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悲歌(浮華落沉) 第二十六章 魏家有毒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二十六章 魏家有毒

    齊王見魏星河將二人攔下,更加的有恃無恐起來,他隨意的拿起桌山盤子里一份糕點塞到嘴里,隨即又吐了出來,滿臉嫌棄之色。

    “呸!什么東西,臟了本王的嘴。”

    “那您大可不吃,我也并沒有讓你吃,是齊王你手太快了。”魏星河則是揶揄道。心里對這個齊王的感官一落千丈,真是個愚人。

    “齊王,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吃也吃了?你來我魏家不會就是為了做這些無聊的事吧。”魏星河看著齊王,眼中似有怒火沖出,他都有些忍受不住這個齊王了。

    齊王瞥了眾人一眼,也覺得差不多了,這才開口問道:“你們魏家有沒有個叫做寂離的人,一周前來到京城。”

    魏星河心中咯噔,感到有些不妙,但又不知道齊王這是為什么找寂大哥,所以他決定先旁敲側擊一番:“這個寂離犯了什么事嗎?還用得著齊王親自來抓。”

    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嘲諷意味。齊王聽到后也是怒不可遏,一拳砸在桌子上,恨聲道:“你也別和我藏著掖著,這個寂離偷了我的東西,你只要告訴我,他在不在你這里就行了。”

    這個時候寂離等人已經來到大廳,齊王也看到了,只當他們是魏家人,沒有搭理他們,而寂離和小道士相視一笑。

    “看來這個齊王并不知道自己就是寂離。”寂離暗自說道,隨即也有些想不通,既然不認識自己,那為何要來找我,難不成有人告密?寂離首先想到的就是李默,但是很快就給他排出了,如果真是他,那他也沒有必要親自來一趟提醒自己。那還會有誰呢?寂離一時間想不到還有什么人,索性也就不想了。

    而魏星河此時也不管寂大哥是不是真的偷了東西,反正就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東一句西一句和齊王打太極。齊王終于忍受不了了,一把將桌上的盤子推翻在地,碎成一片。他現在額頭青筋暴起,雙目赤紅,似要吃人一般的看著魏星河。

    “本王沒工夫和你扯!交出寂離,否則別怪本王不留情面!”齊王眼神有些冰冷的掃過眾人,語氣中帶著絲絲殺意。

    魏星河此時也不復剛才的溫和冷靜,也是露出森然的表情,眼睛絲絲盯著齊王開口道:“齊王,你要想明白,我魏家是千古世家,雖比不上大宗門,但也不是泥捏的。”魏星河的話充滿了警告。

    齊王冷哼一聲,對著屋外大吼道:“來人,給我把魏家包圍起來。”一瞬間,門外烏泱泱的一片穿著盔甲的人將魏家圍了個水泄不通。這些人都是訓練有素之人,手中都是染過鮮血的戰士。只要齊王一聲令下,他們就會破門而入,將魏家斬草除根。

    魏星河見到這么大陣仗,也是有點慌了手腳,但他依然告誡自己:“不能亂,不管怎么樣,都得護住寂大哥。”就在這時,寂離從一旁走了出來,輕輕拍了拍魏星河肩膀,示意他放輕松。

    魏星河看到寂離也是一怔,急忙給他使眼色,讓他先走,這里由自己頂住。可寂離直接無視了他,越過他看向齊王,微微一笑:“齊王,你能告訴我誰告訴你寂離偷了你的東西嗎?”

    齊王看向寂離,也是別眼前之人的外模驚住了,居然有如此好看之人,他不由心里多了一絲嫉妒。他不爽的看著寂離,撇了撇嘴道:“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當然和我有關系,齊王不是一直再找我么?”寂離笑的十分燦爛,他此時表現得十分人畜無害,不知道的人真以為寂離是個老實人。

    “什么!你就是寂離!”齊王嚇了一跳,隨即又是一陣大喜。用手不停的指著寂離。“好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你倒是自己跑出來了!”

    寂離則是顯得有些無辜,他攤了攤手,表示無奈道:“齊王,捉賊要捉贓的道理你不會不懂吧,難道隨便一個人告訴你我偷了東西,你就要抓我?這沒道理啊。”

    齊王被寂離說的一愣一愣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玉牌丟了,又沉著個臉說道:“你有沒有偷,和我走一趟就知道了。”

    魏星河立馬站了出來,對著齊王罵道:“放肆!這里是魏家,不是你齊王府!在我面前抓人?誰給你的膽子。”

    “誰給我的膽子?”齊王陰惻惻的望著魏星河,隨即拍了拍手,頓時無名身著盔甲的人走了進來,一進來就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魏星河身后的三長老和四長老臉色大變,驚呼道。

    “金丹巔峰修為,全都是!”

