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河神(葉落輕聲) 第132章 就是那么豪橫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正文 第132章 就是那么豪橫

    冥土擠壓凡間越來越嚴重了,原本極地才有的極光,現在卻籠罩在華夏內陸上空。以她的視角看去,每一道極光,其實都是一道空間裂隙。

    用不了多久,那些游離在冥土的餓鬼們就會從裂隙中沖出來。幾千年前,光是一頭餓鬼就讓中土人口銳減了七成,難以想象,若是成千上萬的餓鬼一齊涌出來,世界各國會被它們禍害成什么樣子。

    該死的!

    饕餮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就在王瀾溪怔怔失神之際,酒店房間懸著的那盞吊燈轟然爆炸。

    王瀾溪警惕的望向門口,幾欲令人窒息的重壓從門口襲來。恍惚間,她的記憶被拉回到幾千年前那個夜晚,燈火輝煌的朝歌城中。

    難道是它回來了嗎?!

    王瀾溪心咯噔一跳,背后立即散開九條毛茸茸的雪白的尾巴。

    “妲己,別來無恙啊。幾千年沒見,你在人間還是如此這般顛倒眾生。”

    一個金屬嗡鳴般的嗓音鉆到她耳朵里,她后背頓時涼了一片。

    就是它啊,它回來了,回來了!

    空氣中,一團灰色的煙霧蔓延開來。王瀾溪眼中妖氣彌漫,滿臉殺意。

    接著,這團灰色的煙霧中慢慢出現一個人形輪廓,王瀾溪的臉色凝重下來,后背緊緊貼著陽臺窗戶。下一秒,本來蔓延開來的煙霧慢慢回攏,獨眼,豎睛,鋼針般尖銳排列細密的牙齒,森白色的面具,頎長的身軀,正是餓鬼無疑!

    王瀾溪艱難的吞咽了口唾沫,看了眼仍舊坐在床上愣神的林璐,臉色頓時灰敗了下來。

    凄風、血雨、卷云、紅月。

    陳江猛地睜開眼睛,那只獨眼,在暗夜下如燒熔的黃金那般獰亮。

    窸窸窣窣的腳步聲混在淅淅瀝瀝的雨聲,時遠時近,陳江歪著腦袋,聽得那叫一個認真。

    他已經很久沒有照過鏡子,因此也就不知道,白天時,他尚且還能維持上半邊臉,到了晚上,他就完完全全變成了餓鬼的模樣。一同發生變化的還有他的思維,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在本能的驅使下,開始試著掙脫捆仙繩的束縛。

    連綿的低吼聲劃破長空,開始還漫不經心的饕餮無意間在鏡中看到這一幕,徒然緊張起來。

    第二波食欲,已經開始了?!

    冥土大神勾起唇角,在一旁有意提醒他道:“小心啊,他要是再不進食,有可能會死。”

    饕餮脾氣變得暴躁了起來:“你給我閉嘴!”

    在暗夜下潛行的餓鬼們終究是出現在了陳江面前,已經完全餓鬼化的陳江,看到它們的第一眼,目光就鎖定在就近一頭餓鬼的心口上。

    心臟,心臟!

    他張開嘴,目露渴求,青亮的涎水從他嘴角溢了出來。

    那些餓鬼看到地上那么多骨架,對陳江也是心懷忌憚,誰也不敢第一個出頭。

    它們在遲疑,然而陳江卻如餓狼撲食般往就近一頭餓鬼身上跳去,那頭餓鬼本能的做出攻擊的動作,這也激發出藏在那條捆仙繩上的九百九十九條金龍的怨氣,只聽一聲龍吟,令人眼花繚亂的金龍虛影從捆仙神上摶扶搖而出,緊接著九百九十九頭金龍凝成一股,合力撞到了那頭餓鬼的胸口,那頭餓鬼倒飛而去。

    陳江傻了眼,因為他身前,突然多了一層護體罡氣。

    那頭餓鬼被群龍活活拆掉了四肢,血腥味頓時在空氣中彌漫開來。

    僅僅為了扛住第一波食欲,陳江就耗費了全部的心神,此刻見到了血肉,他再也抑制不住進食的沖動,不顧一切的跑了過去。

    這時,更尷尬的事發生了。

    那層罡氣在保護他不受外敵侵害的同時,卻直接隔斷了他與外界的接觸。

    他夢寐以求的血肉就在他面前,可是他卻吃不到。

    吃不到!

