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寶寶,買一送一(淺淺未央) 第037章 差點沒被氣死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正文 第037章 差點沒被氣死

    已經基本確定孩子不是司安旭親生的,司金源心底已經樂開了懷,只是臉上裝出了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安旭這個孩子,這么大的事情,怎么一直瞞著我們呢,他父親不在了,我這個做二叔的,也算是他最為親近的人了,他也不告知一聲,就這么不把我看在眼里嗎?”

    司金源的惱怒是假,可落在孫管家眼里,他的惱怒卻是不摻一點假的。

    不過這個惱怒,倒是不是像他所說的那些話的字面意思一樣,繼承儀式即將到來,而且還有后繼有人這么一條關鍵的要求在那擺著,若不是少爺把小少爺保護的這么好,說不定還不一定能活的這么好好的。

    可心下腹誹是一回事,孫管家臉上半點都不敢表露出來,依舊是一副謙卑恭敬的模樣。

    “原來二爺竟是不知道?我們這還納悶著呢,小少爺都五個月有余了,怎么也不見二爺這邊來看一下小少爺,還以為是少爺和二爺都因著快到的繼承儀式正在忙著。但因著小少爺還小,也不太方便帶出去,想著以二爺對少爺的關心,肯定是知曉了的,所以沒有派人特地通知一聲,沒想到二爺居然還是不知道,還真是我這邊的失誤了。”

    孫管家在司家多年,向來是最知曉分寸的,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他向來都掌控的很好。

    這一番話,也是因著司金源的態度,著實讓他有些氣不過了,才有些過于不陰不陽。

    不過縱然是有些不陰不陽,司金源也無法直接發飆,畢竟孫管家說的好聽點是個管家,但說的難聽點也就是個下人,主人家的事,主人家不發話,下人還敢貿貿然的去通報不成。

    說白了,這事終究就是司安旭無意讓司金源知曉。

    特別是司金源還提及了繼承儀式,更是讓司金源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孫管家自是會看臉色的人,也知曉司金源臉色這般陰沉是為何,他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非常蒼白,有些驚慌還有些惶恐。

    “二爺息怒,我真的不是故意不給二爺報好消息的,只是,少爺說,小少爺還小,讓我們好生照顧著,我們真的不知道二爺不知道這個好消息。”

    好消息,可不就是好消息,氣的司金源就快要吐血的好消息。

    知道孫管家一直都是站在司安旭那邊的,也知道司安旭是鐵了心不想讓自己知道,此時再怎么發怒也沒用,反倒是失了自己的身份。

    思及此,司金源擺了擺手,阻止了孫管家的驚慌惶恐。

    “孫管家不必如此,安旭有后,我這個做二叔的居然這么遲才知道,難免有些情緒,司家又多了個后人,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么會生氣呢,你這話說出來,讓別人聽了去,還以為我和安旭之間有什么不合呢。”

    “二爺說的是,是我說錯了。”孫管家仿佛聽不出司金源那些話外之意一般,司金源剛剛一說完,他就非常順暢的接了上去。

    司金源又是被孫管家氣的差點咽了一下,抬眸掃了一眼孫管家,只見他依舊是垂著頭,一副謙卑恭敬的樣子,可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是讓他氣的想吐血。

    司金源心下暗罵了幾句,不虧是和他那個侄子一路的貨色,個個都是讓人這么惡心。

    “孫管家,我這這么久不來一趟,好不容易來一趟,你這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說錯,莫不是年紀大了?這老宅大大小小的事可不少,要是孫管家年紀大了,支撐不了了,可要開口啊,別弄垮了身體,老宅還打理不好啊。”

    司金源這是想要弄走自己?孫管家心下冷冷一笑,面上依然不動聲色,“二爺說的是,人來了就得服老,我一直和少爺說,讓少爺再找個年輕點的管家,可少爺粘著我當年跟著老爺子一塊走過來的情分,我也不好辜負少爺的這一份信任啊。”

    孫管家這話成功的讓司金源臉色變得難看至極,孫管家先是點出,人來了就要服老,映射著二爺一把年紀了還想著和司安旭搶位;二則又搬出了已逝的老爺子,說明白司安旭重情,也看在老爺子的份上,想要讓他在這里安享晚年。

    這兩樣都說出來了,司金源還是緊抓著不放的話,就真的是顯得來故意找茬的了。

    在司安旭手上也討不到便宜,就連在孫管家手上也討不到,司金源的心一下子就煩躁了起來。

    “怎么,難道你們家少爺還說了,連小少爺都不給我這個長輩見不成?”

    司金源自始自終都在找孫管家的茬,半句沒提他是來看司一諾的,如今冷不丁一句這么沖的話說出來,孫管家自是知曉他是心里不舒坦了。

    司金源不舒坦了,孫管家也就舒坦了,這讓司金源來著找到舒坦感了,以后還指不定隔三差五的來,少爺不得氣的臉都要黑呀。

    “二爺您這可誤會了少爺了,少爺怎么會有這樣的吩咐呢,不過是小少爺年紀還小,一天里覺比較多,剛剛您來的時候他還在睡著,現在我去看看他要是醒了,就讓人抱來給您見見。”

    孫管家說完,不等司金源回復,馬上匆匆的離開了,直接上了二樓,從二樓下去繞到了后院去,良久,等到司金源都有些不耐煩了,他才帶著抱著司一諾的張媽緩緩出現。

    看著司金源那黑的跟墨水似的臉,張媽腳步一頓,有些害怕,可孫管家心下卻是笑開了花。

    搶先一步在司金源跟前開口了:“二爺讓您久等了,小少爺剛剛醒來,又拉了屎尿,這怕弄臟二爺,收拾了一番才過來,所以耽誤了點時間。”

    孫管家這么一說,司金源也不可能再去計較了,再計較要是傳出去他司金源和一個半歲大的孩子較真,那他的臉面還往哪放。

    看到司金源的臉色緩和一點了,張媽才忐忑的抱著司一諾,往司金源走近。

    “小少爺,這是二爺爺,二爺爺來看你來了。”

    張媽一邊說,一邊把孩子遞到司金源的跟前,司金源壓下心底的暴躁,臉上還是有那么一絲的不耐煩,撇了一眼張媽懷里抱著的孩子,就這么一眼,他的神色就變了。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