    “什么!”聽到兩位長老這么說,魏星河此時的心也是沉到了海底,魏玉珠當晚宴席結束便又去閉關了,如今魏家最高戰力就是大長老,不過現在他也不在,三長老和四長老均是金丹初期修為。根本不是這五人的對手。魏星河思考的時候,直接將寂離給省略掉了,倒不是他忘了,只是他覺得不能什么事情都靠寂離。

    齊王笑了,笑的十分猖狂,他很滿意此時魏星河的表情,他就喜歡看到別人那種無助,錯愕和恐懼,這會讓他心情愉悅。

    “你最好乖乖配合我們,否則的話,今日魏家,就給我除名!”齊王說這話時,給一旁的五人使了個眼色。五人齊刷刷的拔劍,明晃晃的劍在陽光的映照下泛起寒光。

    “你!”魏星河心中大怒,但他無能為力。轉頭看向寂離,寂離則是給他了一個安慰的眼神,示意他不要緊張。自己則看著齊王說道:“和你走?那不是落在了你的手里,那可不行,反正我身上也不能藏,要不你到處翻翻?翻到自然就算我偷的,翻不到的話,還請齊王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好吧。”

    齊王眉頭緊鎖,深深看了寂離一眼,也知道寂離說的也沒錯,帶他走,只是自己想要出氣,但出氣歸出氣,玉牌還是得找啊,身上又藏不了,那只能藏在院子里,于是乎,齊王便命令五人前去搜查,每個角落都不能放過。

    “是!”五人應答了一聲,便如影般消失了,隨后挨家挨戶的找,里里外外的搜,就連茅廁都沒有放過。卻遲遲沒有找到,直到看到一個下人手中抱著一個金燦燦的爐鼎,拿布袋捂著口鼻,一臉小心翼翼。

    五人各自交換了一下眼神,便刷的一下,來到下人面前,一人用劍抵在下人的脖子上,冷聲問道:“你手里的是什么東西?”

    下人頓時被嚇了一跳,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這個是,是寂先生屋子里的爐鼎,叫我拿去銷毀的。”

    “寂先生?寂離?”盔甲男子又問了一遍。

    下人連連點頭:“是。是的。”

    五人心中暗喜,找到了,隨后便帶著下人飛速回到大廳中。

    “大人,我們找到了!”五人回來后,將下人扔在地上,對著齊王恭敬道。

    “什么!”眾人一驚,齊王也是臉色一喜,看著寂離有些不懷好意道:“看來你藏得不夠深啊!”說罷便對著五人指使道:“看住他!東西在哪里!”

    “在這里。”其中一人將爐鼎搬到了大廳,將其放下。眾人看到這個爐鼎均倒吸一口涼氣。臉上露出恐懼之色。

    齊王見到眾人如此表情,更是堅信東西就藏在爐鼎里。他有些高興的走早爐鼎旁邊,看著眾人得意道:“等我拿到玉牌,看我不毀了你魏家。”說罷便示意盔甲男子打開。

    盔甲男子聞言,立馬準備伸手去開那個鼎爐,眾人皆是心提到了嗓子眼,全都捏住了鼻子,屏住了呼吸。

    “哇!嘔!”盔甲男子一打開,一股濃烈的黑煙飄了出來,空氣中瞬間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臭味。盔甲男子和齊王兩人離得最近,一個不留神,連抵抗的余力都沒有,直接昏死過去了。

    剩下四人也皆都臉色煞白,但看到齊王倒下,連忙上前去扶,但奈何味道太過濃重,還未靠近就又昏過去一個,剩下三人互看一眼,決定先走,于是三人連忙背起昏死過去的三人發瘋似的逃離了這個魏家,他們這輩子都不想來了,感覺渾身都有股腐臭味,已經深入骨髓了。

    外面圍著的一群人見幾人逃跑似的飛出來,也是疑惑,再一看,他們背上的不是齊王嗎?頓時嘩然。

    “走!魏家,有毒!”天上的一人有氣無力的說道,讓眾人趕緊離開。眾人皆有些不明所以,但不好違抗命令,便井然有序的離開了魏家。

    魏家大廳內,寂離將爐鼎關了起來,又卷起一陣狂風,將惡臭吹散,眾人這才放下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看向寂離的眼神都無比怪異。

    寂離被他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也知道自己隨意開發的丹藥確實有著很致命的功效,只得抱歉的笑了笑。

    魏星河眼神中帶著祈求之色。“寂大哥,能求你件事嗎?”

    “什么事?”寂離疑惑道。

    “以后再煉制這樣的毒丹,能換出地方嗎,我實在,嘔!有些受不了!嘔!”魏星河一想到剛才那個味道便忍不住干嘔。眾人也是齊刷刷的點頭。

    “額,好吧。”寂離自知理虧,也不便多說什么,然而腦子里卻在想是不是真的得準備開發一些毒丹對付齊王了。這要是被眾人聽到估計會聞之色變,逃之夭夭吧。普通丹藥就有這功效,那真正的毒丹豈不是驚為天人!。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官网 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表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那个时时彩平台最好 股票涨跌怎么看颜色 江苏快3开奖号码今天 北京塞车pk10现场直播 广西11选5走趋图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介绍 山西快乐10分哪里买 2012上证指数预测 湖北快3彩乐乐 5分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 2012上证指数 网上真钱的棋牌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