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在線撩妻(蜀中小糖) 第五十四章 離開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五十四章 離開

    沈佳禾因為失血過多而暈倒,白英見此變故而慌亂不已,往日里穩重的白薇亦是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暗自垂淚,裴源知道眼前的這一些都只是做戲,可是心里還是止不住的緊張。

    他給沈佳禾喂藥的那只手都是顫抖的,直到感覺沈佳禾的小指在他的手心輕微的撓了一下,才開始重新變的鎮定起來。

    將沈佳禾輕輕放平以后,他轉身面色沉郁的看著裴澍,低聲問了句:“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

    裴澍怔了怔,張開嘴還未發出一個音節,就被白薇搶先了去:“顯王爺,如今再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她高舉著手中的白玉碗往裴澍的面前送了送:“這是我們王妃的心頭血,王爺您可叮囑琴側妃別浪費了才好。”

    說完再也不看裴澍一眼,只回過頭默默握著沈佳禾的一只手掉眼淚。

    琴小雙等人就站在門外,屋內發生的一切都清晰的被她看在眼里,她很想撫掌大笑,可

    面上還是不得不做出一副讓人憐惜的模樣。

    見裴澍端著一盞白色玉碗出來,琴小雙忙迎了上去:“王爺,姐姐現在如何了?”

    裴澍回頭看了一眼,屏風遮擋,只能隱約看見人影,兩個丫鬟的哭聲斷斷續續,他只能搖搖頭,低聲呢喃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琴小雙閉上眼睛晃了晃,身后的碧桃趕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主子,琴主子你萬要保重身體啊,您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了。”

    琴小雙捂住嘴巴,一行清淚徐徐落下:“都怪臣妾,都是因為臣妾的身子不爭氣,若是姐姐因此……讓臣妾一輩子如何心安啊!”

    裴澍本就心亂如麻,這會見琴小雙又是如此,趕緊將手里的碗盞交給一旁的侍衛,然后從碧桃手里接過她,小心翼翼的抬手幫她撫順了背:“你莫要激動,如今你是有了身子的人,萬事要以孩子為重,我讓侍衛先送你回去。”

    轉頭看了侍衛一眼,示意他將手里碗盞交給碧桃,才又吩咐道:“送你們琴主子回去,然后讓太醫熬藥。”

    琴小雙抬手用帕子遮了下眼睛,余光瞥了眼那一碗的紅色,瞬間又移開只看著裴澍問:“那王爺呢?”

    裴澍嘆了一口氣,臉上全是沉痛之色:“她如今生死未卜,我自然要在這里守著。”

    私心里琴小雙并不想讓裴澍留下,可是沈佳禾現在這個樣子,她若是作勢拿喬讓裴澍送她回去,未免讓裴澍對她心生反感,只好低聲回道:“既然如此,那若是姐姐有了什么好消息,王爺派人去跟臣妾說一聲,臣妾也好放心。”

    裴澍點頭答應以后,琴小雙帶著碧桃回了康王府,碧桃一路端著那碗血漿,只覺得滿眼都是血色,鼻腔里也滿是血腥氣。

    她壓抑著心頭往上涌來的惡心感,端著白玉碗盞就要進琴鄉居,琴小雙拿著帕子在鼻尖揮了揮:“還不找個地方倒了,這惡心的玩意拿進琴鄉居,沒得讓人觸了霉頭。”

    碧桃連忙轉身就去尋地方,擔心這樣多的一碗血隨便倒在地上會留下證據,思來想去想到了一個好地方。

    琴小雙一回來就讓院里的小丫鬟去廚房給她端一碗紅棗糯米粥,是以小七第一時間便知道她回來的消息,聽聞派遣來的丫鬟跟廚房里的人閑聊,才得知碧桃端著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竟是連院子門都沒進。

    她昨晚已經從白薇和白英兩人那里知道事情的全部始末,這會聽見這話心中深感疑惑,連忙交代身邊人幾句,就匆匆從廚房跑了出去。

    小七是在錦鯉池的附近看見了連院子都沒進去的碧桃,她正端著一盞白玉碗,整個兒將碗倒扣過來,鮮紅的液體全部傾灑進池子里,一群錦鯉誤以為是主人投食,連忙搖曳著魚尾競相游過來,全部擁擠在碧桃的面前。

    碧桃像是完成了一樣天大的任務,看著那些被魚群沖散的血液,已經變得沒有蹤跡可尋,她終于長舒了一口氣,裂開嘴角笑了笑。

    想到那是王妃的血,不遠處的小七緊緊攥起了拳頭,看著碧桃嘴角的笑意,只覺得遍體生寒。

    這邊裴澍送走琴小雙以后,等轉身回去屋內,見沈佳禾已經醒了,只是面色還是蒼白,整個人都是十分虛弱的樣子。

    “王妃……我。”裴澍知道他最應該的是跟沈佳禾說一聲對不起,可是這話現在說出來未免顯得太過蒼白。

    “我已經不是你的王妃了,王爺忘了嗎?”沈佳禾對著裴澍虛弱的笑了一下,那笑容一晃而過,像是針扎一般落在裴澍的心口上,“如今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撐的下去,但愿琴側妃能夠順利生下孩子,皇后娘娘盼了這么久的皇孫,若是知道想必也會很高興的。”

    沈佳禾到了這個地步,想的最多的似乎還是關于王府的種種,這讓裴澍更加覺得心里愧疚:“你別這樣說,皇叔醫術卓絕一定會保你無礙的,若是需要什么藥材,康王府隨時可以送來,你……別怪本王。”

