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王妃總是在尬撩(椰林灣) 第35章 簡單的世界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35章 簡單的世界

    呵呵呵……

    張軒在心里想的樂滋滋的,而屋頂上的夜思,也知道再留下來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于是便帶著他已經得到的消息回到了行宮之中。

    此刻的方雨霖已經早早的睡去了,當劉顯聽到師傅大人張軒等人要給他準備年輕貌美的男子時,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

    旁邊還有想笑,不能笑的夜九和夜散。

    “本王已經知道了,你們先下去吧,這些日子一定要密切的注意著他們的動向。”

    “是,屬下領命。”

    等到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劉顯才默默地從自己的袖中拿出一顆珍珠。

    這顆珍珠是當年帶他逃出皇宮的那一位護衛給他的。

    他的武功也是那名護衛教他的,只不過那名護衛卻在一次的行動中,不小心中了招。

    死了。

    臨死前留下了這顆珍珠。并且告訴他,隱居在江南的這名大將曾經是他的好友,只要憑這顆珍珠去找那位大將,定能夠得到那位大將的幫助。

    以前劉顯倒是覺得也許永遠都用不上。

    可是他現在知道權利,對他來說現在有多重要,他必須要有足夠的權利才行,只有擁有了足夠的權利他才能夠保護方雨霖。

    只有擁有了足夠的權利,他才能和皇帝以及皇后抗恒,也只有這樣他才能替他的母妃報仇。

    看來他必須得找個機會,過去見一見那位老前輩了。

    來到已經熟睡的方雨霖身邊,劉顯慢慢的伸出手替方雨霖理了一下耳邊的碎發。

    方雨霖就像生命中的養分一樣,只有方雨霖的出現,才讓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貴。

    才讓他覺察到了生命的意義,才讓他明方了活著也是有其他的事情可做的。

    以前他活著就好像是行尸走肉一樣,無悲無喜,有的只有仇恨。

    心中唯一的堅持也是。殺了皇后和寧國公。

    讓他們對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慘痛的代價。

    可是現在他心里多了一絲牽掛,這一時牽掛就是方雨霖帶給他的。

    也正是因為方雨霖的出現,才讓她覺得自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鐘愛權力的他們。

    他一定要讓他們嘗試到從云端落入塵埃的感覺,讓他們嘗試失去一切的滋味兒。

    只有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只有這樣才能夠,告慰他九泉之下的母妃。

    第二天方雨霖翊起床的時候,劉顯已經不見了,她知道劉顯這才剛過來,所以每天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忙。

    也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有時間來陪他,這些他都明方,雖然明方,但是他還是免不了心里有點失落。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老是用情緒控制了自己的腦袋。

    應該要合理的控制情緒才對。

    所以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沒一會兒情緒就變得有點兒高漲了,當然啊,情緒有點高漲了之后,他也決定給自己找點兒事兒來做。

    既然都來到了江南了,那肯定得好好的出去逛一逛,順便看一看江南有什么特點?

    還有什么好吃的來都來了,不吃方不吃,人家都說好羨慕,有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雖然劉顯是來公干的,但是他是來旅行的呀,所以得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

    當然他也知道劉顯對他的安全極為的看重。

    所以這次出門不僅帶了莫心,而且還帶了夜舞和夜七。

    有他們兩人在。方雨霖倒是覺得自己的安全有了保證,之所以會帶莫心,是因為莫心比這兩個武夫懂得更多,更會照顧人。

    而且這些日子莫心的表現也是非常的好。

    讓方雨霖特別的放心,就因為他的表現特別的好,所以讓劉顯都打消了懲罰他的念頭,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江南的大街異常的繁華,和京都的大氣是不同的。

    江南的大街上到處可見,各種各樣的小吃,以及一些稀奇的玩意兒。

    異常的繁華。

    就連一向比較冷漠,不茍言笑的夜舞,也是一臉稀奇的東張西望。

    “夜舞,這里是不是特別好玩呀?這你跟帝都完全不同了,帝都雖然也很繁華,但是到處都透著一股莊重的味道。

    尤其是平民百姓,出門兒的話都要特別的小心,因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得罪了某位的權貴之子,招來殺身之禍。

    而這里的平民百姓們臉上都帶著真摯的笑容,而且明顯要比帝都的百姓要放得開一些。”

    這一點是讓方雨霖看了之后覺得異常暖心的一點。

    “確實是挺稀奇的。”

    夜舞贊同的點了點頭。

    夜七就顯得有點兒,不是那么認同了,在他看來所有的大街都是一樣的,沒什么特別之處,所以也不明方為什么方雨霖會這樣夸贊。

    不過,既然方雨霖高興,那就聽方雨霖的唄,誰讓方雨霖現在地位不一般?

    以前方雨霖的地位那是跟小祖宗似的。

    現在方雨霖肚子里面還懷了一個小祖宗,所以那就是老祖宗級別的了。

    只要他高興說啥都行。

    “夜舞你笑起來挺好看的呀!本來就人長得美。笑起來更加是傾國傾城。”

    剛才那么一笑,立即讓方雨霖晃了神!

    夜舞連勝原本的笑容立刻掩藏下去。仔細看倒是能從他臉上看出一絲嬌羞,這樣方雨霖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盯著夜舞瞧個不停。

    “多笑笑不好嗎?

    為什么老是把這個臉女孩子就要多笑呀?人家都說愛笑的女生一般運氣都不會太差,你看我就特別愛笑,所以找了一個寵妻狂魔。

    有沒有很羨慕呀?”

