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自力更生(中秋月明) 112、彎道超車的無知少女(感謝乖乖豬兜兜豬的盟主)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正文卷 112、彎道超車的無知少女(感謝乖乖豬兜兜豬的盟主)

    不用看,趙德柱只是聽楊倩描述了下,就知道怎么回事。

    應該就是在他過來裝空調的這段時間,馮曉婷他們也坐公車抵達學校。

    然后跟其他學生一起,目睹了一輛貼著“南云國際高爾夫”字樣的豪華大巴車上。

    下來一長串,提著統一小皮箱,穿著統一制服的高挑姑娘!

    簡單說,就像空姐一樣的風姿卓卓,瞬間吸引全校目光。

    還有人帶隊排列整齊報數,然后走進女生宿舍!

    本來新生們只是好奇的擠在藝術系和女生宿舍周圍,想看看舞蹈專業學姐模樣,現在到處一片歡騰!

    太特么爽了!

    簡直就是神仙學校!

    連楊倩、黃盼盼她們都八卦得不得了,趕緊沖回寢室打聽。

    才知道這二十位美女就是人家高爾夫球場派過來委培的新生!

    半工半讀兩年學制有薪水補貼。

    舞蹈專業的女生們聽了都羨慕,紛紛表示想轉專業。

    然后是劉江濤想起來,趙哥……不就是高爾夫系么?

    他這下堪稱掉進了二十金釵的福窩窩里!

    據說現在全校男生都在傳說大一趙德柱的神奇選擇。

    因為所有新生在錄取通知書上的專業是怎么來的,這個專業分配的原則都不知道。

    反正就是一枚專業幾個字的藍色印章蓋在印刷件的空位上,所有學生里都沒有高爾夫專業。

    之前黃盼盼她們帶著新生報名,也沒人再提主動選專業的事情。

    畢竟熱門的專業就那么兩三個,全都擠到一起,就業競爭大不說,沒人的系怎么辦?

    除了劉江濤他們那一批的,老師們也不允許再隨便調劑專業了。

    再說真沒有任何人問過高爾夫專業,那什么玩意兒啊?

    2003年的內地,能接觸到高爾夫的十八九歲年輕人,會選擇來讀這種野雞學校?

    這就是個悖論。

    懂的人不會來讀,讀的人絕對不懂,除非委培。

    只有趙德柱一個人主動選擇了高爾夫班。

    二十一個人。

    就他一個男生。

    反正,據說從聽見這件事,劉江濤他們幾個臉上就開始扭曲的露出詭笑!

    因為黃盼盼她們臉上的表情哦。

    好氣又好笑,想按捺控制又無比糾結八卦。

    最后跺著腳回寢室去準備開學了。

    周夢霞沒有手機,細聲細氣的問劉江濤:“回頭你找趙哥問下前兩次吃飯多少錢,我好做明細賬給他。”

    黃盼盼氣得跳回來,揪住閨蜜耳朵:“你還有心思管他呀!”

    周夢霞搖頭:“我很想幫趙哥做事,應該比跳舞賺得多。”

    同班同學對視兩眼,拉著走了:“那你自己給他打電話說,我有他號碼。”

    劉江濤他們幾個則深刻意識到了一臺手機是多么方便的存在。

    商量著怎么去了解下市場價格,多少也賺了幾百塊錢,基本都是這輩子頭一遭賺錢,還是興奮的。

    所以到晚飯時間碰見趙德柱,才有機會問他手機號碼。

    不過在學生食堂里面,幾乎所有大一男生都圍攏擠在這邊擠眉弄眼,恭喜趙哥成為大觀園里的趙寶寶。

    他卻只是笑笑,回寢室收拾東西才說:“玩高爾夫的都是什么人?老板,這么年輕漂亮的女生招來學高爾夫,目的是什么?”

    他還是把美女球童這幾個字咽下去了。

    純潔的大一新生們還想不到這么遠,不過劉江濤已經幫他把教材課程表之類都領回來了。

    說是一堆各種各樣的專業。

    其實很多課程都是一起上,大學語文、思想品德、外語、計算機基礎等等。

    沒有軍訓的高職學院,整個九月都是最為普通的各種公共課。

    趙德柱不懷好意的揣測,這是老龍根本沒準備好足夠的專業老師,先找些人來糊弄著拖延時間。

    但他沒吭聲,周曉波則匯報:“委培生今天也來報名了,四五百個,半數以上都是能源專業,其實學姐她們幾個都屬于藝校委培五年制,從高中到畢業一共五年,今年藝術系大一有三四十個,其他就是電梯、藥劑系的委培生,當然還有高爾夫系的二十個委培女生了。”

    說到這里,同間寢室的五個男生還是沒忍住再次嘖嘖稱奇。

    趙德柱壓根兒沒關心過美女,那種沒有挑戰難度的事情,對他來說毫無興趣:“搞建筑那幾個系呢?”

