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嬌總裁苦追妻(一個大木瓜) 第五十三章 只要他愿意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十三章 只要他愿意

    離飯點還有些時間,老太太說要上樓,許梓倩便扶著她暫時離開了客廳。

    客廳里再次剩下來他三人,顧少澤幾乎不把安子墨放在眼里,旁若無人盯著季芯澄看,季芯澄被他看得不自在起來,才出了聲道:

    “我看園子里的花開得很好,出去走走嗎?”

    季芯澄略揚了聲,問安子墨。

    安子墨歪在沙發上翻手機,前面大家的談話他就不是很在意,現在更是沒興趣,擺擺手,頭也不抬道:“你倆去吧,讓少澤帶路,他很熟的。”

    季芯澄點點頭,也不等顧少澤,起身就向著通往花園的玻璃門走去。

    安家的花園有專門的園丁負責管理,應季的花卉開得特別好,一些不常見的奇種也多,季芯澄看著數著,頗有些目不暇接。

    跟在她身邊的顧少澤,五分鐘后終于問人道:

    “季芯澄,你真是出來看花的?”

    兩人正走到一大叢架起的粉藍色藤花下,不知是什么花,季芯澄正琢磨著,聽他這么問,回過頭來,“對啊,不然呢?”

    “你沒有什么要問我的?”

    “有啊。”

    顧少澤認真看著季芯澄,后者漸漸正了色,道,“當然有。”

    顧少澤等著她說下去。

    “但我估計你答不上來,為了你的自尊心,還是不問得好。”

    顧少澤蹙著眉,默了會兒后道:“說說看。”

    “這是什么花?”

    “……”

    “我就說了,你答不上來,還非要問。”

    季芯澄轉身走開,顧少澤大步跟上,在一棵玉蘭花樹下,從背后將人擁入懷里,扳過她的臉來,低頭就吻了上去。

    季芯澄身子向前,頭卻仰著向后,別扭的姿勢導致她氣息不穩,一急就咬到了顧少澤的舌頭。

    沒有很重,卻引她笑了起來,這一笑一發不可收拾,最終以顧少澤欲求不滿似地惱怒盯著她收場。

    行到途中的吻,男人讓她轉過身來,想繼續,季芯澄倒不肯了,抬手以指抵在他唇上。

    夕陽溫潤的光透過樹葉枝椏照在顧少澤眉眼上,季芯澄另一只手抬起,撫上他俊朗五官,想像著小時候的顧少澤,會是什么樣子……

    男人的表情也早已柔和下來,兩人距離靠得這樣近,他說話時,氣息都噴拂在她臉上。

    “許梓倩已經是過去式,季芯澄,我希望你時刻明白這一點。”

    又道:“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偽裝,不開心就不開心,想生氣就生氣,知道了嗎?”

    他聲音低低的,帶著些暗啞,是每次對著她動情時都會不由自主的模樣,季芯澄漸漸紅了臉。

    兩人在滿是玉蘭花芳香的樹底下相擁,她心里因許梓倩突然出現生出的隱隱不安,眼下已然在顧少澤的柔情中化去。

    有鳥兒停在林中,嘰嘰叫了幾聲又飛走了。

    季芯澄從顧少澤懷抱里退出來,兩人牽著手,五指相互交纏著,往林中走。

    季芯澄問起顧少澤,怎么對安母那么敬重。

    顧少澤道:

    “顧家和安家是龍城百年大族,兩家是世交,私交一直很好。我記事起,父母剛脫離家族出來創業,忙的時候根本顧不上我,看我跟子墨玩得很好,安伯母就時常收留我。漸漸地,我習慣了在安家的生活,甚至因為不回自己家而跟父母大吵。直到成年以后,學業重了,接著參加工作,才沒有經常住在安家。在我童年的記憶里,安伯母的陪伴始終多過母親,對此我很感激她。”

    季芯澄心下暗暗驚訝,原來,顧少澤跟安子墨關系這么好的。

    “所以,將你介紹給母親,是家族的事,我需要慎重準備,讓她一次就接受你,不想承擔風險,但安伯母不一樣,把你介紹給她,是我自己的事,只要我開心,她一定也會為我高興。”

    這番話,完全解釋了季芯澄先時對顧少澤行為的不解。

    季芯澄不由感嘆,“你是在我心里裝了監測器嗎?怎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她本意是來句玩笑話打趣他,沒想到男人順桿直上,曖昧笑道:

    “顧太太這是在向我表白嗎?說我已經住在你心里?”