    時間長了,方雨霖也知道夜舞其實是一個面冷心熱的女子。

    夜舞嗯,就不善言辭,被方雨霖這么一打趣,越發的覺得不自在,立刻往前走了兩步。

    夜七倒是驚嚇連連,仿佛受到了驚嚇一般。從來沒有見過夜舞露出這種扭捏的神情來。

    太驚悚了。

    方雨霖在這邊忙著逛街,而劉顯就忙著晉江那些官員們。

    聽到那些官員們一個個叫屈喊冤的樣子,劉顯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知府大人,官員丟失一案。你該作何解釋??”

    知府張軒立刻跪在了地上。:“王爺下官冤枉啊,從來悍匪所劫,微臣也是無奈呀!”

    周云作為一個長期捧臭腳的,在這個時候怎么又會像縮頭烏龜一樣的,于是立刻大義凜然的站出來說道。

    “王爺有所不知,咱們江南雖然盛產鹽。但是咱們將來三面環水,水匪極為猖狂呀!

    尤其是到處都是蘆葦蕩,他們鉆進去了之后,我們根本就找不到知府大人勞苦功高,帶著我們也剿匪數十次。

    只不過每次都無功而返。確實已盡了全力。”

    劉顯聽后卻忍不住冷笑。

    好一個剿匪數十次,每次都無功而返。

    屁大點兒事兒都沒做好,還勞苦功高。

    需不需要歌功頌德呀?

    來了短短兩天的時間,就是你的情形,他大概也看了個明方,大大小小的官員幾乎已經拴在了一條繩上。

    全都受這個知府張軒所掌控。

    所以要從他們嘴中得知真實的消息,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現在也只能先聽了他們的解釋,再做其他的打算。

    目前情況未明,他也不能直接發火,畢竟御下之道必須得先抑后挫。

    “照你們這么說,這水匪似乎很聰明嘍!

    無人能剿滅?”

    張軒聽完之后心中冷笑連連。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樣,新官上任三把火。

    這位王爺想干出一番政績,所以肯定會自己要求去剿匪。

    讓他去唄,不去碰點b撞點墻,他怎么能夠知道他們這些當下官的有多不容易了。

    “臣等無能。王爺天人之資,字跡無雙又得天獨厚,蒙蔽下神恩,定能剿滅水匪。”

    既然這個王爺想做出一番政績去剿匪,那么他當然要給王爺一個臺階下了。

    不如就順勢讓這個王爺領了這份差事,讓他滿水上去找一找,漂一漂唄。

    話說這京城來的王爺,會不會暈船呀?

    倘若一上船就嘔吐個不停,那可真是有好戲看了,據說來的時候他們走的是山路呵,呵呵。

    劉顯又豈會不知張軒的這點小伎倆。

    又怎么會被一個小小的鄉宣牽著鼻子走?:“是嗎?聽大人的意思是非得讓本王去做這個剿匪大將了。

    本王倒是不知一個小小的知府,也敢安排本王做事了,誰給你的狗膽子?”

    劉顯一聲怒喝。

    張軒立即磕頭認錯。:“王爺,微臣冤枉呀,微臣并不是那個意思。

    微臣的意思是那些水匪,見到王爺來定會被王爺神威所設,嚇得躲起來不敢出來作惡。。”

    “是嗎?你的意思是本王只是一個擺設用來震懾他人的。

    一個小小的知府,倒也敢瞧不起本王。”

    張軒哪里有那個意思,只是想順便拍個馬屁,讓劉顯順著桿子下而已。

    誰知道一下子拍到馬蹄子上去了,他真是冤枉慘了。

    “下官知罪,下官知錯。”

    這個時候干脆就不解釋了,越描越黑,越解釋就越解釋不清。

    直接跪下來,磕頭認錯也就算了。

    其他的官員也紛紛跪地為張軒求饒。

    “求王爺寬恕知府大人,知府大人兢兢業業為咱們大胤朝,這里江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求王爺寬宏大量,饒過知府大人。”

    這一聲又一聲的異口同聲,到時讓劉顯看到了他們的團結呀!

    幾乎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極為的真誠。

    所以這么多人求情的情況下,他肯定是不能夠懲罰知府寶張軒了。

    而且這個時候也不是懲罰他的時候。

    張軒是一個關鍵人物,所以暫時還動不得,現在的情況是牽一發而動全身,所以這一發,是不能隨便亂牽的。

    “起來吧,下次跟本王說話的時候注意一點。

    本王的身份何等的專柜,這種剿滅水匪子是何等的危險,又豈是本王可以做的。

    倘若本王出了什么事情,你們有幾個腦袋夠砍的呀?”

    說完之后,劉顯就氣呼呼的甩袖離開。

    等到他離開之后,張軒等人才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張軒望著劉顯離開的背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呀!

    看來傳聞有誤嘛!

    都說這位云王爺形事殺伐果決。看來也不過是夸大,其實都是一個貪生怕死之輩而已。

    原以為他會貪功冒進,自己要去剿匪。

    卻沒想到他居然貪生怕死,不去剿匪。這倒也好,只要知道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倒是能夠對癥下藥,看來這個云王看上去也沒什么威脅。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好股票推荐微信号 广西11选五胆码 群英会任六胆拖中奖规则 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 pk10五码两期全天计划 北京快3手机版下载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7 club官方百家乐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彩乐乐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手机板 幸运飞艇4码2期计划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一定牛 股票融资买入的利息 北京赛车官网视频直播 内蒙古十一远五一定牛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