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魔令(歲晏桃) 第四十二章 鏡像 下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前緣 第四十二章 鏡像 下

    “你的意思是,和林姑娘相像的故人,是秀秀?”孟清難以置信的反問道。

    傷疤婦人心虛地點了點頭,“因為秀秀并不是四嬸所出,也是在村口撿的。”

    她瞥了眼宋辭,惋惜道:“所以奴家才有了個大膽想法,說不定秀秀跟姑娘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且這位公子又如此疼惜自家的妹妹,若早來兩年,秀秀也就不用嫁給常家,引出后面這些事了。”

    傷疤婦人說著自己也難過起來,“只能說秀秀命苦。”

    孟清朝齊鶴看了一眼,見他微微頷首,心中踏實許多,“嬸子,現在除了秀秀,常公子可在宅邸之中?”

    “這,奴家便不知道了。”

    傷疤婦人慌慌張張垂下頭,半晌才憋出一句,“要不是常家擺了酒,奴家也不知常員外還有個獨子。”

    孟清接連又問了幾個問題,傷疤婦人回答的躲躲閃閃。

    顯然不愿再多透露。

    齊鶴拉了拉孟清的衣袖,眉間的殷紅黯淡了下來,“看來還是得去常家看看。”

    他轉過頭,瞧著一言不發的林歲歲,溫和道:“林姑娘,這事情來的古怪。不如讓宋公子與玥玥姑娘留在這陪你,我與孟姑娘先去常家打探一番,再做打算,如何?”

    林玥玥樂得清閑,連忙點著頭應允了下來。

    反倒是林歲歲,一直沒有出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宋辭雖然擔心她,可這兩人完全看不到黑氣,貿然前去,恐生變故。

    他心澄靜明,當即朝齊鶴與孟清朗聲道,“常家此行必然兇險,沒道理讓兩位只身涉險,宋某也一同前去。”

    “我也去。”林歲歲的聲音不大,倒是讓其他人都有些詫異。

    孟清好心勸道:“此事擺明是沖著你來的,你這樣去了,就是羊入虎口。”

    “不錯,林姑娘不如稍安勿躁,靜候佳音。”齊鶴也不贊同。

    林歲歲無所畏懼的笑了笑,“既然是沖著我來的,以我做餌再合適不過。況且,我也想去看看,那個秀秀是不是真的能預知生死。”

    她大致理清了一會即將要發生的事,但這黑氣引起的變數卻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那張臉,世上相像之人常有,一模一樣的卻少之又少。

    且依照秦柯難的性子,幻境之中也不應該出現如此迷惑之物。

    現在五人之中四人都要前去,林玥玥一時間舉棋不定。

    林歲歲想了想,悄悄伏在她耳邊說道:“我可聽說馮鳳是從后山進來的,要是你拔得頭籌破了幻境,她還敢趾高氣揚么?”

    一語驚醒夢中人。

    眼見林玥玥松動,林歲歲站直身子,朝其他人一笑,“行了,一起出發吧。”

    常家位于村中地勢較高處,因為走得是一段很長的上坡,眾人多少有些腿乏。

    好不容易到了常家宅邸,幾人都有些詫舌。

    不光門前一對白色燈籠高高掛著,就連周圍也撒了不少紙錢。

    偏生現在日頭西下,隱隱有了夜色。

    這里四處沒有遮擋,風吹過,刮的是嗚嗚作響。

    除了林歲歲與宋辭,其余三人都是面色煞白。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孟清一向耳尖,她一擺手,眾人全都停下腳步。

    “咔啦--咔啦--咔啦--”

    這聲音像是有人在拖著木板。

    林玥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往齊鶴身邊靠了靠,“齊大哥,咱們還進去么?”

    齊鶴與孟清有些猶豫。

    “哐當--”

    伴隨著“吱呀-”聲,引得三人齊齊打了個寒顫。

    林歲歲一步跨過門檻,朝還在發呆的三人招了招手,“里面沒人,進來吧。”

    宋辭站在院內,這里面的黑氣濃郁,與林歲歲身上的霧氣倒是涇渭分明。

    甚至也不愿圍繞在她的身邊。

    眼看林歲歲眉間藍光越來越暗,宋辭面色一沉,伸出手緊緊拉住還在四處張望的林歲歲。

    “跟緊我。”

    他的手指冰涼,牽住林歲歲順著黑色蔓延開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齊鶴幾人連忙跟上。

    常家大院到處都是以一片狼藉,雜草叢生。

    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生活的痕跡。

    幾個人穿過前院到了內宅,一棵參天榕樹便出現在眼前。

    枝干粗壯,樹葉茂密,將偌大的內宅上空遮的嚴嚴實實。

    林歲歲瞥了眼還在仰頭欣賞的林玥玥,悄悄從宋辭掌中收回手。

    “怎么了?”宋辭低下頭仔細端詳著林歲歲。

    她眉間的藍光好不容易亮了許多,這一松手,又被霧氣掩蓋了不少。

    “沒事,我想去那邊看看。”林歲歲編了個借口,挪開步子往林玥玥身邊湊了過去。

    但往常她從不主動接近林玥玥。

    宋辭若有所思的盯著她的背影,也悄悄跟了過去。

    他剛走近,原先長草的地面猛然塌陷了下去。

    而上面恰恰站著林家雙姝。

    林歲歲與林玥玥同時跌落。

    宋辭心里一緊,伸手就去拉離得近的林玥玥,連帶著自己也失去了平衡,向塌陷的地方狠狠摔了下去。

    然而,就在宋辭快要落入塌陷之中時,地面卻猛地合在一起。

    宋辭結結實實摔在了地面上。

    孟清與齊鶴聽到響聲與尖叫聲連忙跑了過來。

    兩個人扶起宋辭,他臉色蒼白,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指。

    孟清不明所以,捧過他的手仔細檢查了一番:“宋公子,你受傷了?”

    宋辭搖了搖頭,眼前總是浮現出林歲歲跌落時了然的神情。

    她似乎料到,自己會先拉林玥玥,所以才沒有伸手,甚至也沒有任何表情。

    “林家姑娘呢?”

    齊鶴左右看了看,兩個大活人說沒就沒了,這里果然有些東西。

    宋辭心口悶的厲害,指著面前的土地,言簡意賅:“這里。”

    齊鶴半信半疑地踩了踩硬實的地面,又撥開雜草看了看,果然有些新土被翻了上來。

    他悄悄與孟清咬起了耳朵:“八成是林姑娘推了玥玥,反被帶了下去。”

    “你胡說什么!”

    孟清白了他一眼,悄悄打量著宋辭冷峻的眉眼。

    果真越看越覺得在哪見過。

    齊鶴撇了撇嘴,蹲在原地隨意扒拉著雜草。

    來回扒拉了幾遍。

    指尖下的土壤卻越來越濕潤,他凝神往下一看,立馬聲音都高了八度,“有血!”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