    季芯澄紅了紅臉,不理會他的步步緊逼,這時見不遠處走過來傭人,像是向他們走來,便將顧少澤推開,迎上前去。

    “顧先生,季小姐,可以吃飯了。”

    果然,是來喊他們吃飯的。

    兩人一前一后竟到餐廳,大家已經在等著了。

    安輝坐在主位上,左右是安子墨和安母,許梓倩坐在安母身邊,顧少澤坐在安子墨身邊,恰好與許梓倩面對面。

    “小墨沒有提前招呼,晚餐就是平常的樣子,季小姐別介意。”

    安輝隔著長桌上的眾人,對坐在末尾的季芯澄鄭重道。

    “安伯伯您太客氣了,是我們叨擾了才是。”

    “說什么叨擾,你是少澤的女朋友,今后就是一家人了,有空常到家里來坐,你們年輕人都在的時候,這個家里就有生氣,我們也都喜歡的!”

    聽安母這么說,季芯澄由衷地對她一笑,想到舒顏和她的孩子,那這個家里最反對的大約是安伯伯了。

    傭人開始上菜,顧少澤目光始終落在季芯澄席上。

    又是替她拿水,又是替她遞叉子,有些刻意地殷勤,他平常不這樣的。

    季芯澄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顧少澤,目光不由一錯,只見對面許梓倩正定定地盯著顧少澤的動作,神情有些黯然。

    難道他是做給前女友看的嗎?

    季芯澄覺得顧少澤有些幼稚,決定不再理他,要什么都自己動手,看準了不給他機會表現。

    “芯澄性格這么好,小澤他沒有欺負你吧?”

    安母的詢問,打斷了季芯澄的思緒。

    她忙抬起頭,回予一笑,咬唇道:

    “其實,我的脾氣也不是很好。”

    “是啊,是她欺負我的多。”

    顧少澤接過話,真像是父母面前告狀的孩子,那模樣叫季芯澄心下一緊,怔在那。

    安母聞言,笑了起來,嗔他道:

    “我才不信,你小子打小就主意多,意見還大,哪個能欺負了你去!”

    顧少澤聽她這么說,竟笑了起來,那笑容極明朗,季芯澄想著他什么情形下對自己這么笑過,似乎沒有……

    安母又對季芯澄道:“芯澄,小澤要是欺負了你,你來找安伯母給你作主!”

    季芯澄笑著,見對面許梓倩低著頭專心用餐,臉色不是很好看,也就沒有再接安母的話。

    安母只道季芯澄內向,話題便漸漸轉到顧少澤工作上,很自然地,安父也加了進來,一頓晚餐因有安母的指引,很是融洽而溫馨。

    季芯澄有一刻竟生出錯覺,要是未來的公公婆婆也能這么相處,就好了。

    晚餐是西式菜,飯后甜點上來時,安父是不吃甜點的,準備離開前,他對安子墨道:“你吃完了到我書房一趟。”

    安子墨不知是懼怕還是厭惡,頭也不抬,回道:

    “我一會兒還有事要出門,有什么事您就在這里說吧!”

    季芯澄想到先前安父對安子墨砸古董書的情形,大約安子墨是怕父親的。

    安父儼然生氣,但還是坐了回來,將擦手的毛巾遞給身后的傭人,然后道:

    “我們已經給你談好了婚事,三個月后就訂婚,在這期間,你最好給我安分點。”

    “我能拒絕嗎?”