    沈佳禾搖了搖頭,像是牽扯到了傷口,嘴角抽了一下皺了皺眉,裴澍心里一驚:“你別動,你別動……”

    沈佳禾只盯著他看,又像是透過他在看向別處,總之看起來就像是彌留之際時人的回光返照之相:“我怎么會怪王爺,雖然還未出生,但到底也是一條生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只希望這輩子多做好事,下輩子會有福報,再不必受這錐心之痛。”

    想到自己對沈佳禾造成的傷害,裴澍已經無地自容:“若你還有什么要求,盡管說來,本王一定幫你完成。”

    “王爺只要答應把休書和小七的身契交給我,如此我就很感謝王爺了。”沈佳禾收回視線,只抬眼看著帳頂。

    裴澍從懷里掏了掏,又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全身,沈佳禾轉過臉來看著他:“王爺不會沒帶在身上吧,還是說王爺又想反悔?。”

    休書已經寫好,可是他還在想著會不會有什么變化,當時便沒帶在身上,這會也只能趕忙解釋道:“本王既然已經答應你,自然不會出爾反爾。這真就是忘記了,本王現在就去康王府取來給你。”

    沈佳禾吩咐白英一路將裴澍送出去,留下的白薇便起身將屏風撤了,隨后讓外面小廝送進來一盆熱水,打算處理一下沈佳禾胸前的‘傷口’。

    沈佳禾脫去大袖衫,將襦裙往下扒開一點,接過白薇手里的帕子自己擦了一下:“我自己來吧,你去幫我將新衣服拿過來。”

    裴源本是去了府里藥房幫沈佳禾取一些補血固氣的良藥,這會回來并不知道屏風已經被撤,直接推門而入,一眼就撞見沈佳禾半裸香肩的模樣。

    她低頭側顏像含苞待放的一朵薔薇,裸露出來的皮膚上沾染了星星點點的血跡,極致的紅艷沁在極致的雪白上面,像是冬日里雪地上綻放的紅梅,在裴源的眼前一點點綻開。

    他臉色通紅,見沈佳禾茫然的抬起頭看著自己,才反應過來迅速退了出去,慌慌張張將門從外面帶上以后,竟是不敢在此地逗留。

    直到白薇取了衣服回來,見沈佳禾怔怔的坐在那里,忙又接過她手中的帕子替她擦起來:“還是奴婢來吧,小姐自己看不清楚,也擦的不干凈。”

    沈佳禾這才回過神來,想到裴源的驚慌失措,有些被人看到私米處的羞窘,也有些好笑。

    為防被人看出來,在穿衣之前沈佳禾還是在胸前綁了一些紗布,另外臉上的妝容不僅沒有洗掉,還讓白薇加固了一些。

    裴澍還沒來送休書,想著自己還有東西在康王府,沈佳禾便帶著白薇和白英回去康王府跟大家告辭。

    琴小雙看見沈佳禾在兩個丫鬟的攙扶下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心里的震驚是大過恨意的,她沒想到沈佳禾在失了那么多的血以后,居然還能下的來床:“姐姐當真是福大命大,這么快就能下床走動了。”

    沈佳禾冷笑一聲:“若不是拜你所賜,本小姐還能更好,琴小雙,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報應?”想到自己多次滑胎,這輩子生子無望,琴小雙幽幽的看向看向沈佳禾,“可能早就有了吧,不過我不在乎,倒是聽說姐姐馬上就要離開王府,一個被休之人,還是多想想怎么立足于人前才好。”

    聽見外面傳來的腳步聲,沈佳禾往白薇的懷里靠了靠,當下便捂著心口,一臉痛苦之色:“雖然本小姐覺得以心頭血做藥引只是無稽之談,可是想到能幫助你這未出世的孩子,本小姐即便是受再多的苦,也不會有任何怨言,臨走之前來這里看一看,也不過是想看看琴側妃你好不好而已。”

    “姐姐大恩,妹妹必不敢忘,等到孩子平安出生,妹妹一定帶著孩子上門去給姐姐磕頭。”琴小雙看著已經出現在院外的裴澍,轉頭向著沈佳禾福了福身子。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過了許久沈佳禾才出聲吩咐到:“看來我這心頭血十分有用,琴側妃面色紅潤,絲毫沒有體弱之相,如此我也放心了,白薇扶我回去。”

    白薇扶著沈佳禾轉過身,就看見裴澍站在身后定定的望著她,沈佳禾移開眼神,只低聲問了句:“王爺,我要的東西呢?”

    裴澍將手里的兩張薄紙交給一旁的白英,白英將東西打開給沈佳禾檢查一下,見沒有問題才妥善收好。

    她帶著兩人回小院里收拾東西,又吩咐了白英去通知小七,因為先前的烏龍,沈佳禾也不好意思去跟裴源道別,便提筆留了一份信,走之前交給了流觴帶回顯王府。

    這是第二次被休離開康王府,可沈佳禾心里清楚,自己絕不會再回到這個地方,她回過頭深深的看了眼這個地方,然后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吩咐去往北大街的馬車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哪个平台可以赌博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现场 北京pk10最好预测软件 陕西11选5如何判断重号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河南福彩快3遗漏号码 江苏快3形态走势图 北京快乐8全额提现能到账吗 贵州体彩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股票融资杠杆怎么申请 宁夏体彩经网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棋牌游戏大厅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