    陳江趴在地上,努力用嘴去碰觸那堆血肉,結果卻是,那堆血肉卻被他身上那層罡氣越推越遠。盡管如此,他還是緊緊盯著那堆肉泥,在他胃里劇烈翻騰的那團饑火逼著他一定要吃到它。

    第二波食欲悄然來臨。

    他越是渴求,他身體能量就消耗的越快。他沒注意到的是,他的皮膚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來,臉頰也跟著凹陷,最后變得皮包瘦骨,猙獰恐怖。

    雨,下得更大了。

    饕餮仍在猶豫。

    陳江狂躁的咆哮起來,猛地抬起頭,陰岑岑的盯著剩余那些餓鬼。此刻,他呼吸粗重,氣息紊亂,攥緊拳頭,掙扎的更狠。自然,他越是掙扎捆仙繩就綁的越緊,嘎嘣一聲,他的一側肋骨被捆仙繩勒斷了。可是沉浸在對血肉的渴望中的陳江,卻根本覺察不到疼痛。

    他現在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吃了它,吃了它!

    “他就快要死了,你還要猶豫嗎?”

    耳旁傳來冥土大神幸災樂禍的聲音,饕餮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而冥土大神卻意味深長的笑了。

    不好,差點上當。

    饕餮臉色陰沉下來。

    他回想起剛才自己的狀態,可以說是方寸大亂。在那種狀態下,他難保自己不會一時沖動施法解開捆仙繩,最要命的是,當著冥土大神的面。

    條件之一,誰也不干涉,誰也不插手。

    冥土大神這是逼著他露出馬腳啊!

    好算計,好算計。

    饕餮瞇縫起雙眼,臉色更為凝重。

    再這樣下去,陳江肯定支撐不了多久。饕餮不知道冥土大神說得話里有沒有夸張的成分,他不敢拿陳江的命去賭,去驗證。

    不行,必須要給他解開捆仙繩。

    可是······

    饕餮瞟了冥土大神一眼,冥土大神并起中指及無名指,指了指自己的雙眼,那意思暗示的很明顯了,我一直在盯著你。

    可惡!

    饕餮手按在橫在他們中間那張小幾上,眼中除了焦躁,更多還是濃濃的敵意。

    冥土大神給他斟了一杯酒,酒滿了,溢出杯面。

    “等著看好戲吧,饕餮,你輸定了。”

    “非也,乾坤未定!”饕餮抬手舉起那杯酒,仰頭喝了個干凈。

    “你還記得,完全墮化成餓鬼時,你看到了什么嗎?”停在坤達噠肩頭那團光幽幽問道。

    “救贖。”坤達噠毫不猶豫的開口。

    此刻,他正站在一艘捕魚船的甲板上,一只海鷗低空掠過海面,又朝著更高更遠的天空遠去了。坤達噠的目光隨著那只海鷗飛行的軌跡延伸,當他開口說話時,他的神情中多了幾分傷感。

    “差不多現在那個小伙子就要墮化成餓鬼了吧?”

    “青天道會出手相助的,那小子的事兒用不著咱們來操心。”

    “你要帶我們去什么地方?!”被脅迫來的王瀾溪憤而問道。

    在絕對的力量下,她這頭千年狐妖沒有還手之力,連同楊璐一齊被坤達噠擄了去。這艘捕魚船其實是一頭快要化成人形的巨鯨所化,要不然,也不會以**般的速度在海洋中行進。

    “乾園洞。”

    “靠!乾園洞現在不是在南極冰蓋之上嗎?你要帶我們去那里?!”王瀾溪大驚失色,她所說的南極冰蓋可不是指人類發現的那塊區域,而是被無數大能用結界封印的那個上古戰場。

    南極的版圖實際上比人類用各種手段探索出來的區域還要廣闊,露出來的那一部分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乾園洞,傳說這紀元之初天地誕生的三圣人就是從乾園洞走出來的,哪里對于任何修真者來說,都是一個迷。

    “對了,咱們為什么要去乾園洞啊?”坤達噠肩頭那團光問道。

    “這世上,主君最不愿去的地方就是乾圓洞了,因為那里封印著他的肉身。”

    “為什么?”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吧层剥皮法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 股票推荐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大乐 中国彩吧论坛 重庆时时彩软件下载 北京11选五前三组 贵州十一选五结果 下载12中奖助手 山西中国体育彩票11选5 最近有哪些好的理财产品 海南飞鱼彩票图表 山西快乐10分前三图 2007年上证指数 河南快三走势图河南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多乐彩什么号码容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