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破河山(故里辭長安) 第一卷 雨恨云愁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奪帥 下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一卷 雨恨云愁 第一百一十二章 奪帥 下

    只是因為燕知微的話語太過于凄慘,其描述的死傷場景與自己等人前去查探的一般無二。加上文帝頒下的一紙詔書,才會一錘定音下來!

    襄王小世子李軒,身為異族,弒父欺君,乃是國賊!

    看著燕知微極度恐慌的深情,陸子儀立刻就判斷出了其當下所言才是真正的事實!

    這個變故讓陸子儀的腦中有些恍惚,心中燃起沖天火焰,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他上前輕輕捏著燕知微的下巴,字字句句的冷聲道:“燕校尉,你顛倒黑白已經是罪不容誅!如今因為你,害得我數萬襄軍二郎戰死,你……可知罪?”

    燕知微臉上已經淚水橫流,恍然的點了點頭,凸自反過來抱著李軒的腿慘叫起來:“小世子饒命啊!我已經答應你的要求,公布事實之后,能否留我一條狗命,我還不想死哇,小世子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李軒神色一片冷漠,望著腳下趴俯著的燕知微,只覺得有著一股極端的惡心!

    陸子儀大呵一聲,抬手扇了一個極為響亮的耳光,怒罵道:“你他嗎的燕知微,還是不是個男人。襄王之前救過你的命!你就真能安安穩穩的坐著鎮國將,給我滾下城樓去,跪在地上,把剛才的事實喊遍襄軍陣營!若是少了一人知曉,我定要將你活活剝了皮點天燈!”

    “砰”

    陸子儀這一腳極為的結實,將燕知微和其兩名親衛,從雄偉的城樓上踢飛了下來。他們一個個跪在地上,眼中流露出極端的求生欲望。膝蓋飛速摩擦著城中雪地,只是機械一般的重復大吼著:

    “我才是襄境罪人,我燕知微才是國賊!小世子是無辜的,殺害襄王的乃是南越的唐方言!污蔑小世子和襄王的,乃是大晉的文帝李溫老兒!”

    他們的聲音早已經嘶啞,除了燕知微外,其他的兩名親衛咽喉也早已經水腫,這種極端的死亡恐懼讓二人已經昏厥了過去!隨后便是無數的襄軍長戟將他們的身體捅成了破布!

    燕知微見到他們二人身死后更是不敢停下,強撐著自己僅存一絲的清明意識,再度大喊了起來。當下,燕知微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活下去!他已經顧不得自己膝蓋磨出來的血泡,他只是求著一線生機!

    然后,燕知微的話句就像是一股空前的滔天颶風,霎時間席卷了整個鎮南關軍中!

    隨著燕知微的不斷前行,越來越多的襄軍鐵騎明白了事實的真相,眼盈熱淚的他們已經快要窒息,只覺得似乎有一柄大錘重重的錘擊在自己的胸口之上!想到南越軍中的辱罵旗幟,他們恨不得徒手敲掉燕知微的滿嘴牙齒!

    隨后二十萬襄軍的眸子中裹雜著滔天的怒火,瞪向場中的燕知微,如果目光能夠殺死人的話,燕知微已經死去了千萬次!

    燕知微的膝蓋上活活的在地上拖動著,劃出一道深深的猩紅血跡,他的嗓子已經快要發不出來聲音,口中的話語微不可聞。到最后,只是一陣毛骨悚然的“嗬嗬”聲傳出。在不斷的重復揚聲中,他的喉嚨已經破裂了……

    “呸,你這個沒有良知的狗東西!”

    “燕知微,我覺得凌遲殺了你都不解恨!”

    “豬狗不如,你簡直是喪盡天良!”

    足足一個時辰過去,燕知微的臉上已經糊上了數層厚厚的唾沫星子,終于快要到了盡頭。

    就在這時,他抬頭望見陸子儀緩緩走了過去,臉上露出一股濃郁的喜色,強忍著嘶啞的喉嚨,求饒道:“陸將軍,還請饒我……”

    話音未落,陸子儀手中冒著寒光的鐵槍便洞穿了燕知微的胸膛,陸子儀的眼中有著一抹濃烈的厭惡,他甚至不想看見燕知微倒下的軀首一眼。

    “殺得好!”

    襄軍中突然大吼了起來,他們一個個面色激動,狠狠握拳!

    原來我們的小世子根本就不是所謂的異族!襄王李祝根本不是被李軒所害!

    一念至此,眾人在這刻都是猛然間抬頭,望向城樓上立于襄王銅像旁的那道俊朗身影,滿眼通紅。

    陸子儀將手中長槍杵在地上,埋首半叩了下來,面色激動的吼道:

    “襄境罪將陸子儀再次叩請小世子,率我大襄退敵!”

    只是短短的一月間,襄軍因為燕知微捏造的流言,他們已經面露風霜。此刻得知真相的他們,眼中同樣有著難掩的激動,嘴中也是一片干澀!只覺得那城樓上的身影,與記憶中神武的襄王緩緩的重合了起來!

    “慟慟慟慟!”一片整齊的下跪聲音,摩擦著身上的鐵甲嗡鳴顫動。映著落日的余暉,關內二十萬襄軍竟是猛的單膝跪了下來,他們飽經戰火洗禮的面容上,熱淚滾滾流淌,滴落在雪中冒著一絲熱氣。

    在這時整齊的大吼了一聲:

    “請小世子壯我大襄!誅殺唐方言!”

    洪亮的聲音似要吼動河山,在這鎮南關內不斷的回蕩著,就連樓臺上的積雪都被震得紛紛墜落下來。

    他們每一個人的眸子中都是呈現著激動之色!整個襄軍于此刻斗志再起!

    他們雷鳴般的話語猛烈的撞擊在李軒心頭,看著面前重燃斗志的襄軍,他壓住了將要涌出的淚水,拿起了襄軍戰旗,臨空一舉,揚聲道:“襄軍漢子們,明日辰時隨我出城破敵!挑了唐方言的頭顱!”

    “謹遵王命!”

    李軒望著面前黑壓壓的人頭,每一個人望向自己的目光都是充滿了一絲希冀。緩緩吐了口氣,輕輕的摸著身邊的襄王銅像,心中有著無盡的慷慨:父王……

    (晚上還有一更……)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