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錦凰) 番外16:各自有戰場
背景
18號字
字體 關燈 繁體

正文 番外16:各自有戰場

    試探出了可應付之法,夜搖光輕松了些許。

    既然雙方都知曉對方不會輕易妥協,那就只有安靜地等待時間,夜搖光只能繼續留在空間陪伴孩子們,順帶盡可能多的對這個地方有所了解。

    讓她詫異的竟然是這個密室四面墻竟然是一種非常特殊,就連她都不知道是什么質地的東西建造出來,這墻壁天然蘊含著五行之氣,想到妖邪潛入在影壁之中棲息,想來這特殊的材質就是為了滋養它。

    她和這妖邪勢必有一場惡仗,夜搖光想要做到知己知彼,多了解一些,就聯系了陌欽:“是整面整面,上面有著白色閃電般的圖紋,蘊含著極強的五行之氣……”

    道明尋找的緣由之后,夜搖光詳細地將墻壁描述。

    此刻陌欽在萬仙宗,他們各大宗門都接收到了萬仙宗的廣邀,四大兇魂非同小可,幾乎每個宗門都是宗主親自帶著執法長老前來。

    原本陌欽應該留守宗門,每個宗門基本都是把繼任之人都挑選出來了,沒有哪位宗主能夠擔保自己能在這次對付四大兇魂之中全身而退。

    但陌欽執意前來,陌宗主留下來陌荻,帶了陌欽。

    聽了夜搖光的描述,陌欽蹙眉思忖片刻,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就問了同來的蒼廉矗和陌宗主,兩人一個擅長煉丹一個擅長煉器:“蒼宗主,父親,我覺得像地生玉。”

    “若夜真人描述無誤,那必然是地生玉。”蒼宗主頷首贊同。

    “何謂地生玉?”夜搖光幾乎是聞所未聞。

    “天材地寶,分為天生地育,當年我們在昆侖山爭奪的女媧石是天生,而地生玉就是地育,因著是地育,不具備天靈之氣,不能起死回生,其余功效與女媧石不相上下。”陌欽黃生解釋,“這地生玉,若是封死了那一扇門,便與你的空間無異,可自成一體。”

    夜搖光心下驚駭,她還是頭次聽聞這等奇物。

    “此物極難孕育,以夜真人所說之多,更是想也不敢想,古籍之中記載也不過寥寥數語,知曉者甚少。”蒼宗主解釋一句,“若此次老夫能幸存,必要去帝都見識一番。”

    “同去。”陌宗主也是好奇不已。

    “夜真人,你要當心。”陌欽叮囑她,“切莫讓它將出口處封死,否則它便能將你牢牢困在這里,再難見天日。”

    “多謝。”夜搖光大概了解之后,就滅掉了符篆。

    她站在空間里看著這個密室,目光落在入口處,若非外面有個陣法要顧及,若非需要時刻知曉外面的局勢,若非自己要離開這次,這妖邪只怕不打算留這樣一個門吧?

    不過她并不擔心對方將她封死在這里,這妖邪明顯還要去找老怪物報仇呢。

    夜搖光正在思量間,聽到了金子的呼喊聲:“師傅師傅,我和師爹要回……”

    “搖搖,我這邊事情已辦妥,現下就趕回帝都與你匯合。”金子還沒有說完,就被溫亭湛給擠開,仿佛好久沒有與妻子說上兩句話,若非他不能控制符篆,他定要將這個礙事的猴子扔得遠遠的。

    “阿湛,我現在……”夜搖光不得不把處境告訴他,同時要把事情對他曉以利害,“我會落到這一步,是被殺死士睿之人一步步算計,若我所料不錯,明日我與這妖邪動手之際,必然是他發動之時,帝都那邊極其危險,我晚些時候傳信給臻臻,請她相助。”

    他們人手欠缺,四大兇魂吸走了所有宗門,包括偃疏接到傳訊都不得不去,否則日后難以立足于修煉界,巫族出了什么大事兒,想要求助,也不會求助無門。

    唯一和世俗修煉界不沾邊的只有秦臻臻,她的修為夜搖光也放心。

    “你讓她去助你。”溫亭湛更擔心夜搖光。

    “我這里,你別擔心。”夜搖光語氣松快,“待它去收陣,我立刻就能成事兒,只不過為了分開它和四大兇魂,方便我與瑯霄師兄他們各個擊破,我必然要窮盡全力拖延它,但我并沒有打算與它魚死網破,或是非要將它誅滅,若是可以,我倒是想要將它留上一留……”

    四大兇魂是這妖邪凝練出來,它定然有法子操控,把它們分開隔絕,對付起來才是最佳之法,至于不殺這妖邪,原因有二:其一她未必是它的對手;其二,它既然對老怪物恨之入骨,毀天滅地也要找老怪物算賬,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應該是擁有共同的敵人。

    只要控制得好,用它來對付老怪物,也許入皇陵之后,他們也能夠省些力氣,多些勝算。

    盡管夜搖光沒有說為什么要留一留,溫亭湛何等心思敏銳,幾乎是瞬間領會了她的意圖,隨著極其冒險,但他也不否認是個絕佳的好法子。

    “你若有把握,便按照心意來,以安全為上。”溫亭湛不阻止夜搖光,卻要叮囑她。

    “嗯,阿湛,你也要小心,對方是大氣運者,臻臻也許會有所掣肘。”夜搖光也不放心溫亭湛,但是這一戰,注定他們夫妻之間各自有戰場,“我現在覺著,這個人可能一早就知道你有吉神相護,才會一步步謀劃至今日,他收斂了那么多的氣運加身,就算是后天聚斂,我們修煉之人也不能輕易滅了他,否則必遭反噬。”

    溫亭湛當年為夜搖光布大陣抗下雷劫,是夜搖光千算萬算來的千載難逢機會,他們算是投機取巧獲得,沒有損害旁人分毫利益,一切都是他們夫妻自己拿命去賭。

    而這位大氣運者,是靠著站在這妖邪背后,瞞天過海聚斂了氣運者的氣運,雖然手法不同,但殊途同歸,對方和溫亭湛幾乎是一樣的存在,為修煉者所顧忌。

    夜搖光其實有點想請修絕為溫亭湛保駕護航,修絕是魔殺了一個大氣運者和他們正統修煉者不一樣,但溫亭湛到底是要正大光明懲奸除惡,與魔聯手,日后總歸會落下話柄。

    “那就看看我與他,孰強孰弱。”溫亭湛唇角劃過一絲冷光。

    (本章完)

    
← 按鍵盤<< 上一頁給書點贊目錄+ 標記書簽下一頁 >> 按鍵盤 →
福建体彩31迭7走势图