    就是他這么一問,周曉波馬上拉了丁偉出去打聽,他倆都是房地產專業的。

    面對很可能需要幫手的局面,趙德柱也沒說自己吃了癟:“今天我跟校長談了談,他說讓我當學校的學生會主席和高爾夫系的班長,我不知道這倆官有什么意思,反正以后我有事就招呼你們幾個一起做,有好處當然會給你們,愿不愿意?”

    所以說之前的付出,就等于是打通了信任度呢,劉江濤、秦迪和陳磊馬上使勁點頭:“愿意!肯定愿意,趙哥你確實沒得說!”

    趙德柱就恨鐵不成鋼了:“昨天那么好的機會,唱歌呀,找首合唱的問女生一起啊,熟悉點了拉拉小手跳個舞,沒準兒就勾搭上了……”

    他自己說得輕車熟路,幾個直男嘿嘿嘿的連連搓手:“所以才要跟你學啊!”

    “有機會,有機會,跟著你肯定有機會,學姐太漂亮了,說話都不敢說……”

    趙德柱差點嗤之以鼻,再漂亮還不是都是女人,老司機……這時候周曉波和丁偉回來了。

    劉江濤迫不及待的把形成小團體給他們傳達,丁偉還比較沉穩:“沒有,土木工程系和建筑工程系都沒有委培生,全都是我們一樣的新生,但是聽說有短期培訓班,湊足人就開班。”

    周曉波又匯報:“我表哥讀了大學的,他說過大學學生會要管很多事情,牛皮哄哄得很哪,幫老師抓違紀、查考勤,還有搞各種社團搞活動……”

    趙德柱臥槽:“還準搞社團?”

    粵東那邊說的社團,一定是港片里面銅鑼灣扛把子的那種。

    幾個來自小地方的應屆高中畢業生肯定也不懂,都一起臥槽。

    最五大三粗的劉江濤都考慮要不要去整個紋身了。

    趙德柱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干脆拍拍手掌:“走,吃夜宵,你們誰去女生宿舍那邊找她們幾個,我特么有手機都不打電話,這是把機會一次次留給你們,抓不住別怪我啊。”

    五個毛頭小伙子就是這樣對他死心塌地的。

    青春期的男生,這比高薪還能拴住人,他們還沒意識到錢的威力嘛。

    況且自身也不具備那種撩妹的功力。

    現在是又激動興奮又相互推擠,趙德柱無奈的教學:“就是不要臉,別這么扭捏,去不去?老子先去小火鍋坐上了,給她們說有事情商量。”

    結果除了最靦腆的秦迪,其他幾個居然要結伴而行才有膽量。

    趙德柱真是無語,用中指奉送給他們:“也行,也行,四個對四個,看你們能喊出來幾個。”

    結果他們剛坐下來,四個女生就笑得前俯后仰的跟著四個傻不拉幾的男生出來。

    楊倩還帶著濕漉漉的長發,拿毛巾隨手擦著坐在趙德柱旁邊:“剛洗了頭,這火鍋味兒又要沾上了。”

    正在笑話這四個直男,竟然跑到女生宿舍樓下齊聲喊她們名字,黃盼盼和周夢霞又飛快對下眼。

    趙德柱的騷操作就來了,輕描淡寫的從楊倩手里接過毛巾,擰成繩交叉絞住長發用力往下拉:“不干透的話,過幾年你就會喊頭痛了,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個愿意幫你這樣收拾頭發的。”

    穿著一身休閑運動服,擺出非常家居狀態的表演專業女生,被中年大叔的反殺轟成了渣。

    呆呆的看著這個幫自己擦干頭發的男生,說不出話來。

    就像當初那個擁抱大家的動作,明明是非常曖昧過分的動作。

    趙德柱做出來就是跟撿了棵大白菜那么輕松自然,完全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完全是個么得感情的少女殺手。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沪市股票指数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号码推荐 河北快三公告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是官网开奖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20190327 陕西11选5玩法及奖金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遗漏 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论文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188金宝博娱乐城百家乐 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2008-2018年上证指数图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 dnf幸运28群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app下载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