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狠角色(宇文邕) 八十二章 機智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八十二章 機智

    武德侯說完,不知事的那些人明白了,原來不是曲辰巳故意找茬,而是曲妙凌跟弟弟鬧不愉快了。

    眼看著一盆臟水就要朝自己潑過來,曲妙凌自力更生從地上爬起來。

    而文氏被訓斥了一通,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都快看不出原本顏色了。

    而眾位夫人的異樣眼神,齊刷刷的射到她身上,她恨不得挖個地洞鉆下去。

    至于兒子,她哪兒還有精力管,她還忙著跟武德侯告罪,但曲復根本不理她。

    一時間,文柔只能閉緊嘴巴垂下頭,跟鵪鶉似的。

    武德侯不讓嗆,繼續罵罵咧咧,眾人就看著文氏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不說,還不敢回嘴,心里來開了花。

    秉承著看熱鬧的心情,竟沒人出來拉架。

    一場好好的生辰宴,險些變成文氏一個人的批斗大會。

    文氏聽著聽著,腦袋越垂越低,她終于支撐不下去,又急又怒,她身子一歪,眼皮一翻就昏了過去。

    武德侯臉色難看的讓人把文氏抬走。

    而曲妙凌從地上站起來,本來她還想著,回懟武德侯,但眼見著場面越來越不可控,而這場生辰宴又是她跟老夫人操辦的,她絕對不允許有任何失誤。

    于是她沒事兒人似的爬起來,輕輕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塵。

    看了眼看熱鬧的大家伙兒,她淡笑道:“諸位,小事情,這是我跟弟弟商量過后特意給大家準備的特殊節目,諸位都嚇到了吧。”

    她扭過身子道,“辰巳,別演了,咱們的演出效果很好,該謝幕了!”

    說著,曲妙凌朝呆住的曲辰巳走去。

    曲辰巳的目光是震驚的,連嘴角的弧度都是不可置信的。

    他眼睜睜看著曲妙凌朝自己走過來,然后牽住自己的手。

    姐弟倆站在那兒,曲妙凌一個人笑著,還在他耳邊小聲道:“笑,要不然,你母親今日可就難看了!”

    曲辰巳被拿捏住七寸,又想到被抬走的母親,他頓時失聲了。

    他強行擺出笑臉,附和著曲妙凌的話。

    眾人一看,還真就相信了幾分,剛才倆人還勢同水火,現在又親密的摟抱在一起,這姐弟倆還笑的如此真誠,不該是假的。

    有人相信,就有人懷疑。

    見到此景,蔣夫人冷嗤一聲。

    便朝蔣婧婧走去。

    一直處在場外的蔣婧婧正淡淡的看著這里,便忽略了接近的蔣夫人。

    “在府里過得好嗎?”蔣婧婧沒說話。

    “你不說我也知道,給人當妾,能有多舒服。”

    “可是婧婧,你能怨我嗎?要不是你進了那處院子,也許現在你已經嫁到了官宦子弟家中,做了正房夫人,而不是跟你娘一樣,成了給人磋磨的妾侍!”

    “不許你這么說我娘!”蔣婧婧氣憤道。

    她娘就是她的底線。

    “裝了這么多年,終于不裝了?”既然已經撕破臉皮,蔣夫人也沒什么好藏著掖著的。

    “你跟你那個賤人娘真是一模一樣,當初我果然沒看錯,待在我身邊服侍我伺候我,心里很難受吧,沒錯,我就是故意的!”蔣夫人臉孔陰沉道。

    “還記得去年,你娘忽然病了,你來求我找藥,你知道我給你的是什么嗎?是毀容散,可惜啊,御史大人對你娘情根深深重,竟然找來更好的藥,白白浪費了我精心準備的禮物!”

    “你——”蔣婧婧怒極。

    可蔣夫人的臉色立馬變了,變得一如既往的淡然,端的是堂堂正正的當家主母的風范。

    “母親的好女兒,你在侯府可一定要好好活著,要不然,你娘可是要哭瞎了眼的!”蔣夫人說完,悠哉的走了。

    徒留蔣婧婧咬牙切齒,但又拿她沒辦法。

    她只能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回一趟家。

    而曲妙凌這邊,她強行拉著曲辰巳陪她跟幾個賓客說話敬酒后,再當著眾人的面給他禮物,又讓曲辰巳當面拆了感謝她,才松開鉗制他的那只手。

    曲辰巳慌忙下臺,他擼起袖子,就看見自己的手腕已經青了一片。曲辰巳驚了,剛才他被曲妙凌按著走這兒竄那兒的,竟然掙脫不得。

    這蛇蝎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時候有這么大力氣了!