    “你覺得呢?”

    “……好,我知道了。”

    安子墨低著的頭始終沒有抬起來過。

    安父瞪著兒子,有些恨鐵不成鋼,余光看到顧少澤,似乎更加生氣了,嘆道:

    “你要是有小澤一半讓我省心就好了!”

    “您口口聲聲要我跟少澤一樣,他能娶自己喜歡的女人,我能嗎?從小到大,我只能聽你的,除了這個,我還能干什么?什么都不能!”

    安子墨忽然站起身,冷硬的腔調令準備要走的安父停下了腳步,然后在眾人屏息注視下,安子墨將餐巾狠狠一摔,憤怒地離開了餐廳。

    安父站在那里,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然后以手扶額,身子猛烈一晃,被身后傭人手快扶住:“先生小心!”

    顧少澤望了眼安子墨離去的方向,皺了皺眉,起身去幫忙扶著安父回房。

    季芯澄直目送顧少澤的身影離開餐廳,才回過頭來,見許梓倩怔怔盯著她看,似乎不再避諱,直問季芯澄道:“季小姐準備要和阿澤結婚了嗎?”

    看來是安子墨的話,讓她這么問的。

    季芯澄一時沒有措好詞,沒很快答上來。

    許梓倩目中有什么一閃而過,但神色如常,轉而笑對安母道:“伯母,我吃好了,您呢?”

    “我也好了,我們上樓吧,我真是有點累了。”

    安伯母似乎還沉浸在兒子對他父親的那句質問聲里,帶著憂傷,由許梓倩扶著上了樓。

    餐廳里,這時只剩下季芯澄一人,她緩緩放下刀叉,慢慢擦著手,好一會兒了沒見樓梯上有人下來的動靜,便也不等了,拿了手機去找安子墨。

    花園里有照明燈,季芯澄在一排石墩上找到安子墨,他躺在那里看著漆黑夜空,不理人。

    “你真的就這么妥協了嗎?”

    良久,季芯澄對著空氣問道。

    “……你也看到了,我沒有辦法的。”

    他拖著長長的尾音,一句話像是從胸腔里被別人硬擠出來的,那樣無力。

    季芯澄靜默片刻,忽然道:

    “安子墨,你記得你是怎么跟舒顏在一起的嗎?”

    季芯澄沒有等到安子墨的回答,卻見他將手抬起來,用小臂擋在眼上方,便知道這已經是他的回答。

    安子墨在哭。

    沒有聲音,卻令季芯澄背脊一僵,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過分狠心,偏要揭他痛處?

    可一想到舒顏和他未來的孩子,明明兩個人相愛,最后卻要看著對方成為別人的伴侶,這種感覺太可怕,她只要一代入到自己身上,就痛到無法忍受,她想他們大概也一樣的吧。

    “你從小就在這個環境里長大,不是第一天才知道自己的婚姻是要被安排的,既然你當初有勇氣邁出那一步和舒顏在一起,現在為什么不拿出這種勇氣嘗試去爭取呢?

    “我和顧少澤,大約不比你們倆好多少,他家里到現在都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相信,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跟他家人爭取到。

    “你也一樣安子墨,你有辦法,只是你不敢去做而已!”

    季芯澄一席話說完,安子墨依舊一動不動,但她知道他聽進去了。

    離開安子墨,沒走兩步,撞見顧少澤,他來接她。

    目中炯炯有光,似乎聽見了她剛剛的話。

    “安伯伯還好嗎?”

    “老毛病,現在好多了。”

    顧少澤牽起季芯澄的手,兩人不再有話,并肩走出了躺著安子墨心事的花園。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福彩3d投资三天计划17500 棋牌赢钱游戏 上海快3官网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时间表 山东11选五在哪里投注 福建快3下载 河南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开奖 吉林11选五规则玩法介绍 九个最好的理财方法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广东11选5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