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師父是幕后黑手(君子的體面) 第十二章:云奕子背對蒼生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第十二章:云奕子背對蒼生

    君子坦蕩蕩,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儒家君子,從不說謊。

    儒家君子的印記便是道心所向,一但違背本心,就不單是印記破損,更有甚者是道心破碎,境界全無。

    但此時此刻,在命魂這等巨大利益面前,他們不需要知道所謂真相,不需要清楚云奕子有沒有說謊。

    他們只需要一口咬定,云奕子壞了規矩。

    吳望從來就不是一個單純的凡間第一仙,能被三教百家聯合盯上,派出各家青俊,足以說明吳望這三魂七魄的份量。

    周長亭作為局內人,自然也是清楚這一點,此時玉君定然是被命魂選中,無法將其剝離。

    那么,擺在儒家面前的道路,只有一條!

    “玉君,我們走!”

    周長亭當機立斷,伸手拉住云奕子,另一只手,果斷捏碎空間信符。

    只要回到浩然天,在儒家的庇護下,一切都有轉機!

    “想回浩然天?”

    扶蘇早就提防著周長亭這一手,振臂一呼,背后騰升起一棵高聳的扶桑神樹,冠枝上的十輪暗日映照天幕,金烏鳴啼,引得天地驟然變色,日月改新顏!

    十輪暗日,暫時接管了這片天地。

    周長亭捏碎的空間信符,只能卷起一片空間漣漪,并未能打開浩然天的通道。

    血和尚單手豎掌,冷聲喝道:“周道友,如此你們儒家一走了之,恐怕不妥。還是將命魂留在再走吧!”

    佛光萬丈,凝成一只巨大的佛掌,朝著云奕子二人,當頭蓋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周長亭立在云奕子身前,抬手喚出一柄三尺長劍,口中誦唱儒家真言法咒,頃刻間,真言法咒便加付在長劍上。

    佛掌將至,周長亭不慌不忙,緩緩遞出一劍。

    巨大的佛掌在周長亭頭頂上空忽然一頓,下一刻便被真言法咒翻轉回去。

    真言——反轉!

    金色佛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化作一只乳白色的半透明大手,反向血和尚拍去。

    血和尚冷哼一聲,再出一掌,與那白色大手相互抵消。

    “壓制住他們,我給他們來一發大的!”

    邪云道人雙眼并發精光,左右各持一團大火球,緊接著合掌一拍,硬生生地將兩個大火球壓制成一個。

    扶蘇嘴角微翹,打了個響指,天幕高掛著的十輪暗日傳來一聲金烏鳴啼。

    登時間,云奕子跟周長亭同時感覺到一陣空間失重感傳來,混亂顛倒,無序無感。

    他們的空間感,被暫時剝離了。

    云奕子臉色不太好,他的空間感因為法眼的緣故,并沒有被剝離。

    可之前為了抵擋銀臨女帝的威壓,星羅云子已經是透支使用,就連自己胸口的浩然氣,也得至少兩天才能恢復。

    他記錄吳望之死所獲得的功德并沒有給他補充能量,而是給萬界志解鎖了一些他現在還沒摸索清楚的權限。

    面對這樣的情形,他只能仿照周長亭,誦唱真言,看看能不能也整一個真言法咒出來。

    雖然自己沒境界,但高低也算個君子,玩一手真言法咒,應該沒問題吧。

    念頭將起,云奕子閉上了雙目,腦海中傳來一陣熟悉的BGM——

    【不知天高地厚,還在這兒,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準備捉妖——】

    云奕子睜開了雙眼,蒼目閃過一抹金虹,好似有金龍在他瞳孔翻騰而過。

    “大威天龍!大羅法咒!世尊地藏!般若諸佛!”

    邪云道人,愣住了。

    血和尚的起手動作,也被云奕子這一聲聲暴喝給打斷。

    就連扶蘇,也不禁歪了歪頭。

    這位君子,腦子瓦特了?

    “淦!”

    云奕子紅著臉暗罵一句,完全沒效果啊!為什么自己的真言法咒失敗了呢?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君子印記嗡鳴一聲,表示是他的腦子出了問題。

    堂堂儒家君子,跑去念誦佛門的法咒,能有效果那才真是出大問題。

    云奕子有些不服氣,他師父明明也做過同樣的事情,憑什么自己不行啊!

    “玉君,您可真幽默啊……”扶蘇咬牙切齒的哼了一句,他一直很忌憚云奕子,剛才這家伙突然暴喝,周身隱有八部天龍的氣息回蕩,他還真以為云奕子能整出個大招。

    結果,啥玩意沒有。

    邪云道人松了口氣,面前的火球已經壓制完成,當即推送過去,癲狂大笑道:“玉君,嘗嘗道爺我的大寶貝兒吧!”

    錚——

    一聲琴音,驟然響起。

    四周卻不見琴影,只見周長亭以虛空作琴,劍氣化鉉!

    “一曲肝腸斷,輕羽此去莫留連!”

    那劍光如虹,輕如羽翼,瞬息之間便掠向那團火球。

    然而那團恐怖的火球似乎毫發無損,只是稍微的停頓了一下。

    “二曲須盡歡,琵琶不語琴絕弦!”

    嘣——

    周長亭接連斬出兩劍,激起兩聲如琴弦嘣斷般的刺耳響動,引出兩道透著滅絕萬物的恐怖劍光!

    轟然——

    四周的空間應聲撕裂,兩股力量相碰所造成的沖擊波席卷千里之遠!

    云奕子捋了捋凌亂的發絲,暗道:本君子必不能當搞笑角色!我得幫忙!

    君子印記微微震顫,讓云奕子雜亂的心緒得意穩定片刻。

    云奕子分出神念,飛快的檢查萬界志到底開了什么權限,可掃來掃去,除了那三幅畫,什么也沒有。

    三幅畫里,只有一幅畫能用的,但還得觀摩才能領悟所謂妙法。這種關鍵時刻,他哪有閑工夫觀摩啊。

    “玉君,咱們走!”

    周長亭不愿戀戰,只求離開這片被十輪暗日封鎖的地界,然后找機會回到浩然天。

    “鵬之徙于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

    周長亭口中誦唱真言,下一刻,平地狂風起,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見了。

    “好,我們走……?”

    云奕子剛轉身,周長亭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在周長亭的認知里,云奕子跟自己一樣,甚至境界還要高出一境,跑路這種事情,應該難不倒他。

    “我……”

    云奕子背對著扶蘇等人,呆呆的看著周長亭遠去的方向,欲哭無淚。

    扶蘇等人見周長亭跑路,正欲攔截云奕子,只見云奕子緩緩轉身,背對著所有人,一動不動。

    他的背影孤寂無比,好似一位看向遠方的空巢老人,莫名的與【凡間第一仙】那個背影重疊。

    萬界志里那幅【凡間第一仙】忽然抖動了一下,吳望留下的那一縷神念竄進了云奕子的君子印記,與躲藏在印記空間的命魂相融。

    這一瞬,云奕子的背影,與【凡間第一仙】畫像上吳望的背影真正意義上重疊在一塊。

    一股不屬于他的恐怖氣息,轟然散開。

    人間九境,當世無敵。

    云奕子背對敵人的這一刻,他便是凡間第一仙。

    在這一刻里,他是無敵的。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百度内蒙古体十一选一定牛 北京11选5走势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2019年9月10号之前 福彩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五码图 河北快3正规网上销售平台 安徽快三分析预测专区 排列5技巧绝密 排列五专家预测99%准确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20190327 098期排列3 北京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2019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佳永配资体验 c18070s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如何购买股票指数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