    曲辰巳的詫異一直持續到宴會結束,他送走了自己的小伙伴。

    而武德侯這邊也送走了官場上的同僚,他看著丫鬟仆從們收拾院子,便背著手前往文氏的院子。

    他是去興師問罪的。

    一邊走,他一邊想著,今日這曲妙凌還真是給他掌臉,她拉著曲辰巳,成功讓賓客們信以為真,還真以為那是倆人的小戲碼,在逗大家樂呢。

    武德侯越想,越有些愧疚,當時曲辰巳犯了錯,但他是男丁,以后要繼承他的爵位的,他甚至想讓曲妙凌承擔這次責任,畢竟曲妙凌貴為郡主,沒人敢說她的不是。

    但他沒想到的是,曲妙凌小小年紀,竟然用更為巧妙的方法解決了。

    也難怪老夫人喜歡她,這樣冰雪聰明的姑娘,還是他的閨女,他怎能不偷著樂。

    兩相一對比,被教育的囂張跋扈的曲辰巳就更顯得黯然失色。

    沖到文氏的合安園將她又訓斥了一通,剛剛醒來的文氏糟了這一難,渾身無力,又栽倒在地。

    武德侯只覺得晦氣,被蒼蠅攆了似的走了。

    從合安園離開,武德侯直奔曲妙凌的婉珍院,他正打算跟女兒好好談談心,今日的事情多虧了她,他這個當爹的卻有些對不住女兒,實在是他的過失。

    結果他剛跨進門,就聽見院里吵吵嚷嚷的。

    他定睛一看,就見滿院子的下人都在朝屋子里往,沒有一個人在干活。

    “都干什么呢!”武德侯大喊一聲。

    丫鬟們鳥作獸散,各自做手頭的事情。

    武德侯虎著臉往里,沒走多遠,就聽見瓷器摔地上發出的轟響。

    伴隨著“啪”的聲音,武德侯隱約聽見曲辰巳的叫嚷聲。

    “曲妙凌,你這個蛇蝎女人,你把我娘害得這么慘,還有臉擱這兒裝好人!我讓你裝!讓你裝!”

    曲辰巳又是一聲大吼,隨手不知道推倒了什么,發出比剛才更大的轟鳴聲。

    武德侯本來被文氏的胡攪蠻纏弄得心煩意亂,再聽到曲辰巳攪屎棍一樣的抱怨聲,他萬分不耐,武德侯沖進屋子道:“曲辰巳,你給我適可而止!”

    屋里的三人全都懵了。

    曲辰巳保持著破口大罵的姿勢,而曲妙凌身前,輕柔跟小雞仔似的護著主子。

    見到武德侯,輕柔跟看見救星似的,她“撲通”一聲跪下。

    “侯爺,我們小姐好心幫夫人跟少爺解圍,可少爺卻——”

    輕柔的欲語還休,已經足夠武德侯遐想。

    “曲辰巳!”

    武德侯一聲厲喝,曲辰巳嚇得一激靈。

    “父親!”他顫巍巍的喊了一聲,隨即放下叉腰的手。

    “父親,今天我娘親出丑,還不都是因為這女人!她沒來我們家的時候,你跟我娘還好好的,她一回來,我們府里就雞飛狗跳,祖母說得對,她就是災星!父親,我們把她攆出去,一切都會復歸原位的!”曲辰巳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道。

    可武德侯只是冷哼一聲,看著自己的親生兒子跟女兒手足相殘,他心痛的很,“辰巳,妙凌可是你的親姐姐啊!”

    “我娘只生了我一個孩子,她不是我姐,這武德侯府里,有她沒我,有我沒她!”曲辰巳大喊道。

    武德侯大怒,“你這孩子——”

    說著他就揚起手,曲妙凌推開護在自己身前的輕柔,主動道:“父親先別生氣,弟弟跟我還不太熟悉,想必日后熟了,便不會這樣了!”

    “妙凌,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幫他說話!”

    武德侯到底是放下手,他看著曲妙凌一臉的不贊同。

    “父親,我遲早是要嫁人的,弟弟可才是侯府唯一的繼任者啊!”

    這道理,武德侯自然懂,可問題是,現在曲妙凌不是還么嫁人么?

    “妙凌,你不用替這兔崽子說話,他對你不敬,就是對我不敬!”

    武德侯說著,垂下的巴掌再次揚起。

    “父親!”

    曲妙凌緊緊抓住武德侯的手,不讓他往前,并道:“父親,弟弟還小,他有什么錯,錯的,也只能是大人!”

    武德侯頓住,他支起耳朵聽曲妙凌繼續道。

    “父親,今日在宴會上,女兒聽見不少人都說弟弟被教育的太過失敗,將文氏身上的小家子氣學了個十成十,這樣的曲辰巳,如何擔當得起武德侯府百年的基業?”

    曲妙凌哀切道,一心替家族著想的模樣。

    看著武德侯陷入沉默,她便知曉,武德侯這是心動了。

    曲妙凌再接再厲道:“父親,如果辰巳已經沾染了不良習氣,女兒覺得,還是叫盡快矯正才行,要不然,可就晚了!”

    武德侯一想,也覺得如此,“妙凌,你有什么意見?”

    文氏如何發瘋他不管,可曲辰巳不行,如今樓氏跟蔣婧婧的肚子都沒動靜,指不定他就是侯府唯一的男丁了,若是曲辰巳將侯府敗個精光,他還有何臉面在死后拜見列祖列宗。

    就是那些跟自己不對付的人,怕是都會笑掉大牙。

    曲辰巳若是能將侯府發揚光大最好,若是不能,那也不能讓武德侯的家業敗了。

    武德侯這樣一想,便愈發覺得,曲妙凌說的在理。

    “父親,女兒倒是覺得,將弟弟放在祖母的膝下教養,是最妥當的!”

    老夫人是當今圣上親封的老太君,身份尊貴,無比榮耀。

    說起教養孩子,那也是很有手段。

    武德侯動心了。

    但是他還是道:“這幾日辰巳便在老夫人的院子里生活,沒見起色,許是娘老了,不中用了!”

    曲妙凌知道,這招不行了,她馬又道:“父親,如若不然,把弟弟送到文教院去?”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福建快3一定牛今天的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快乐12网上怎么投注 股票分析师简介 海南体彩飞鱼在线购买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开奖 双彩论坛3d字谜专区 生活理财投资怎么样 幸运赛马app官方下载 银行基金配资业务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弘业期货 快乐8飞盘 股票涨跌计算公式 pc蛋蛋幸运28预测大师 河南快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