴恍然道。

    目前而言,雖然如來是三界第一高手,但并不敢直接跟天庭起沖突,西方佛門也沒那個實力。

    因為三界需要穩定,元始天尊及其門下“玉虛十二仙”不允許。

    只有無天那種鐵定涼涼的魔頭,才敢直接掀翻天庭。

    另外,西方佛門最終掌控三界的依仗,也是孫悟空,此時孫悟空還是個普通石猴,佛門的實力遠沒到可以跟天庭抗衡的地步。

    只有玉鼎真人,他教導孫悟空,無論捅多大簍子,都沒事。

    玉帝不可能去找元始天尊要交代,同時,能看出孫悟空跟腳的人,也不多,可以完美避開麻煩。

    “沒錯。”玉鼎點頭,說:“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只有我玉鼎真人,能開發出那猴子的力量,如果換個人去教導的話,‘領進門’那一步他們就做不到,更不要說精確的把握磨礪難度了,哼哼。”

    說到這里,他得意的笑了兩聲,仿佛后世的沙雕網友在裝13一樣。

    然而,他是真牛叉。

    接著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繼續閑聊,李鶴開始考慮起了,自己如何在這個世界謀奪氣運。

    楊戩已經有了師父,收徒孫悟空的事情,也只能玉鼎去做。

    西游是佛門的事情,修改天條看似事情不小,其實也就那樣,不是真正的大氣運,想要謀奪這個世界的氣運,最有效的方式,還是傳道。

    可是,在道、佛兩門的夾縫中,自立門戶?

    “玉鼎師兄,問你個問題,元始天尊他老人家,會不會在意道門沒落?”李鶴開口問。

    聞言,玉鼎笑笑,搖頭說:“道有小道,也有大道,道門只是‘小道’,真正的大道包含佛門乃至魔道,那才是師尊他老人家所在意的‘道’。幾乎可以說,只要三界秩序不亂,就算翻天了,他老人家也不會過問。”

    立刻,李鶴知道,自己要在這個世界干什么了。

    “來來來,我這里有上等的好酒,還有蟠桃盛會上都見不到的美味佳肴,咱們找個地方坐下,慢慢聊。”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股票开户哪家证券公司好手续费 焦作专业股票配资 青海福彩快3 11选五5开奖河北一定牛 配资炒股手法上上盈下载 福彩3d1000期综合连线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河北11选五任选结果 云南11选五遗漏前三直选 江西时时彩号码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预测 全天安徽快3最准计划 福彩3d每期计划 杨方配资平台 舟山飞鱼走势图 云南快乐10分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