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之女俠時代(龍之宮)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真理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法天象地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真理

    黑暗源頭的斧頭靜靜地等待有人來揮舞它,來打破天網短暫的黑暗。

    但教主此時卻一動不動,因為他不愿意就此死去,他還有欲望,他想要統治青都,想要成為受萬眾矚目的強者。他不應該如此結束,他的一切努力不是為了天網的進化,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

    鴻鈞雖然不能說話,但他聽得見聲音,他的信仰組被崩壞手打成了重傷,好在他先一步擊碎了黑球,同時他也解開了教主一直以來都解不開的天道密碼。他自己都覺得奇怪,因為他擊碎黑球的一瞬間就感覺自己和天道是相連接的,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解開了天道。

    這點妖女也發現了,她就知道鴻鈞是天道派下來的人,不過天道似乎也沒有護著鴻鈞,不然他也不會受這么重的傷了。

    “都是你的錯!”教主明明已經知道了真相,卻還是不愿意接受,最終無端地將怒火發泄到了妖女身上,揮拳就打了過去。

    無言以對,妖女滿頭問號,這明明是天道的無情安排,怎么就成了她的錯?“不要無能狂怒了,這就是天道的安排,你如果繼續抵抗,自然會有人幫你解脫。”

    天道無情,大道的一粒灰塵,落在具體的一個人身上就是一座山嵐。現在這粒灰塵落在了教主的身上,顯然他扛不住。

    “我殺了你們。”教主不信邪,他要逆天:“我命由我不由天。”

    轟!

    教主的信仰組全部釋放,崩壞手和權限拳一同打出,就要讓妖女粉身碎骨。

    鴻鈞一看教主還在攻擊,不由看向不遠處的斧頭,或許這是唯一的機會。鴻鈞希望自己能夠靠近它,用盡最后的力氣微微在虛空中獲得了一絲的移動,他緩緩地靠近過去。

    教主此時已經瘋狂,他認為殺掉妖女就可以結束這場噩夢,說到底還是認不清形式。

    “不要垂死掙扎了,連仙尊都不敢說‘我命由我不由天’,你的命早就被天道安排得明明白白了。”妖女一邊閃躲一邊說道。

    妖女越是淡定,越是激發教主的怒火:“你這個女人根本什么都不明白,你是佛母,根本不用努力就可以受到覺者的關照,圣族不敢拿你怎么樣,仙人也不敢欺負你,你可以在仙界大搖大擺地建設青都,可以不管大爭之世的外界廝殺,你這種人根本不懂我們要多么努力才能接觸天道!”“你這種人就不該存在,是你們曲解了天道。”

    教主已經瘋了,把自己的悲劇歸咎在別人身上。

    “不懂你在說什么,我的身份和天道安排根本沒有任何關系。”

    “事到如今,你還是高高在上,根本不在乎大爭之世造成的眾多悲劇,根本不在乎我們這些好不容易才有成果的修煉者。你該死。”他認為天道是被妖女這種高高在上的人操縱了,因為妖女這種高高在上的家伙不允許他接觸天道,不允許他融入仙人世界,所以才會安排眼前的鬧劇。

    在絕望之中,教主的思想越發扭曲。他無視了事實,開始扭曲地認為是妖女這樣的強者造成了他的悲劇。

    明明教主剛剛還自認為自己也是凌駕眾生的強者,渴望成為支配者。可一旦現實和他預期的不同,他的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不得不說他是一個真正的‘鍵盤俠’,天道之前他唯唯諾諾,天網之上他重拳出擊。

    要是有人能操縱天道那就好了,妖女可沒有這個本事。

    此時妖女發現鴻鈞想要去取斧頭:“別碰它。”妖女知道誰碰斧頭都不會有好果子吃,這東西可是為天道進化準備的,使用者都會變成天道的養分。

    可是鴻鈞卻知道想要打敗教主這是唯一的辦法,他現在發不出聲音,但他沒有停止。

    握住斧頭柄,鴻鈞只感覺眼前出現了無數的畫面,從世界最初的洪荒,到山峰蘇醒變為盤古,到河流復活變為女媧,舊世界的一切都在他的眼中出現,在他眼前演化。

    鴻鈞從過去一直看到了未來。

    九大仙尊手持滅世神兵在混沌中對立廝殺,星辰破碎,乾坤顛倒,生靈涂炭。滅世,他看到了滅世。

    沒有一個生靈可以幸免于難,這是舊世界的終結。

    “啊——”鴻鈞握住斧頭,只感覺自己的信仰組被填充大量的天道,他的五官冒出金光,他和斧頭融為一體為黑暗創造光明。

    “啊!”教主被斧頭上釋放的光芒射中,立刻發出了慘叫,他根本躲不開,光芒穿過他的身體帶走了他辛辛苦苦積累的經驗、技術、信仰,這些成就隨著光芒的移動融入全新的天網之中。

    天網開始升級!

    教主想要阻止但根本沒有作用,只能絕望地看著自己的成就被天道給無情剝奪傳播出去。

    “不。”教主跪在虛空,整個人都不好,努力最后都變成為徒勞,他的野心也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對教主的死,妖女毫不同情,因為他只是個自私的人。但對天道的安排,妖女也不認同,這次教主被天道掠奪確實是大快人心,但天道可不僅僅針對教主而是針對所有舊世界生靈,那就是不有趣了。

    斧頭驅散了黑暗,教主也變成了天網升級的基礎,隨著光芒一起消失,天網中的黑暗一掃而空,天網信號回歸,再一次熱鬧起來。來自仙界各地的手牌用戶可以重新上傳信息,可以再度互相交流,將要感受升級后天網的改變。

    妖女看向高舉斧頭的鴻鈞,發現他竟然沒事,不由懷疑鴻鈞到底是扮演什么角色?

    此時鴻鈞也終于和天道連接上了,所以他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他在發問,雖然誰都聽到,但鴻鈞心里清楚天道一定能聽見。

    “告訴我,我到底是誰?”鴻鈞一遍遍地提問,希望天道能夠回答自己。

    不過天道卻一直沉默著,因為天道重來不會回答任何的疑問,天道就是最大的提問者,而一切的答案都需要生命自己去領悟解答。

    天道并沒有思想,只有規律,天道的一切安排都只是規律的具現,并不帶有任何的私人感情。妖女喜歡把天道比作是人,其實并不準確,天道是沒有感情的,也并非個人。

    鴻鈞提問的時候,天道依舊有條不紊地運行著,不會有任何的變化。鴻鈞此時看到過去和未來,甚至看到了新世界中宇宙的運轉和時間的流逝,亙古不變的大道推動著世界的運轉,所有的個體都不過是世界的一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齒輪。

    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勞,任何的努力都不能改變未來。

    最終鴻鈞看著變化和不變,意識到了什么,他是變數,他有使命。天道規律總結出了一個真理:只有變數才能打敗變數。所以天道自己制造了一個可控的變數來取代妖女這個不可控的變數。

    鴻鈞的使命就是取代妖女,執掌造化玉碟。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